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55章
  不知道怎么的,慕翌晨的心中咯噔一沉。估计这一次,齐薇是玩真的了。

  想想也是,齐薇马上就要奔三十了,可是却还这样独身一个人飘着,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宿。

  季风飏那边……

  慕翌晨真的不懂了。

  季风飏不可能不懂得齐薇对她的心意,但是却一直对齐薇若即若离。

  现在,就连慕翌晨也弄不明白,他们两个人究竟会怎样了。

  他们两个人之间这种别别扭的感情,究竟何时才能到头?

  或许,齐薇放手,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只是,一想到齐薇真的要放弃季风飏,慕翌晨的心中还是有股淡淡的苦涩。

  ……………………

  最后,这顿饭变成了齐薇对过去的告别仪式。

  那一瓶红酒,被齐薇喝了个干干净净,慕翌晨和艾浅浅都想拦下她,但是却无济于事。

  齐薇又要来了一瓶,打开之后一杯接一杯地喝。。

  艾浅浅有些心疼。

  一个女人这样喝酒,纯属想要将自己灌醉,但是这样的喝法,真的很伤身子。

  “齐薇,别喝了,我陪着你出去走走,好不好?”艾浅浅在齐薇的耳边低声安慰道,说着想要拿开齐薇面前的酒杯,但是齐薇却摇着头拒绝。

  “浅浅,别管我,还有你!”齐薇指着慕翌晨,低声笑道,“你也不要管我。我今天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齐薇的眼睛里面噙着泪花,“我真的很开心。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今天,对我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

  慕翌晨望着齐薇,冷眸微眯,他忽然想起来,今天……应该是齐薇的生日。

  糟糕,怎么给忘记了呢!

  慕翌晨伸手,握住齐薇的手腕,将她手中的酒杯夺下来。

  “齐薇你别再喝了!”

  齐薇抬眸,凝住慕翌晨的脸,幽幽一笑,“别管我,我今天高兴,真的很高兴。”

  “今天是你的生日……”慕翌晨低声说道,而那脸上也满是自责和懊悔的神色。

  早知道齐薇今天会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当初他真的不应该在齐薇的面前说那些话触到她的伤痛。

  “对不起,齐薇……”

  慕翌晨开口说抱歉。

  但是齐薇却摇摇头,“卓也,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是我自己太傻了……我曾经想要在二十五岁时披上嫁衣,成为最漂亮的新娘。但是,却一直没有等到我爱的人来娶我。”

  “我心中真的很不甘心,但是,却依旧还痴痴地幻想着,想要再多给自己一年的时间,每一年,我都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年。只是一直这样等着,直到现在。”

  “人们都说,爱情是很幸福的事情,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爱情就像美妙的巧克力,甘甜醇美入口即化,丝丝滑滑润人心脾,但是我的爱情,就像是一杯苦咖啡。我努力想象着它会散发出芬芳,但是,流进嘴里的,却全都是难以下咽的苦涩。”

  “卓也,浅浅,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羡慕你们。真的好羡慕。其实我的要求并不高,我只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开开心心过日子,可是,却又那么难!我觉得自己好傻,为了一个根本就不爱自己的人,苦苦等了这么多年!现在,我都已经三十岁,还是没有等到那个我爱的人,我累了。”

  齐薇扬起头,苦涩笑着,强忍住眸中的眼泪,不让它落下来。

  她曾经在心中告诉自己,最后的期限,就是三十岁的生日。如果在这一天,还是没有等到他的话,那么,她就彻底死心了。

  这一天,她来到了普罗旺斯,想要在这满山遍野的薰衣草花海之中,等待自己的爱情。

  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真的看到了他,但是,他的身边,却有另外一个女人。

  当她看到他们说笑着朝着她的方向走来的时候,她转身躲入人群中,逃走了。

  那个时侯,她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只是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慕翌晨和艾浅浅,那原本晦暗的心顿时有了亮光。但是,看到他们如此恩爱,而且已经有了宝宝,齐薇忽然间觉得自己好可怜,好可笑!

  “我想,也许以前,真的是我弄错了。其实,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从来都没有爱过我,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我其实只是一个渴望爱的女人,我其实一点都不坚强!”

