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47章
  慕翌晨没有想到接电话的人会是沈弥迦,更没有想到沈弥迦会对他说“对不起”。

  那一声“对不起”,还有“谢谢你”,太过沉重,就像是沉甸甸的大石头,压在慕翌晨的胸口。

  望着窗外那漆黑的天幕,慕翌晨深呼吸,仰着头,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然后转身走下楼去,却看到艾浅浅正陪着林洛看电视剧。

  那种肥皂剧,慕翌晨几乎从来不看,而艾浅浅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也总是陪着他看一些经济类的新闻,或者两个人一起看碟片。

  而现在,慕翌晨站在楼梯口,看着林洛和艾浅浅两个人看着电视剧开心地笑着,心中暖暖的。

  那两个女人,一个他的母亲,一个是他的妻子。

  他的母亲,孕育出了他;而现在,他的妻子,孕育着他的孩子。

  望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慕翌晨直觉胸口,有种柔得化不开的情愫在慢慢弥漫着。

  就那样站在楼梯口望着她们,什么话都不说,原来,也是一种温馨的幸福。

  艾浅浅似乎感觉到了身后有人,于是回过头来张望,果然看到慕翌晨站在楼梯口。

  “你在那里做什么,干嘛不过来?”

  林洛也闻声回眸,脸上,带着慈爱的笑意。

  “卓也,过来!”

  林洛还是叫他卓也,她不习惯称呼另外的那个名字。

  十八岁的分界线,将他的人生割裂。

  十八岁之前是凌卓也,十八岁之后是慕翌晨。

  只是现在,林洛的这一声呼唤,却让慕翌晨再度回到了童年那美好温馨的时光。

  慕翌晨迈开长腿缓步走到林洛的旁边坐下来。就这样,他跟艾浅浅,一个坐在林洛左边,一个坐在林洛的右边。

  林洛笑着,牵起慕翌晨的手,又牵起艾浅浅的手,紧紧握在自己的手中,然后冲着慕翌晨说道:“卓也,这一转眼,你也快要当爸爸了。妈妈真的很高兴。以后啊,你要好好照顾浅浅,要不然,我可是不饶你!”

  慕翌晨垂眸淡淡一笑,“我会的。”

  艾浅浅也笑了,“妈你就放心吧,他才不会欺负我呢,要欺负的话,也只是我欺负他!”

  林洛望着艾浅浅,眸中满是慈爱的眼神。

  “浅浅啊,去了法国,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毕竟,你现在是孕妇了,肚子里面还有个小生命,所以什么事情都要格外小心。”

  艾浅浅点点头,“嗯,妈您放心好了!”

  艾浅浅有些想哭。

  她明白林洛对她的关爱,只是曾经,却因为心中的芥蒂对她敬而远之,而现在,心中所有的包袱都放下,艾浅浅只觉得心中万分不舍。

  “妈,要不,您跟我们一起去法国吧!我们离开之后,就剩下您一个人了!”

  林洛闻言,笑了笑,但是却紧接着摇了摇头,“不了。我老了,哪里都不想去了。这里是我的家,这里有我所有的过去,还有怀恋的东西。这人啊,一旦上了岁数,就很容易怀旧,脑子里面想着的,全都是过去的点点滴滴。现在啊,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平静,也很幸福。只要你们两个人好好的,相亲相爱,妈妈就放心了。”

  林洛这样一说,艾浅浅知道她心意已定,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林洛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行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

  躺在床上,艾浅浅往慕翌晨的怀中钻了钻,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然后伸手环住了他的腰。

  “晨,妈妈一个人留在国内,你真的放心吗?”

  慕翌晨轻轻拍了拍艾浅浅的后背,笑道:“妈妈已经决定了,我们就不要勉强她了。我们以后还会回来的,所以你就不要担心了。”

  艾浅浅点点头,又往他的怀中挤了挤,想要跟他更加贴近一些。

  但是慕翌晨却往后面退了退。

  “亲爱的老婆,别靠我这么近。”

  艾浅浅皱皱眉,仰起小脸望着他,“你干嘛?不愿意挨我近一点儿吗?”

  慕翌晨低头,轻轻抚弄着她的头发,然后将下颌抵在她的发顶上,幽幽一笑,“我怎么会不愿意挨着我的宝贝老婆呢?只是,挨得这么近,万一点着了火,你还要负责……”

  艾浅浅一怔。

  忽然间,她明白过来慕翌晨话中意思,脸上一热。

  “讨厌啦你,怎么脑子里面总是会想到这些事情?”

  慕翌晨呵呵一笑,“不是我非要想,而是你现在这样贴着我,靠得这么近,我怕我控制不了,还想要你……”

  艾浅浅嘟起嘴,连忙从慕翌晨的怀中钻出来,“不理你了!”

  话音未落,身子还没有完全挣脱出去,便又被慕翌晨的双臂收回了怀中。

  “好了好了,逗你玩的。还是抱着我的老婆睡觉最舒服!”

  艾浅浅安静下来,缩在他的怀中。

  “宝贝儿,什么都不要想了,时间也不早了,赶紧睡吧!我在你身边守着你!”

  艾浅浅点点头,闭上眼睛,然后慢慢睡着。

  ……………………………………

  第二天上午,司机送慕翌晨和艾浅浅来到机场。

  慕翌晨搂着艾浅浅的肩膀走进大厅,却看到沈浩轩早已经在那里等候。

  艾浅浅望着沈浩轩,有些狐疑,“轩叔,您也要出国吗?”

  沈浩轩摇了摇头,望着艾浅浅,眸色深浓。

  “听说你们要回法国了,我来送送你们。”

  说罢,目光落在慕翌晨的脸上,慕翌晨只是勾勾唇,然后淡淡一笑。

  “轩叔,谢谢您。”艾浅浅笑着说道,心中有淡淡的温暖。

  而慕翌晨的视线却在大厅中逡巡着,最后在一个人的身上定格。

  视线相触,慕翌晨看到了那个带着棒球帽的人,帽檐压得很低,遮住了大半张脸,但是,却依旧挡不住那冷峻清魅的容颜。

  慕翌晨知道,那个人,是沈弥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