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125章
  艾浅浅撇撇嘴,“谁说我怕你了。”

  慕翌晨手臂用力,将她拽进自己的怀中,“那么,亲爱的老婆,你刚刚,是在给你老公我一个早安吻么?”

  在他的目光凝视下,艾浅浅垂下眸子,微微抿住嘴唇。

  真的好羞人啊!

  想要主动吻他一下,结果还被他逮个正着!

  “好啦好啦,赶紧起床啦!你还要上班呢!”

  慕翌晨却笑笑,“对了,你请了三天的假,是吗?”

  艾浅浅微微偏了一下头,“咦,你怎么知道的?”

  慕翌晨笑笑,“我神通广大,什么事情能瞒过我呢?”

  说罢,他的视线落在艾浅浅的身上,不禁幽幽一笑,“看起来,今天又要给你找一件高领的衣服穿了!”

  “啊?”艾浅浅怔了一下,不明所以。

  下一秒,却感觉到慕翌晨耳的手指早已经覆上了她的脖子,她顿时会意,脸上红晕冉冉升起。

  “都是你啦,每次都这样!”她不禁有些羞恼。

  慕翌晨却是笑着,在她脸上轻啄一口,“谁让我的老婆那么诱人呢!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尝再尝!”

  赤.裸.裸的情话让艾浅浅感到羞赧至极。

  她娇嗔地挥拳垂在他的胸膛上,“你这个家伙,坏死了!不理你了!”

  慕翌晨呵呵笑着起身,拉着艾浅浅走到衣柜前,将衣柜打开。

  “看一看,你喜欢哪一件?”

  里面挂着各式各样漂亮的女装。

  艾浅浅愣住了。

  “这些都是……给我买的?”

  看到她微怔的小脸,慕翌晨笑道,“小傻瓜,你是我的老婆,不是给你买的,还能给谁买?”

  艾浅浅忽然想起上次慕翌晨给她穿的那件碎花雪纺连衣裙,乔溪说那一件连衣裙还是限量版的。那件衣服她穿着十分合身,难道说那个时侯……

  “你告诉我,上次你给我穿的那件衣服,也是特意给我买的吗?”

  她的声音中带着热切的期盼,眼神中满是希冀。

  明明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还是想要他亲口说出来。

  慕翌晨伸手轻轻弹了一下她的脑门,笑道,“小笨蛋,你说呢?难不成我是买给自己穿的?拜托,我可没有变装癖!”

  艾浅浅伸手搂住他的腰,将小脸贴在他的胸前,“晨,你对我真好!”

  慕翌晨笑道,“那是当然喽,谁叫你是我的老婆呢,不对你好对谁好?”

  艾浅浅的手臂环得更紧了,慕翌晨知道这个小丫头又开始感动了,他可不想让她再度落下泪来,于是连忙逗弄道:

  “我想,我可爱的老婆现在是不是感动得要开始掉银豆豆了?”

  艾浅浅连忙抬起头来,“才没有呢!”

  “那让我检查一下?”

  说罢,慕翌晨捧起她的小脸,装模作样地左瞧瞧右看看,艾浅浅连忙掰开他的手臂,“你讨厌啦!”

  慕翌晨笑了起来,挑眉笑道,“行啦,可爱的老婆,要是你再穿着这件吊带睡意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我可保不准一会儿就会……”

  他故意意犹未尽的说着逗弄她的话,而那深邃的眸子也在身上来回游走,艾浅浅连忙伸手捂住他的眼睛。

  “不许看!”

  慕翌晨转过身去,“好好好,遵命,老婆大人!”

  看他转身离开,艾浅浅才放心了,红着脸从里面挑出了一件小格子荷叶花边的高领衬衣,下面搭了一条咖啡色的短裤。

  这样的装扮很是清新,却又那样温婉可人。

  艾浅浅穿好自己的衣服之后,转身却发现慕翌晨也早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

  “老婆,拜托你一件事情。”慕翌晨笑容可掬。

  艾浅浅有些狐疑,有森么事情还要拜托她?

  却看到慕翌晨手中拿着一条领带走到艾浅浅的面前,“老婆,你帮我打领带好不好?”

  艾浅浅的脸顿时红了,讪讪一笑,“我……我不会!”

  她是真的不会!

  慕翌晨故作惊讶地说道,“哦,你真的不会吗?”

  “额……”艾浅浅只觉得脑门上开始滴汗,“我真的不会!”

  慕翌晨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你还真够笨的,喏,我来教你,等你学会了,以后每天早上都要帮我打领带。”

  艾浅浅揉揉被他敲痛的头顶,“你干嘛敲我的头?万一把我敲傻了怎么办?”

  慕翌晨哈哈大笑起来,“怎么办?我养你啊,又不是养不起。再说了,你本来就很笨,什么时候聪明过?”

  “你!”艾浅浅气鼓鼓的。

  慕翌晨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几乎快要把她捏成柿子了,“小傻瓜,你真是太可爱了,要是你那么聪明的话,怎么这么快就被我骗到手呢?行了,你就承认了吧!你的IQ可真的没有我高呢!还是现实一点,快来学习怎么打领带吧!要是你连这个都学不会的话,那可就是真笨了!”

  艾浅浅没了脾气,只好跟着慕翌晨的动作来学习,很快就学会了,她高兴地蹦了起来。

  慕翌晨看着她那张明快的小脸,不由得笑了。

  “看来我的小笨猪其实不算太笨呦!”

