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195章
  艾浅浅只觉得脑子里面轰的一声,像是被炸开了一样。

  他在说什么?

  他说——艾浅浅,你这个骗子!

  心底,顿时被抽空了!

  艾浅浅闭上了双眼,浑身的血液都在这一瞬间凝固。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话,但是,却似乎发不出任何声音。

  却听到耳边那些残忍的话语刀子一般袭来——

  “艾浅浅,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么可恶?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一个虚伪而又无情的大骗子!”

  沈弥迦冷冷凝望着怀中的女人,看着她那张逐渐变得苍白的小脸,字字如刀,句句如剑,刺进了她的心中。

  “当年,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还记得吗?呵呵,恐怕早就已经全都忘掉了吧!你从来都没有将我的话放在心里。你从来都没有将我的心放在你的心里。你从来都没有在乎过我的感受!”

  “在你的心中,我算什么呢?什么都不是!你根本就不在乎我,我的伤、我的痛,你全都不顾!”

  “你答应过我不会离开,可是你做了什么?你走得那么绝情,那么潇洒,就只给我留下了那么一张字条!连一句告别的话都不说!呵呵,就算你要走,都不愿意亲口跟我道个别吗?我就不值得你亲口跟我说声再见吗?”

  “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我找不到你,你知不知道我的心里担忧多担心?呵呵,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你根本就不在乎我心中的感受!我的感情,我的真心付出在你的眼里根本就是一钱不值!”

  沈弥迦一声声的控诉,让艾浅浅的心痛得无以复加。

  她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早已经被眼泪打湿,而眼睛里面则是水汪汪的一片。

  “沈弥迦,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我在乎你,当然在乎你!可是,正视因为在乎你,所以我才要离开你!”

  沈弥迦冷笑一声,“你不要再骗我了,你说的那些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你在乎的人,根本就不是我,而是慕翌晨。就算他伤你伤得再深,你还是义无反顾地回到了他的身边,不是吗?”

  “我呢,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说过,请你等我四年,四年的时间,我会给你一切。但是,你根本就从来没听有听进去,你根本就不在乎我,因为你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我!”

  “四年的时间,我一直在努力,想让自己成为值得让你信任、让你依靠的男人。但是四年后,我等到的是什么?呵呵,是你跟那个人的婚礼!”

  “你知不知道,那个时侯,我的心有多痛?我曾经那样求你,曾经将自己的心掏出来给你,可是,你一点都珍惜,甚至将它仍在地上狠狠践踏。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疼?”

  艾浅浅听着他那低沉哀婉的控诉,泪水早已经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

  “沈弥迦,对不起,我从来都没有不在乎你,我是因为在乎你,所以才离开你!”

  “够了,不要再说了!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想相信。我恨你!”

  沈弥迦大声嘶吼道,同时手臂狠狠一推,艾浅浅措不及防向后退了两步,跌倒在地上。

  只是,她却似乎感觉不到疼痛。

  眼睛里面,只剩下沈弥迦狂兽一般冲动而又痛苦的神色。

  “沈弥迦……”

  艾浅浅就那样呆呆坐在地上,忘记了要起身。

  身上的痛,根本就不及心中的伤痛的万分之一。

  她怎么忍心,怎么忍心看到沈弥迦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呢!

  就在艾浅浅还在发怔的时候,沈弥迦却忽然上前,一把将艾浅浅从地上抱起来,然后扔在沙发上,整个人欺身压下。

  艾浅浅惊愕地瞪大眼睛,她看到沈弥迦那张绝美而又妖娆的面孔猛然靠近。

  她看到他的眸子里面全都是冷冷的寒光,就像是凶猛的野兽一般,贪婪而又凶狠,但是似乎,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情愫在翻滚着,叫嚣着,

  心中不由得大吃一惊,她刚要大声惊呼,却被他蛮横地吻上她的唇。

  不是吻,而是咬!

  他用力地咬住她的唇,她吃痛地轻哼一声张开了唇,他便顺势将舌头探入了她的口中,擒住她的小舌,狠狠地吸吮。

  腥咸的气息在他们的唇齿间蔓延着。

  她想要闪躲,但是他却穷追不舍,霸道地索取着,不肯放开,似乎是想要将她的最后意思气息都吞入腹中,让她无法呼吸。

  渐渐的,她感觉到自己有些缺氧,而眼前也一片昏黑。

  那种强烈的索取和霸道的噬咬让她感到窒息,艾浅浅只觉得心脏早已经痛得痉挛起来,整个世界一片混沌。

  她昏了过去。

  待到发现身下的人晕了过去,沈弥迦终于松开了她,幽冷凌厉的眸子里面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艾浅浅,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你,是我的!