  “我想要的,只是简单而又平凡的生活,我只想要一个能真心对待自己的爱人。但是,那个人不是他。今天,我彻底明白了,也彻底死心了。过了今晚十二点,我齐薇,就要浴火重生!”

  ………………………………

  齐薇最终还是醉倒了,是自己将自己灌醉的。

  艾浅浅给齐薇定了房间,就在他们的隔壁,然后转身走回来,心疼的瞅着齐薇,叹了口气,“晨,齐薇好可怜!”

  慕翌晨无奈的摇摇头,将齐薇抱起来,“明知道那家伙的德性,还那么喜欢他,现在好了,撞得头破血流!”

  艾浅浅跟在慕翌晨的身后,轻声说道:“要不,你给季风飏打个电话?”

  慕翌晨脚步停了一下,轻轻答应了一声。

  慕翌晨将齐薇放在床上,艾浅浅连忙将枕头垫在齐薇的头下,好让她躺的舒服一点。紧接着,又拿起杯子倒上热水晾着。

  慕翌晨看艾浅浅在这里忙碌着,皱了皱眉头。

  若是没有人来照顾齐薇,恐怕艾浅浅的爱心发作,定然是要在这里陪她一个晚上了。

  转身,慕翌晨折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间里,拨通了季风飏的电话。

  “晨,大晚上居然给我打电话,难道是想我想得夜不能寐吗?”季风飏调笑着说道。

  但是紧接着,那边却传来一个柔媚娇软的女人声音。

  “飏,快来嘛……”

  “你在哪儿?”慕翌晨皱皱眉头。

  “我吗?出来旅游了,现在在普罗旺斯!”季风飏的声音依旧带着戏谑,“究竟怎么了?如果没有什么大事的话,不要打扰我!”

  慕翌晨站在窗前,望着天上那皎白的月亮,低声问道:“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季风飏那边怔住,“今天……什么日子?”

  慕翌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等着季风飏的回答。

  许久,季风飏轻声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要提醒我,今天是齐薇的生日吧!”

  声音很是平淡,但是之前那个缠在他身边的女人声音却消失了。

  有风声呼呼吹来,慕翌晨知道,季风飏现在应该是在阳台上。

  “晨,你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季风飏的口气有些焦灼,“究竟怎么了?”

  慕翌晨幽幽说道:“原来,你还记得她的生日啊!”

  季风飏轻轻咳嗽了一声,“怎么能忘呢?”

  “今天,是她三十岁的生日。”慕翌晨低声说道,“你知不知道,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季风飏沉默着。

  慕翌晨接着说道:“飏,我相信你不会不知道齐薇对你的心意。而且,我告诉你,她不是你的附属品。也许,某一天你再回头张望的时候,就会发现,她早已经不在原地等待。”

  季风飏有些心慌,“晨,你究竟想说什么?你跟齐薇见面了?她在哪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慕翌晨轻笑着说道:“她没什么,只是自己一个人喝了两瓶红酒,结果吐得昏天黑地。不过,她说了,过了今晚十二点,她就要彻底忘记你!酒后吐真言,我想这一次,她真的不要你了!”

  “这个白痴女人!她敢!她现在在哪?”季风飏几乎是愤怒地狂吼起来。

  慕翌晨忍受不了季风飏狂吼的声音,将手机从耳边移开,唇角却勾着邪肆的笑意。

  原来,一向风流浪荡的季风飏,也有抓狂的时候啊!

  ………………………………

  慕翌晨在心中算着一笔账,从季风飏现在的出住到他们所在的这个酒店,开车的话最快也需要半个小时。

  当然,如果不算上季风飏穿衣服下楼然后进停车场取车的时间。

  当季风飏风风火火赶到慕翌晨他们所在的酒店时,慕翌晨正好整以暇站在齐薇的房间门口,一本正经地望着手表。

  “不错嘛,才用了二十五零四十九秒!”

  比他想象中的快多了!

  “她在里面?”季风飏冲上前来,就要推门进去。

  慕翌晨挡在门前,悠哉游哉笑着说道:“怎么,舍得抛下你身边的小美人,来找齐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