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170章
  慕翌晨见艾浅浅脸色变得很差,眸底闪过了一抹不忍的神色,但却是一闪而过。

  依旧是那副玩味不羁而又轻狂的语调:

  “怎么办呢,维琪小姐不愿意留下来陪我,那么我只好带茱蒂走了!”

  下一秒,慕翌晨决然搂着茱蒂快步向前走去,没两步就走到那辆兰博基尼的面前。

  艾浅浅死死咬着唇,身子如风中落叶一般颤抖着,浑身上下都在疼,疼得她快要无法呼吸。

  她看到,慕翌晨已经拿出车钥匙,打开了车门。

  此时此刻,再打电话叫池逸安下来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慕翌晨轻轻搂着茱蒂的肩膀,扶她进车的时候,艾浅浅猛地冲上前去,挡在车门前。

  “你放开茱蒂,我跟你走!”

  慕翌晨的眸底顿时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

  他低着头,沉沉的目光凝向艾浅浅,半是戏谑半是疑惑地问道:“哦?你跟我走?你真的愿意代替茱蒂跟我走?”

  艾浅浅紧紧攥着拳头,“你赶紧放开她,我说过的话自然算数。”

  慕翌晨笑了起来,但是紧接着说出的话却更加残忍。

  “维琪,你现在是鼎鼎大名的摄影师杰森的未来老婆。现在你竟然愿意为了茱蒂,当一个替我暖.床的女人。呵呵,如果你的杰森知道了,会有什么感受?他未来的老婆,竟然跟着别的男人去开.房……”

  那尖酸刻薄的语调,还有那种辛辣的嘲讽,让艾浅浅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失去了力气,她的之间差劲了手掌中,呼吸也变得紊乱起来。

  抬起头来,清澈的眸子望着慕翌晨,艾浅浅定定说道:“慕翌晨,世界上没有比你更加无耻的人了。你的快乐,就是建立在羞辱他人、践踏他人尊严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四年前是这样,四年后依然是这样!”

  慕翌晨的眉头压低,深呼吸,来掩饰自己心中的那丝震颤。

  而茱蒂,则安静地靠在慕翌晨的怀中,一直静静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没有任何的动作和言语。

  果然,维琪跟慕翌晨早就认识,而且关系还非同一般呢!

  艾浅浅望着静默而立的慕翌晨,看着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忽然间像是害怕慕翌晨反悔了一般,上前从他的怀中将茱蒂拉了出来。

  看着脸上酡红、眼神迷蒙的茱蒂,艾浅浅心中又气又急。

  “茱蒂,你怎么能跟他在一起呢?赶紧回去,杰森在等着你。一会儿我会打电话给杰森,让他开车送你回去!赶紧回去!”

  说罢,艾浅浅就拉着茱蒂的手往别墅走去,刚走了两步,艾浅浅的胳膊被慕翌晨从后面抓住。

  慕翌晨偏着头,俊逸的脸上带着邪气的笑意,手上的力道却丝毫没有松懈。

  “维琪,你是想逃跑吗?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好烫!

  阵阵滚烫而又灼烧的热度穿透了自己的皮肤,那是从他手掌上传来的,让她感到胆战心惊!

  艾浅浅猛地回过头去,却看到慕翌晨依旧那样笑吟吟地斜挑着眉毛睥睨着她。

  “茱蒂可以自己回去,所以,你还是不用送了吧!赶紧跟我走吧,不然的话,我可是要反悔了!”

  慕翌晨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云淡风轻,就像是在说着一件很平常很普通的事情,但是在艾浅浅的耳中却是那般沉重。

  艾浅浅松开茱蒂的手,连忙说道:“茱蒂你赶紧回去!回去吧!”

  还有话要说,但是艾浅浅的身子却被慕翌晨长臂一拉,圈入了怀中,紧接着慕翌晨打开了车门,将艾浅浅推了进去。

  茱蒂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酸甜苦辣咸什么滋味都有。

  在慕翌晨打开车门上车的那一瞬间,茱蒂的视线落在了慕翌晨的脸上。

  慕翌晨正好也在看着她,那双灼灼的眸子里面盛满了歉意。

  不需要说什么,茱蒂完全明白。

  于是茱蒂也重慕翌晨轻轻眨了眨眼睛。

  兰博基尼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茱蒂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别墅。

  此时此刻,眸中那种朦胧的醉意完全消失了,全部都是澄澈清亮的水波,她的脚步很缓慢,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今天晚上的事情,自己做的,究竟是对,还是错?