  ……………………

  艾特梦工作室里面,大家都在焦急等待着维琪回来。

  在经历了这么多的变故之后,大家都希望早一点能够拿下合约书。只是左等右等,都快到下班的时间了,维琪还没有回来。

  佩拉有些担心,难不成合约书还没有签署吗?还是,出了什么问题?

  本来呢,她是想跟维琪一起去的,但是维琪却说,HK传媒那边只要求她一个人去就好了,所以佩拉就没有跟去。

  可是现在……

  佩拉想了想,还是拨通了维琪的手机。

  但是,听到的,却是对方已经关机的消息。

  佩拉大吃一惊,关机了?

  这么重要的时候她竟然关机了,难道是手机没有电了?

  眼看着下班的时间到了,佩拉想想,等到维琪回到家,手机充好电自然会给她打电话的,现在着急也没有用。

  可是等到第二天早上上班的时候,维琪也没有出现,佩拉再打她的手机,依旧关机。

  这下子,佩拉心慌了。

  维琪,该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佩拉定睛一看,竟然是慕翌晨。

  慕翌晨凌厉的视线在办公室搜寻了一遍,却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

  “佩拉,你知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慕翌晨强力隐忍着自己心中的焦虑和愤怒。

  昨天晚上,他给她拨了无数个电话,但是一直没有人接听,他已经心急如焚了。

  到了后半夜,还是打不通电话,顾不得那么多,他直接派人订了机票,连夜赶到了这里。

  只是,他来到艾浅浅的以前住的那个地方,敲门却没有人回应。

  于是又匆忙赶到工作室,结果还是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心中不免有些惊慌了。

  佩拉心中也是一惊,“维琪,昨天硕说要跟HK传媒公司的总经理谈合约的事情,后来一直都没有回来。我也给她打电话了大模式手机关机,我以为没有电了……”

  慕翌晨的眉头逐渐窜起,神色变得极其难看。

  “HK传媒公司?昨天他们在什么地方洽谈合约?她什么时候过去的?”

  佩拉心中大叫不好,一定是出事了!

  “昨天……昨天下午四点钟就出去了……”

  慕翌晨眸色顿时一凛,拿出手机一个电话拨过去。

  “亚瑟,帮我查一查HK传媒公司的信息……”

  时间不久,亚瑟那边就传来了消息说,那个所谓的HK传媒公司,根本就是个子虚乌有的存在。

  出事了!

  慕翌晨转头望向佩拉。

  “你知不知道,昨天他们见面的地点在哪里?”

  佩拉点点头,“我带你去。”

  当慕翌晨和佩拉赶到那个西餐厅,听着那个使者的描述,隐隐约约知道了,当时跟她约好见面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而且跟慕翌晨一样是黄皮肤,应该也是亚洲人。

  只是,那个人戴着墨镜,所以,根本就看不出他的面容。但是,只凭着他的面部轮廓,使者推测那个人长得应该很是英俊。

  两个人进去之后呆的时间不长,那个男人就将那个女人抱出来带走了。

  他们离开的时候,应该是不到六点钟。

  当慕翌晨想尽办法从摄像头中将当时的画面调出来,看到的,也只是一个一闪而过的模糊身影。

  那人带着帽子和墨镜,他根本就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但是,他却没有忽略掉他怀中的那个女人。

  尽管画面很模糊,而且时间又很短,但是慕翌晨还是清清楚楚看到,艾浅浅被那个男人抱走了。

  只是,那个男人,究竟会是谁呢?

  为什么要将艾浅浅带走呢?

  慕翌晨直只觉得自己的心,在瞬间跌入了冰冷的深海之中,几欲将他淹没。

  她的女人,竟然被别的男人带走了!

  而他,又晚了一步!

  为什么会这样?

  他刚刚找到了她,她却又被别的男人带走了!

  那个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难道想要伤害她不成?

  那种蚀骨的痛楚、揪心的疼痛让慕翌晨难以承受,他攥紧了拳头。

  就算是将这个地球翻一个遍,他也一定要将她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