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235章
  艾浅浅这样的突然发问,让慕翌晨微微有些惊愕。

  他还真的送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沉吟了一下,慕翌晨那张冷峻飘逸的脸上呈现出温柔的笑意。

  “都一样,男孩儿女孩儿都是咱们的宝贝儿,我都喜欢!”

  艾浅浅心中暖暖的,将头埋进慕翌晨的颈窝中,深深呼吸,将那熟悉的气息吸入心肺之中。

  “晨,你以后不要叫我宝贝儿了。”

  慕翌晨一怔,“为什么呢?”

  “你想想啊,以后,咱们的孩子出生了,咱们不得叫他宝贝儿吗?那么,你再叫我宝贝儿的话,不就有点区分不清了吗?”

  慕翌晨闻言,轻轻一笑,“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得好好想想,给你换个新的称呼。叫你什么好呢?”

  慕翌晨煞有介事地做冥想状,而艾浅浅则是抬起头来,望着慕翌晨,然后伸手摸着他的下颌,将他高昂的头扳下来。

  “想好了没有?”

  慕翌晨低下头,望着艾浅浅那张娇媚红润的俏脸,笑得邪魅无比。

  “想好了!以后就不叫你宝贝儿了,叫你‘爱妃’好了!”

  艾浅浅眨了眨眼睛,“什么?爱妃?”

  慕翌晨捧起艾浅浅的小脸,魅惑一笑,然后轻轻咳嗽了一声,拉长声音;

  “爱妃,朕累了,快伺候朕沐浴更衣!”

  艾浅浅的水眸中荡漾着惊诧的光芒,但是紧接着却哈哈大笑起来。

  “晨,你……”

  却看到慕翌晨绷着脸,一脸庄重严肃的模样,冷声道:“爱妃,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不听朕的命令,还敢大声喧哗,成何体统?看来,朕若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就被宠得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艾浅浅笑得前仰后合。

  慕翌晨此时此刻故意板着脸的严肃样子,在艾浅浅看来,却是那样可爱至极,让她忍俊不禁。

  她捧着肚子笑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哈哈,晨,你太可爱了!你……”

  正说着,却冷不防被慕翌晨凌空抱起来,艾浅浅被吓了一大跳,连忙搂住慕翌晨的脖子。

  慕翌晨却满脸宠溺的笑容,“爱妃,你说,朕该如何惩罚你呢?”

  他低着头望着她,玄黑的眸子里面流光溢彩,而那张冷魅的脸上,更是充满温柔的神色。

  艾浅浅只觉得心底一慌,这样的慕翌晨,这样充满了极致魅惑的眼神,让她感到心神荡漾。

  忽然间,脑海中浮现出中午时候两个人的亲密场景,艾浅浅脑子里面一片紧窒,而身子,也似乎在他的怀中瘫软下来。

  “晨……”

  慕翌晨笑着,将艾浅浅抱到床上,然后轻轻放下来,紧接着,他整个人也躺在床上,将艾浅浅圈入怀中。

  “宝贝儿,有你在我的身边,我真的感到很幸福!”

  艾浅浅嘴角噙着一抹灿烂的笑意,身子一拱,钻进慕翌晨的怀中,甜甜一笑,“晨,我也很幸福!能够跟你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幸福!”

  慕翌晨搂住她,手掌轻抚着她后脑勺的头发,低声说道:“宝贝儿,我不会让任何人破坏咱们的幸福,所以,无论我做什么决定,都要请你原谅我、支持我,好不好?”

  艾浅浅怔了怔,“晨,你什么意思呢?你想做什么?”

  慕翌晨连忙说道:“没什么,你别担心。我的意思是说,我会保护你,保护咱们的孩子,不再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相信我!”

  艾浅浅搂着慕翌晨的腰,圈得更紧一点,然后在他的怀中郑重点点头,“晨,我相信你!”

  …………………………………………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左右的时候,慕翌晨离开了家。

  他告诉艾浅浅说,公司里面有些事情需要他去处理,但是他会很快回来的。

  艾浅浅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侯,乔溪带着小睿睿又来拜访了。

  慕翌晨看到他们来,心中放松了许多,有乔溪陪着艾浅浅,相信就算他离开家一个多小时,她也不会感到寂寞无聊的。

  艾浅浅挥挥手,跟慕翌晨告别,慕翌晨笑着在她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驱车离开。

  乔溪看着艾浅浅跟慕翌晨这副恋恋不舍甜蜜不已的模样,不禁又是一笑。

  “浅浅啊,你老公真的很温柔很体贴啊!真实没有想到,以前还总觉得他就是一个冷面王子呢!看来,这人还真的不能貌相啊!又或许,其实你老公只会对你一个人这样温柔!”

