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181章
  刹那间,艾浅浅只觉得他那双玄黑的眸子,就好像漩涡一样将她的灵魂吸卷而去。

  她脑子里面所有的齿轮都停止了转动,就只是那样机械而又茫然无措地凝望着他。

  “你……”

  乱了,全乱了!她根本就无法思考,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喉咙里面阵阵紧涩,心中狂跳着,乱了节奏,乱了章法。

  浑身的血液仿佛都沸腾起来了,在她的全身流窜着,让她难以驾驭,难以掌控。

  结婚证书!

  他竟然拿出了结婚证书?

  这意味着什么?

  而慕翌晨看到她那副呆若木鸡的样子,玄黑的眸子里面顿时凝满了张狂、得以、充满戏谑的神色。

  凌薄的唇轻轻扬起,慕翌晨似乎很满意地笑了。

  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慕翌晨悠哉游哉地开口说道:

  “老婆,跟我走吧!后面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咱们去做呢!时间很紧张的!”

  说罢,慕翌晨从牧师的手中将结婚证书拿回来,重新放进自己的上衣口袋中,然后将艾浅浅横打着抱起来就往教堂外面走去。

  所有的人都怔在原地。

  慕翌晨抱着愣愣的艾浅浅走到艾特梦工作室的员工们的坐席前,笑着凝向他们,他目光中满含着胜利的喜悦,优雅地询问道:

  “怎么,难道你们不想参加我跟维琪的婚礼吗?车子就在外面等着,还不跟我走?”

  慕翌晨的声音慵懒而又狂傲不羁,而佩拉、凯瑟琳他们那一帮人在呆呆愣了几秒钟之后,终于明白过来了。

  原来,慕总裁竟然是维琪的丈夫啊!

  后面还有一场婚礼在等着他们的参加!

  那才是维琪真正的婚礼,不是吗?

  原本是来参加维琪和杰森的婚礼的,却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而且这个人才是维琪的真正丈夫!

  大伙在带着同情怜悯的目光看了一眼池逸安之后,便跟在慕翌晨的后面离开了。

  池逸安想要上前去追,但是却被父母拦住。

  “别追啦,真不知道你这孩子究竟是在做什么,唉……”

  “孩子,这算怎么回事啊!”

  池逸安看着慕翌晨抱着爱浅浅离开,攥紧了拳头。

  那鲜红的结婚证书,深深灼痛了池逸安的双眼。

  艾浅浅……跟慕翌晨……才是合法夫妻!

  合法夫妻!

  为什么会这样?

  不行,他拨开父母的手,又要上前,但是却被紧紧拉住。

  “够了,你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大吗?你还想做什么?那是别人的老婆,不是你的!”

  父亲愤怒的斥责声,让池逸安顿时心如死灰。

  他就那样眼睁睁看着慕翌晨抱着艾浅浅向外面走去,但是却无能为力。

  池逸安痛苦地闭上双眼,俊逸出尘的脸上满是深深的悲凉。

  他没有发现,身后,一抹娇俏的身影悄悄靠近,然后轻轻将他抱住。

  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那样抱住了他的腰,然后将脸颊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池逸安身子一颤,睁开双眼。

  背后温软的身子,带着淡淡的幽香。

  尽管那个人没有说话,但是池逸安也知道那个人是谁。

  茱蒂!

  池逸安没有回头,只是伸手想要拿开她环在他腰上的手臂,但是换来的,却是她更紧的拥抱。

  “杰森!不要拒绝我,我只是想这样抱着你!一会儿,就一会儿!”

  那一声轻柔的呼唤,带着深浓的眷恋和疼惜,带着伤痛的祈求。

  池逸安松开了手,不再拒绝。他无力地垂了垂眸子,纤浓卷翘的睫毛上似乎有点点晶芒闪烁。

  池逸安的父母送众位宾客离去,并且向他们致歉。等到将宾客全部送走之后回过头来,却看到他们的儿子依旧呆呆站在原地,而他的身后,一个眉目如画身材高挑的姑娘,正环着他的腰,紧紧依偎着他站立着。

  两位老人相互对望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这个时侯,他们再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了。

  也许,那个姑娘,能够安慰一下他们的儿子吧!

  …………………………

  就那样被慕翌晨抱出礼堂,然后上了一辆花车,直到车子缓缓发动,艾浅浅才终于醒过神来。

  艾浅浅惊愕地望向慕翌晨,“你刚刚……说什么?什么婚礼?”

  慕翌晨将她拥入怀中,在她的脸上轻轻啄了一下,勾唇笑笑。

  “傻瓜,当然是我们两个人的婚礼喽!我可是曾经说过,我要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难道你忘记了?”

  艾浅浅慌乱地摇摇头,推开慕翌晨的怀抱。

  “不,不是这样的。我们不是明明已经离婚了吗?”

  慕翌晨邪魅笑开,“老婆,你以为,丢下一张离婚协议书,咱们就算离婚了?你还真是傻的可爱啊!”

  艾浅浅猛地抬起头来,“难道说,你没有在上面签字?”

  慕翌晨幽幽一笑,“当然没有?你什么话都不说,就那样无情地抛下我,我怎么能够轻易地如你所愿?”

  艾浅浅呼吸一窒,脑子里面还是有些迷惑,身子向后退缩着。

  “不,不是这样的。那个女人说,你明明就是要跟那个苏小姐结婚。我也亲耳听见那个苏小姐说已经选好了婚纱和礼服。怎么会这样呢?”

