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158章
  夜色如墨,而车窗摇下之后,那张冷峻邪魅的脸,那充满玩味戏谑的眼神,在这粘稠深浓的黑夜中,却是那样张狂而又犀利。

  他的脸上每一根线条都透着无比的优雅和尊贵,那慵懒轻松的笑容却带着摄人心魂的力量。

  艾浅浅怔了一下,只觉得那笑容晃得她眼睛生疼。

  微微眨了一下眼睛,艾浅浅淡然一笑,

  “这位先生,如果你闲得无聊想找人陪你玩赛车的话,我建议你去赛车场。在马路上飙车,是对他人生命的不负责。我想,你应该具备公民最基本的道德素质吧!”

  说完之后,艾浅浅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

  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车窗中伸出一只手来,紧紧握住了她的胳膊。

  “老婆,怎么,这就是你见到老公之后应有的态度吗?”

  那只手的力道很大,艾浅浅挣脱不开,只好回转过身来。

  渐渐有怒气在眸中燃烧,那微愠的脸上,泛着点点涟漪,但是却依旧遮不住自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新魅力。

  “这位先生请自重,我根本不认识你,请你也不要乱认老婆。现在也已经深了,你的老婆想必还在家等着你回去呢!”

  艾浅浅的眸底带着淡淡的怒气,但是说话的声音却依旧是那样云淡风轻,好像面前的人真的是个陌生人一般。

  慕翌晨紧紧握着她的胳膊,不放她离开。

  她的身上带着淡淡的香气,那是他怀念依旧的味道。

  那种馨香,顺着他的鼻子,钻入了他的五脏六腑,滋润了他的心田,并向着心底最深处缓缓流淌而去。

  心中,不由得泛起了阵阵的涟漪。

  只是她的冷漠眼神,却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自己辛辛苦苦寻找了她思念,终于找到了她,但是这小丫头却说不认识自己。

  而且根据手下送过来的调查资料显示,艾浅浅的艾特梦工作室跟当地的一个知名摄影工作室往来密切,许多服装宣传画册都是一个叫做杰森的摄影师帮忙拍摄制作的。

  杰森……就是那个池逸安!

  难不成说,她一声不吭离开他,就是为了跟那个池逸安在一起吗?

  慕翌晨心中那个恼恨!

  得到消息之后,他将所有的工作退给了林斯灏,来到了佛罗伦萨找她,甚至想出了这样的办法,就是为了以一种轻松的状态来面对两个人四年之后的再度重逢。

  可是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慕翌晨闭上眼睛,深呼吸,再度睁开眼睛时,幽深的瞳眸中,那种戏谑玩味的神色早已经一扫而空,里面晕满的,全部都是势在必得的霸气。

  艾浅浅挣脱不开他的手,冷冷说道:“先生请放手,如果你再不放手的话,我要打电话报警了!”

  慕翌晨轻挑眉毛,眼神中带着揶揄之色,淡淡开口道:“你以为这里的警察都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大半夜来管人家夫妻吵架的闲事?”

  他的轻描淡写的口气,让艾浅浅大为光火。

  “放手,你再不放手的话,后果自负!”

  她怒声喝道。

  慕翌晨悠哉游哉地笑着,“我不放手的话,你能奈我何?”

  艾浅浅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重重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手腕处传来,慕翌晨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没有想到这小丫头下口竟然那么重,就好像是带着深仇大恨似的,不留半点情面。

  手腕处的疼痛让他的手不由自主松了一下,而艾浅浅则趁着那个空当,将自己的胳膊迅速撤回。

  “丫头,你还真咬啊!”

  慕翌晨看着自己被她咬得鲜血淋漓的右手,皱了皱眉头。

  “那是你活该,咎由自取!”

  艾浅浅冷冷抛下一句话,转身向前跑,迅速跳上了自己的跑车。

  慕翌晨打开车门,跳下车,追上前去,顾不得自己手上的痛,一把按在了艾浅浅的手上,阻止她开车。

  “告诉我,当年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慕翌晨的眼神中爱着深浓的雾色。

  其实,他想问的问题有一箩筐,但是现在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只是迫切想知道当年的原因。

  艾浅浅冷冷看着他。

  “先生,你的这个问题很可笑,我和你很熟吗?我说过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知道,你一定自认为自己很有魅力,感觉所有的女人都会拜倒在你的脚下。但是很可惜,今天晚上你似乎选错了游戏的对象,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请你把手拿开!我要赶时间!”

