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193章
  艾浅浅开着自己的敞篷小跑车来到约定好的地点,快步走进去。

  今天是谈合约的重要日子,所以她的穿着打扮也很郑重。

  米色的V领衬衫,配着咖啡色的及膝短裙和高跟鞋,将她衬托得聘聘婷婷,但是却又干练十足。

  她被侍者引领着来到二楼,一边走着,以便在心中暗暗腹诽。

  谈合约,为什么要到这种西餐厅来呢,不过,既然是客户提出的建议,她还是要尊重人家的选择。

  终于,来到了那个包间的门口,艾浅浅敲了敲门,然后缓缓走进去。

  艾浅浅抬眸望去,首先是看到了餐桌上那一束淡雅馨香的百合花。

  视线逡巡,却看到了落地窗前,一个身材俊伟的男人背对着她站着,像是在眺望远处的风景。

  听到开门声,那个人也没有回头,只是已经静静站在那里,像雕塑一般。

  艾浅浅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他明明就听到了开门声,明明就知道她站在门口,但是却偏偏没有回过头来,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呢?

  艾浅浅心中有些郁结。

  但是,莫名的,却又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她凝望着那颀长俊伟的身影,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压迫力,陌生而又熟悉。

  两个人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整个房间被一种莫名的让人不安的气氛笼罩着。

  喉咙里面突然有些发紧,艾浅浅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不顺畅。

  不能再这样僵持下去了,她是来谈合约的。

  轻轻咳嗽了一声,艾浅浅谁先开口打破了这一室的静谧和岑寂。

  “你好,我是艾特梦工作室的设计师维琪,您,就是HK传媒公司的总经理吧!”

  对方终于回转过身来。

  那清逸俊扬的发丝下面,是一张魅惑众生的面庞。棱角分明的轮廓显得刚毅俊秀,修长的眉宇下,一双黑玉般的眼眸闪烁熠熠的光芒,像是深海,像是幽谷,又像是漫天璀璨的流星。红唇轻扬,勾出一抹邪肆而又凌厉的弧度。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让艾浅浅感到心惊胆战。

  艾浅浅整个人顿时呆若木鸡,她就那样怔怔看着他,鼻子一酸,眼睛就变得湿润起来。

  “沈弥迦!”

  她轻声低喃着,说出了他的名字。

  只是眼睛里面却蒙上朦胧的雾霭,渐渐看不清楚眼前的那个人。

  “沈弥迦,是你吗?”

  艾浅浅快步上前,紧紧握住了他的胳膊,抬起小脸想要将眼前的人看得更清楚。

  是的,错不了的。

  曾经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那些对白还在耳边回响着。

  酒吧中第一次相遇,她将他当成了负心郎、纨绔子弟。但是他却指着她对另外一个女孩子说——“雪瑶,她,就是我心爱的女人。”

  那一次,他不顾一切强吻了她,还痞痞地笑着说道;“姐姐生气的样子更可爱。”并且还那般郑重其事地要求她做他的女人。

  ——“姐姐,我喜欢你,做我的女人好不好?”

  展柜前第二次相遇,她想躲避他,但是他却容不得她逃离,甚至当着她同事们的面冲她撒娇,还他将她抵在商场外面的墙壁上,想要吻她。

  “姐姐,你的脾气真的不是一般的差!但是,谁叫我喜欢你呢!”

  “姐姐,干嘛总是对我凶巴巴的,温柔一点好不好?”

  后来,慕翌晨的出现,将沈弥迦气走了,那一刻,她看到了沈弥迦眼神中的伤痛。

  再后来,魅情酒吧门口,他跟一群小混混打架,自己却帮了倒忙,害他受伤。从医院出来,他坚持不肯回家,她负气而走,而他却那样在医院门口占了二十多分钟。她无奈之下将他带回家,他一脸坚定地说道:

  “姐姐,我叫沈弥迦!你要记住哦!”

  当她得知自己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之后,当她得知慕翌晨就是当年的凌卓也之后,她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独自一个人跑到酒吧去买醉,结果被几个小痞子纠缠,又是沈弥迦帮了她。

  “姐姐,真的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不过看样子,这一次,好像是姐姐你惹麻烦了呢!”

  “你们几个垃圾,居然欺负到我的女人头上来了,看来,不给你们点教训,你们就学不会长大!”

  他帮她摆平了那几个骚扰她的混蛋,在她的心最受伤的时候,是他陪着她,送她回家。

  再后来,当她以为慕翌晨背叛了他们的爱情之后,出了车祸,她心如死灰。那个时侯,是沈弥迦陪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她,让她重新找回了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沈弥迦啊……

  曾经她心中最温暖,最耀眼的太阳……

  只是,她没有办法,她不得不离开……

  她答应过他不会离开他,但是最后,她还是离开了!

  这一生中,她对两个人感到愧疚,一个是沈弥迦,一个是池逸安。

  四年前,她的离开伤害了沈弥迦。

  四年后,她又回到了慕翌晨的身边,伤害了池逸安。

  现在,池逸安已经离开了佛罗伦萨,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可是,这个世界却又偏偏这么小,让她再度遇见了沈弥迦!

  艾浅浅的眼中早已经噙满了泪水,她紧紧攥着沈弥迦的胳膊,身子颤抖着。

  “沈弥迦,真的……是你吗?”

  男人看着眼前的艾浅浅,冰冷的眸子里面不带一丝温度。

  轻轻推开艾浅浅的手,他抚了抚被她揉皱的衣袖,淡声道:

  “维琪小姐我是HK的总经理没错,但是我的名字不叫沈弥迦。”

  那声音中满是薄凉,完全没有沈弥迦的那种温柔和深情。

  艾浅浅一怔,却看到那人早已经转身,朝前方走去。

  她只觉得手指尖一片冰凉,心底,满满的,全都是无尽的哀伤。

  他,明明就是沈弥迦,但是却不愿意跟她相认。

  怕是,当年她伤他太深了吧!

  艾浅浅抹掉眼泪,冲着他的背影,幽幽说道:“沈弥迦,我知道你还在怪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