  茱蒂仰起头来,看着天空中的那轮圆月。

  她回想到在阳台遇上慕翌晨的那一幕。

  她当时满腹委屈,只感觉自己像是个傻瓜一样被杰森和维琪联手欺骗,可是自己却还白痴一样傻乎乎地帮人家救场,帮人家走T台。

  可是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人在伤心的时候,其实最需要安慰,也最害怕安慰。

  别人的安慰,会让你在不自觉中想要依靠,想要倾诉,想要发泄心中所有的委屈和不满。

  那个时侯,慕翌晨出现了,他温柔的递上手帕,那样绅士,那样谦和。

  她还记得她当时将慕翌晨当称自己忠实的听众,将自己对杰森的一腔热情全部都倾诉出来。

  慕翌晨一直安静沉默,只是在最后,他似乎皱了皱眉头。

  “你说,维琪是个大骗子,为什么?”

  顿时,茱蒂心中的委屈一发不可收拾。

  “维琪就是个骗子。昨天下午的时候,我对她说,我喜欢杰森,但是她只是一笑,告诉我说,她跟杰森只是好朋友,她把杰森当做自己的哥哥,还说希望我的爱情能让杰森幸福!但是她欺骗了我,昨天的那些话我都还记得,但是现在他们却说要结婚了!”

  慕翌晨玄黑的眸中颜色更见深浓。

  他看着茱蒂那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不由得淡淡一笑,“茱蒂,你觉得,维琪真的是在骗你吗?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你的感受吗?你想不想试试看?”

  茱蒂愣住了,“试试看?怎么试?”

  慕翌晨勾唇,那抹笑容邪肆而又优雅。

  “我只需要你帮忙,帮我演一出戏就好了!到时候,你就会明白!”

  茱蒂忽然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根本就猜不透。

  “你,究竟是谁?”

  慕翌晨耸耸肩膀淡淡一笑;“我,叫做慕翌晨!”

  茱蒂顿时愣住了。

  慕翌晨!慕氏集团的总裁!

  原来他就是赫赫有名的慕氏集团的总裁啊!

  只是,茱蒂的心中还是有疑惑。

  “我凭什么要帮你?再者说,你为什么对维琪的事情如此关心?你有什么企图?”

  就算她跟杰森不能在一起,就算杰森要结婚的对象是维琪,但是她也不能帮着陌生人来算计维琪。

  那样的话,杰森会很难过。

  茱蒂觉得自己真的好傻,到这个时候竟然还站在维琪的这一边。

  慕翌晨看懂了茱蒂的犹豫和戒备,于是笑着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会伤害维琪。因为,她是我最心爱的女人!她为了躲开我,竟然一个人偷偷跑到意大利,我找了她整整四年!现在,我终于找到她了,你说,我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别的男人吗?”

  茱蒂完全愣在那里。

  “你说,维琪是你爱的女人?怎么可能?”

  一时间,茱蒂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是慕翌晨的那种郑重其事的神色,还有眸中的那抹深沉颜色,让她无法去怀疑。

  “我相信,维琪的心中爱的那个人依然是我,不是杰森。茱蒂,你帮我,其实也是在帮你自己,不是吗?”

  ………………………………

  兰博基尼中,慕翌晨眼睛的余光落在了艾浅浅的身上。

  那乌黑秀美的长发就那样随性地披散在背后,秀美的小脸上还带着愤怒之后的红晕。

  她拿出手袋,掏出手机想要给池逸安打电话,但是却被慕翌晨劈手夺过手机,按下了关机键。

  “别忘了,今天晚上你是我的女人。怎么,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还惦记着别的男人吗?你是不是想要当着我的面,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呢?”

  艾浅浅顿时火冒三丈,“慕翌晨,你混蛋!我只想打电话给池逸安,让他出来接茱蒂!”

  慕翌晨嗤笑一声,“哦,是吗?那么你放心好了,茱蒂又不是小孩子了,她自己一定可以回到别墅的!倒是现在,你应该担心一下你自己了!”

  艾浅浅一怔,忽然间感觉到车里面的气氛有些诡异。

  她不由自主地向后缩了缩,但是根本就没有什么退路。

  慕翌晨稍稍转过头来,睥睨着她,淡淡一笑接着说道:“维琪,既然有胆量将代替茱蒂上了我的车,你就应该知道今天晚上我想做什么吧!”

  艾浅浅顿时柳眉横竖。

  “慕翌晨,你……”

  慕翌晨勾唇,不以为意的笑笑:“我可不是开玩笑的。你知道,我是商人嘛,商人是从来都不会做赔本生意的!现在,你应该好好想一想,今天晚上如何取悦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