  艾浅浅闻言,没有回答,只是轻轻一笑,心中却是那样温暖而又欣慰。

  她当然知道,他的温柔全都是因为她!

  这已经让她感到很是快慰和满足了。

  ………………………………

  帝都商务会所。

  慕翌晨赶到的时候,时间刚刚好十点钟。

  此时此刻商务会所中的额客人还不算太多,所以,慕翌晨一进去,就看到了沈浩轩。

  二十多天没见,沈浩轩原本温文尔雅的脸上盛满了疲惫之态,而那双原本炯炯有神的黑某,此时此刻深深凹陷下去,呈现出一种苍白和憔悴的神态。

  慕翌晨皱了皱眉头。

  沈浩轩似乎早已经等待多时,当手表的指针指向整点的时候,他焦急不安地望着大门口处,终于看到了期待之中的那个身影。

  没有等到慕翌晨走近,沈浩轩就站了起来,而沈浩轩身边的那个穿着西装的青年男子也微微起身。

  “慕总裁!”

  慕翌晨点了点头,走上前去,冲沈浩轩幽幽说道:“不知道沈总今天让我过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商谈呢?”

  沈浩轩垂下眉头,掩去眸中的那份苍凉,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点头示意身边的那个人。那个人拿起放在旁边沙发上的公文包,然后从里面掏出一沓文件,递送到慕翌晨的面前。

  慕翌晨皱了皱眉头,难道说,这就是沈浩轩所说的那个重要的东西吗?应该不会吧!

  只是,当他拿起那一沓文件粗略翻阅了一下之后,便知道,这是转让书。

  沈浩轩将沈氏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都转移到了艾浅浅的名下,只需要艾浅浅签个字,那么,这些股份就全都属于她了。

  沈氏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这意味着,艾浅浅很有可能成为沈氏集团最大的股东。

  难道这是……

  沈浩轩要将沈氏集团的事业交给艾浅浅来打理吗?

  他这究竟意欲何为?

  慕翌晨将文件放回到桌上,然后抬起头来,眼睛一瞬不瞬盯视着沈浩轩,冷声道:“沈总,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将股份转给浅浅呢?”

  沈浩轩冲身边的人摆摆手,那人识趣地退避开。

  他冲着慕翌晨苦涩一笑,幽幽说道:“慕总,我只是想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和义务。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我还有一个女儿流落在外面,我……”

  沈浩轩的声音有些哽咽,但是慕翌晨却依旧是有那样清冷的注视着他,“沈总,我想,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我妻子,跟你们沈家,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所以……”

  沈浩轩摇摇头,“慕总裁,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我只是想要弥补一下……”

  “如果你这样做,只是为了让你的心灵获得安宁,或者,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阻止我报复沈弥迦的话,那么你的算盘打错了,我不接受!我妻子现在一切都很好,她现在有我这个丈夫的关心和照顾就足够了,已经不再需要父亲的关怀了。你的那些父爱,我妻子无福消受,所以,你还是留给其他更需要的人吧!”

  慕翌晨望着沈浩轩,眼神清幽深邃,却又充满了致命的森寒。

  沈浩轩在那幽冷犀利的目光注视下,儒雅的面庞上蒙上一层苍白无力的神色,嘴唇嗫嚅着,他像是在拼命隐忍着那种痛苦,最终,还是凄然开口道:

  “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们每一个人都很痛心,尤其是弥迦……”

  慕翌晨皱眉,“我不想听你提到那个人!”

  但是沈浩轩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悲凉。

  “慕总裁,我知道,弥迦那孩子伤害了浅浅,你心中对他充满了憎恨和厌恶,但是……他的心中,其实比谁都要痛苦。他也是个痴情的孩子,只是,却爱错了人!那天,你带着浅浅离开之后,我才发现弥迦不见了。后来,在浴室找到了他,他身上全都是血……那孩子,想不开……”

  慕翌晨心中一凛,“你说什么?他现在怎样了?”

  沈浩轩深深叹了一口气,“幸亏我们发现及时,不然的话……”

  他哽咽着,似乎说不下去了。

  慕翌晨望着沈浩轩那张充满了愧疚和伤痛的脸,也沉默下来。

  沈弥迦……

  一时间,慕翌晨说不清楚,自己的心中究竟是什么感受,只觉得,酸酸涩涩,胸口涨得生疼。

  …………………………………………

  等到慕翌晨离开帝都商务会所回到家中的时候,张嫂告诉他说,艾浅浅跟着乔溪出去逛街了,说中午的时候就会回来吃饭的。

  慕翌晨心中感到有些不安。

  抬手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差不多中午十二点了,她们应该回来了呀,为什么还不回来?

  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