  慕翌晨将艾浅浅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轻轻托起她的下颌。

  “看着我!”慕翌晨低低命令道。

  那种强势不容得拒绝的口吻,让艾浅浅心中一慌。

  晶亮明媚的眸子里面荡漾着柔柔的水波,她有些张皇失措,更多的却是紧张不安。唇瓣微微开启,像是要说什么,但是还是静默下来。

  慕翌晨凛凛的目光逼视着她,一字一句定定说道:“我现在想要告诉你的是,四年前你所看到、听到的,都不是真相。”

  艾浅浅眼睛里面闪过一抹诧异的神色。

  “假的?不可能?你骗人!”

  她的声音还是有些发颤,可见她心底的那份悸动。

  “听我说!”

  慕翌晨见她又开始激动起来,连忙双手环住她的腰,阻止她的挣扎逃离。

  “我认定的妻子就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就你一个,而我的女人,也只有你一个,从来就没有谁能取代你的位置。四年前你听到的、看到的所有一切,都是苏绮凡设好的圈套,那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就是为了让你误会我、离开我。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艾浅浅怔怔瞅着慕翌晨,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他说的那些话。

  骗局吗?

  苏绮凡设计的?

  见她还在怀疑,慕翌晨心中一痛。

  “我说的都是真的。怎么,难道你宁可相信陌生人的话,也都不愿意相信我吗?”

  艾浅浅咬着唇,凝视着慕翌晨的脸,看着他的眼睛,捕捉到他眸底那抹深深的伤痛。

  心中的那根弦被拨动,轻轻颤抖着。

  “我……”

  她的声音哽咽。

  难道是她错了吗?

  难道是她信了不该信的人吗?

  如果是那样的话……

  艾浅浅只觉得一颗心像是被狠狠噬咬着,鲜血淋漓。

  在这一刻,她已经找到了答案,只是却不敢承认!

  是她自己错了,她不该怀疑他,不该不信任他!

  相爱的两个人,最重要的,不就是彼此之间的信任吗?

  但是,她却对他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

  慕翌晨抬眸,凝望着她,轻轻吻了吻她的唇瓣,然后拉住她的手,覆上了自己心脏的位置。

  “你知不知道,这四年来,这里一直都很疼?艾浅浅,你真是个大傻瓜!那么容易就上当受骗!因为别人的蓄意挑拨离间,我们分开了四年!你知不知道这四年,我一直在找你?你知不知道这四年,我真的很想你!”

  艾浅浅眼眶一热,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下来,她伸手搂住了慕翌晨的脖颈,埋头在他的颈间,大哭起来。

  “你知不知道我看到那些照片心里有多难过?你怎么可以吻其他的女人!你怎么不接我电话?我打了那么多的电话给你都没有人接听,你知不知道那个时侯我的心里有多害怕!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后来我去法国找你,结果见到了你爷爷和苏绮凡!那个女人告诉我说,苏绮凡才是你真正要娶的女人,而我,只是一个可怜的玩物!你知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痛!”

  “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的电话,只想要你一个解释,但还是没有人接听!我……你知不知道,我那个时候真的已经绝望了。我以为,我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后来,我被车撞了,那个时侯,我想到的,竟然还是你。可是,孩子没了……咱们的孩子没了……所以,我恨你……”

  “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消失那么长时间,为什么让我等了那么久都不回来,为什么为什么……”

  艾浅浅哭得肝肠寸断,隐忍了四年的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悲伤,全都爆发出来,泪水打湿了慕翌晨的衣服。

  慕翌晨紧紧搂着她,拼命忍着眸中的泪花。

  “宝贝儿,别哭了,都过去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再也不会了……”

  艾浅浅早已经泣不成声,顾不得脸上的妆容都被泪水沾湿,只是紧紧抱着慕翌晨的脖子,依偎在他的肩头,任凭泪水滑落。

  “慕翌晨,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我真的很害怕……”

  慕翌晨扬起头,唇角勾起一抹笑意,苦涩却又甘甜。

  “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了!我会陪着你,一辈子都守在你身边,再也不离开你了!”

  ……………………………………………………

  车子缓缓停在了一座礼堂的前面。

  慕翌晨望向窗外,不由得淡淡一笑,将艾浅浅从怀中抱起。

  此时的艾浅浅,脸上的妆容都已经哭花了,只有斑驳的泪痕交错。

  看着她那张花猫一样的脸,还有略微红肿的眼睛,慕翌晨真真心疼。

  他捧起她的脸,疼惜地吻了吻她的唇,然后扯过面巾纸,帮她擦掉那哭花的妆容。

  艾浅浅依旧哽咽着,任凭慕翌晨的手在她的脸上擦拭着,没有任何言语,只是双手还紧紧攥着慕翌晨的衣袖,怎么也不愿意放开。

  “好了,不要哭了。今天可是咱们两个人的婚礼啊!这个婚礼,可是整整迟到了四年呢!走吧,大家都还等着呢!”

  说罢,慕翌晨推开车门走出去,然后将艾浅浅从车里面抱出来。

  “我先送你去更衣室,那里,有我为你准备的婚纱。”

  慕翌晨笑吟吟地望着她,那张清俊绝伦的面庞上,满是深情。

  深邃的眸子里面,没有那种戏谑嘲讽,没有那种玩味挑逗,有的只是浓浓的化不开的温柔,还有点点璀璨的星芒。

  他的眼中,也有泪!

  艾浅浅伸手,抚上他的面颊,从他的眉梢,到眼角,从鼻梁,到唇瓣,就那样柔柔抚摸着,像是绝世的珍宝。

  “晨,我爱你!”

  艾浅浅冲慕翌晨一笑,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鼻音。

  慕翌晨低下头,下巴轻轻抵在她的额头上。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艾浅浅深吸一口气,将头深埋在他的怀中,任凭他抱着向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