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168章
  他怎么可以这样无耻!

  那些单纯的姑娘们!

  她们都是她的员工,她的小姐妹啊!

  她决不允许慕翌晨伤害她们!

  艾浅浅快步走上前去。

  “维琪姐!你来了!”

  大家见到艾浅浅,连忙笑着打招呼。

  艾浅浅冲她们笑着点点头,娇美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这段日子以来,大家都很辛苦,今天就好好放松一下吧!”

  姑娘们都会心笑着,脸上满是羞涩,但是眼底却都闪烁着欢快的光芒。

  那自然是因为慕翌晨。

  这时候,耳边传来一道低沉清冷的声音——

  “这位就是维琪小姐啊!幸会!”

  慕翌晨挑眉,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收回了刚刚的那种慵懒语调,换上了最刻板最清冷的语调,然后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艾浅浅的心中咯噔一下。

  抬眸望向慕翌晨,却看到他的脸上带着寡淡薄凉的笑意,是那样的客套与疏离,就好像,他们两个人真的是初次见面一样。

  艾浅浅凝着他的眸子,尽量掩藏着心底的情绪。

  当着众多员工的面,艾浅浅不好发作,只好伸出自己的右手。

  两只手相握的那一瞬间,艾浅浅只觉得有滚烫的温度从他的掌心传来。

  好烫!

  就像是在火上被淬烧了很久的铁板。

  心中不由得一惊。

  想要缩回手来,但是却被慕翌晨紧紧握住。

  那样的力道!

  像是想要将她的手指捏碎一样。

  艾浅浅微微皱了皱眉头,听到慕翌晨悠哉游哉地说道:

  “维琪小姐,能够被邀请来参加你们的庆功宴,我感到非常荣幸!”

  艾浅浅忍着心中的怒意。

  被邀请?

  你明明就是不请自来!

  脸皮堪比城墙还厚!

  她真的不想跟他这样虚与委蛇地客套,但是碍于大家都在场,却只能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慕总裁能够来这里,也是我们的荣幸。这次宴会原本只是我们工作室内部的庆功宴,场面比不得您平日所见。如果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海涵!”

  说着,艾浅浅想要将手抽回来,但是慕翌晨的手依旧攥得很紧,艾浅浅的脸色有些难看。

  周围的姑娘们见状,识趣地闪身离开。

  等到那些姑娘们离开了,艾浅浅奋力将手抽回来,瞪着慕翌晨。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慕翌晨轻轻扯唇一笑:“维琪小姐,我不想做什么,只是被邀请来参加庆功宴而已。只是我没有想到,这里的员工都这么漂亮而且迷人。看来这次,真的不虚此行啊!”

  他的眸底隐藏着晦暗不明的情愫,唇角勾起优雅的弧度,但是那笑容却是那样清冷,没有丝毫的温度。

  只是那刻意拉长的音调,在艾浅浅听起来却是那般刺耳。

  她猛地抬起头来,重慕翌晨低声说道:“我警告你,你要是想找人陪你玩,那就请你去别的地方!我这里的女孩子们都很单纯,我绝对不允许你伤害她们。”

  慕翌晨挑挑眉,“维琪小姐,看样子,你似乎很懂我!可是,我跟你,有关系吗?你又站在一种什么立场上来跟我说这番话呢?”

  艾浅浅一怔,眸中闪烁着不可置信的光芒。

  慕翌晨这些话……让她心痛无比。

  “慕先生,我跟你的确没有关系,但是我要确保我的员工的安全,确保她们不会受到别人的骚扰和欺骗。”

  “呵呵,”慕翌晨冷冷一笑,“维琪小姐,你的这些话很可笑。没有谁是傻瓜,心甘情愿上当受骗。她们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我,也乐得消遣。”

  艾浅浅睁大眼睛望着慕翌晨,眸底满是失落和绝望的神色。

  原来,这就是他的真性情。

  原来,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原来,从始至终,他都是在消遣自己。

  多么可笑!

  艾浅浅深吸一口气,冷冷说道:“慕翌晨,你真的,很无耻!”

  慕翌晨不以为意的笑笑,清幽冷绝的眸子里面没有一丝波澜。

  “维琪小姐,随你怎么说!”