  她的口气很是冰冷,就像是寒冬腊月无情的冰霜。

  她的眼神中不带一丝情感,即使是有,也只是眼眸深处那种森寒的仇恨。

  那种带着憎恨的眼神,让慕翌晨的心底陡然一凉。

  她……是那么恨他!

  在他愣神的那一瞬间,艾浅浅甩开了他的手,径直驱车绝尘而去。

  只留下慕翌晨一个人,呆呆站在马路,高大挺拔的身影在夜色中,显得孤寂而又悲凉。

  为什么?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如此憎恨他?甚至将他当成陌生人来看?

  她是那么讨厌他、憎恨他,甚至拒绝跟他相认,而且还说出那么多尖酸刻薄的话来嘲讽他。

  怎么可以这样?

  她怎么能够这样对他?

  她真的就如此绝情吗?

  慕翌晨握紧了拳头,将所有的愤懑和怒意全都砸在了那辆兰博基尼上。

  车祸!孩子!那是他心底永远也无法抹去的伤痛!

  究竟是为什么?

  艾浅浅,你真是好样的!

  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就这样宣判了我的死刑!

  你以为我会善罢甘休吗?

  慕翌晨的眸中,散发出凛冽的晶芒,与那深邃的夜色交融。

  ……………………………………………………

  艾浅浅开着跑车一路前行,心中,早已经意乱难平。

  她的手颤抖着,而眼泪,也早已经满腮满脸。

  原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为他掉眼泪,但是现在,却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那样厚颜无耻叫她“老婆”。

  那是对她最无情的嘲讽!

  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在无情伤害了她之后还这样恬不知耻地来纠缠她?

  这个卑鄙而又无情的人!

  她必须从容面对,必须让他知道,在离开他之后,她过得很好,好到,将他完全忘掉。

  她做得很好,不是吗?

  艾浅浅苦涩一笑,低下头来,却发现自己的手上已经沾上了斑斑的血痕。

  那是……他的血。

  她咬伤了他。

  这在自己的意料之外。

  她没想着要对他怎样,只是他的纠缠让她感到心慌意乱,当他的手握在她胳膊上的时候,那种滚烫的触碰还是让她感到心惊胆战。

  所以,愤恨慌乱之中,为了摆脱他的箝箍,她用尽了全力。

  那是他带给她的伤痛,她要悉数奉还给他!

  时隔四年,慕翌晨再度出现在了她的身边,让她措手不及。

  现在的她,犹如一个遇到了野兽攻击的小动物,竖起全身的毛发来提防外来的攻击,来保护自己。

  回到家中,艾浅浅慌乱冲进房间,将大门锁好,然后冲进洗手间,使劲清洗自己的双手,将上面刺眼的血迹洗掉。

  然后又打开淋浴,站在花洒下面,任凭那冰凉的水花洒落在自己的身上。

  她真的希望今晚的相遇只是一个梦。

  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不是梦,而是噩梦的开始。

  纤细的手指轻轻抚上自己的小腹,艾浅浅深吸一口气,心底,无边的寂寥和伤悲。

  那里,曾经有过她的孩子……

  那是她一辈子永远都无法忘掉的伤痛。

  而那个孩子的消失,让艾浅浅对慕翌晨的憎恨更多了几分。

  ………………………………………………………………………………

  慕翌晨回到了酒店,只觉得万分疲惫。

  他没有想到,他处心积虑设计的这一场夫妻相遇,会以这样的方式而告终。

  现在的艾浅浅,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深爱着他的小丫头了。

  她恨他!

  这样的认知,让慕翌晨无法接受。

  他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她如此憎恨他。

  沈弥迦说他辜负了她,害她伤心,害她失去了孩子。

  沈弥迦只知道,艾浅浅说要离婚,必定是慕翌晨伤害了她,但是,具体的缘由,沈弥迦也说不出来。

  慕翌晨算了算,从他最后一次跟艾浅浅发短信,到出车祸,这中间有五天的时间。

  五天,为了处理总部的事情,他暂时断绝了跟外面的不必要的联系。

  只是五天的时间,她却出了那么大的事情。

  那五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慕翌晨问过沈弥迦,但是沈弥迦也不知情。

  慕翌晨知道,问题就出现在那五天之中。

  可是,短短五天的时间,就能让她的爱变成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