  慕翌晨这种冰冷而又决然的态度,让艾浅浅的心,痛到极点。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慕翌晨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慕翌晨早已经端着酒杯朝宴会场的另外一个区域走去。

  他穿梭在人群之中,带着倨傲不驯和邪魅不羁的气势,犹如那高高在上的帝王一般,睥睨着身边的一些。

  艾浅浅看着那些女孩子们围在慕翌晨的身边,欲语还休,欲迎还拒。

  她看到慕翌晨身处在花丛之中,带着狂放邪肆的笑意,跟她们谈笑风生。

  心中,似乎有一只利爪在狠狠挠噬着,丝丝缕缕的痛,慢慢弥散开来,将她吞噬。

  还是……还是不能够面对啊!

  为什么明明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自己还会如此心痛呢!

  为什么明明就像忘记他,可是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如此亲密,她还是感到伤心欲绝呢?

  她,还是欺骗不了自己,还是不能装作若无其事,还是不能从容以对。

  那一刻,艾浅浅感觉到自己忽然间心灰意冷,她飞快转身,想要逃出这个让她感到窒息的场所。

  但是,理智告诉她,她不能离开。

  慕翌晨要的,不就是羞辱她么?不就是想要看到她狼狈不堪的模样么?

  他分明就是故意的,她又怎么能让他称心如意呢?

  她绝对不能认输,绝对不能!

  艾浅浅深吸一口气,端起一杯红酒就往嘴里面倒去,结果手臂被一直大手牢牢握住了。

  “酒,不是这么喝的。你想把自己灌醉吗?”

  艾浅浅回眸,却看到了池逸安温文尔雅的笑容,而那温润的眸子里面流光溢彩。

  那一瞬间,艾浅浅有些失神。

  池逸安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笑道:“今天晚上,你可是主角哦,要是变成一只小醉猫的话,那可就……”

  艾浅浅知道池逸安是在逗自己开心,尴尬的笑了笑,“放心吧,不会的!”

  池逸安笑了笑,目光在大厅中逡巡着,果然看到了慕翌晨的身影,此时此刻,他正一脸散淡闲适的模样,跟几个漂亮的女孩儿调侃着,悠闲而又自得。

  那一刻,池逸安知道了艾浅浅刚刚眼神中的落寞从何而来,心中也是一痛。

  “小艾草,你坐在这里别动,等我一会儿。”

  池逸安转身要走,艾浅浅拉住了他的胳膊,“你要去干嘛?”

  池逸安幽幽一笑,“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说罢,池逸安就朝着前方走去。

  此时此刻,佩拉正在上面主持,而池逸安就那样径直来到佩拉的身边。

  “亲爱的佩拉,你身边的这架钢琴,可以让我借用一下吗?”

  佩拉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摄影师杰森会称呼她为“亲爱的佩拉”,顿时心情大好。

  “亲爱的杰森,你想要用那架钢琴,当然可以。不过,你可否告诉我,你想用它来做什么?”

  台上,主持人佩拉和摄影师杰森的对话通过麦克风传遍了宴会场,宴会场上顿时安静下来,大家的视线都落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池逸安侧着眸子,俊逸的脸上露出优雅的笑容。

  “当然是弹琴啦?”

  佩拉顿时兴致勃勃,“哦,杰森,你想弹琴唱歌为我们的宴会助兴吗?”

  池逸安轻轻摇了摇头,柔声说道:“不,我只是想要唱歌给我最心爱的女人!”

  “哇哦,好浪漫啊!”佩拉发出兴奋的叫声。

  池逸安勾勾唇快步来到了钢琴前面,打开了钢琴盖子。

  池逸安坐在那里,身姿优雅,恬淡而又华美,宛如最优雅的绅士一般。

  艾浅浅怔怔地望着池逸安,心中陡然一颤,眼神中也充满了深深的温柔和感动。

  而慕翌晨则眯起了眼眸,抿着唇,握着酒杯望着台上的池逸安。只是那双眸子里面满是深沉的颜色,让人看不到边际。

  纤长的手指很温柔地在琴键上跳跃着,一连串澄澈优美的乐符就那样轻轻飘散出来。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

  我想我很快乐/当有你的温热/脚边的空气转了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唱着我们心头的白鸽

  我想我很适合/当一个歌颂者/青春在风中飘着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

  受不了看见你背影来到/写下我度秒如年难捱的离骚

  就算整个世界被寂寞绑票/我也不会奔跑

  逃不了最后谁也都苍老/写下我时间和琴声交错的城堡

  ……………………

  艾浅浅怔怔坐在沙发上,紧紧捂着自己的唇。

  池逸安在唱什么,她似乎已经听不到了,泪眼婆娑中,她只看到池逸安的身影在一点一点放大。

  她看到池逸安从台上走下来,走到她的面前,将她紧紧拥入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