  艾浅浅瞥了他一眼,眼神中满是高傲的神色。

  刘婶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两个人坐在餐桌前吃饭,慕翌晨对艾浅浅说:

  “吃晚饭,我送你去医院,中午下班之后我到医院找你,顺便去看望你的爸爸!”

  艾浅浅的心情顿时沉重起来。

  “嗯,好的。”

  ……………………………………………………………………………………

  其实艾浅浅也曾经说过晚上要留下来陪床,但是林洛坚决不同意,说只有她自己陪在这里才最安心。

  艾浅浅知道林洛阿姨跟爸爸之间伉俪情深,拗不过她,所以只能离开。

  不过,仅仅过了两个晚上,林洛就显得憔悴了许多。

  现在看到林洛阿姨这样辛苦操劳,艾浅浅的心中万分感动。

  只有深深爱着一个人,才会对他如此无微不至地关怀吧!那一瞬间,艾浅浅抛下了自己心中所有的芥蒂。

  是啊,妈妈虽然离开了,但是,相信她看到有林洛阿姨代替她这样照顾爸爸,一定也非常欣慰吧!

  整整一个上午,艾浅浅都陪在医院里面,跟赫连誉聊着天。

  临近中午的时候,赫连誉对林洛说很想喝她亲手煲的汤,于是林洛就离开医院回去给赫连誉煲汤了。

  不知怎么的,艾浅浅有一种感觉,就好像赫连誉要特意支开林洛阿姨一样。

  但是林洛阿姨离开了,艾浅浅却松了一口气,将心中的秘密说给了赫连誉。

  “爸爸,有件事情,我想要告诉您,您千万别吓着了!”

  赫连誉笑笑,“小丫头,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跟爸爸说吧,爸爸准备好了。”

  艾浅浅深吸一口气,郑重无比的盯着赫连誉的眼睛,说道:“爸爸,其实呢,我想说的事情就是,昨天,我跟那个慕翌晨,登记结婚了。”

  赫连誉怔了一下,像是感觉到非常不可思议一般。

  “丫头,你没有骗爸爸?”

  艾浅浅摇摇头,“爸爸,我说的是真的,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稀里糊涂鬼使神差一般就跟着他一起去了。结果就把结婚证领回来了!爸爸您别生气,我……”

  赫连誉却突然笑了,伸手拍拍艾浅浅的手说道:“好啊,结婚好啊!这样的话,有人照顾你了,爸爸就不用再担心了!”

  艾浅浅感到深深的不解,刚要问什么,手机响了,是慕翌晨,他已经到了医院门口,正在往里面走。

  艾浅浅连忙出去迎接。

  当慕翌晨抱着一束鲜花,跟在艾浅浅的身后来到病房中,再一次见到了赫连誉,眸中掠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

  赫连誉的脸色很苍白,那是大病初愈的人共有的特征。

  只是赫连誉的眸中却全部都是恬淡冷静的神色,就好像公司即将破产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伯父您好。”慕翌晨极力隐藏自己心中的那份惊诧,不动声色地说道。

  赫连誉的目光紧紧凝视着慕翌晨,对望着他的眼睛,良久,一言不发。

  他的眼神中透着深深的让人琢磨不透的神色。

  “爸爸!”

  艾浅浅见到赫连誉就那样盯着慕翌晨看,连忙叫了他一声。

  赫连誉闻声,连忙收回自己的视线。

  “快坐吧!”

  慕翌晨将花束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欠欠身子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

  “您的身体好些了没有?”

  赫连誉笑笑,“谢谢你来看我这个老头子!没什么大碍,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了。”

  慕翌晨点点头,视线在病房中搜寻了一遍,却没有见到林洛的身影,心中有些诧异,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赫连誉瞅着慕翌晨,只是淡淡地笑着。

  “年轻人,咱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第一次见面呢,是在浅浅的脚扭伤之后。”

  慕翌晨只是点点头,没有做声。

  赫连誉接着说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看得出来,你很关心我的女儿,后来,巧的很,你竟然又跟亦航那孩子是好朋友,而且呢,又被介绍跟浅浅相了一次亲。看起来,咱们真的很有缘分啊!”

  慕翌晨定定望着赫连誉,看着他眉宇间全都是灿烂的笑容,心中不由得嗤笑一声,但是脸上却依旧云淡风轻。

  “浅浅这孩子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担心她以后嫁不出去。”

  艾浅浅闻言,不由得娇嗔一声,“爸爸!”

  赫连誉摆摆手,宠溺地笑笑,“听我说!”

  然后他的目光转到了慕翌晨的脸上,“浅浅已经告诉我说,你们昨天领了结婚证了,是真的吧!”

  慕翌晨一怔,对上赫连誉询问的眼神,不由得点了点头。

  赫连誉笑了,“好啊,好啊,你们两个人在一起,我也就放心了!以后,你们两个人相互扶持,相互照顾彼此吧!”

  慕翌晨微微眯起了眼睛,眸色深浓。

  赫连誉只是在说他跟艾浅浅之间的事情,关于公司破产的事情只字未提。

  忽然间,他感觉自己根本就猜不透赫连誉的心思。

  是赫连誉隐藏的太深了,还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慕翌晨不解。

  这时候,却听到赫连誉接着说道;“翌晨啊,以后,你要好好照顾浅浅,不要让她受委屈,知道吗?我把浅浅托付给你了!”

  慕翌晨点了点头。

  却看到赫连誉转头望向艾浅浅,说道:“丫头,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记得,千万不要耍小孩子脾气。要跟翌晨好好过日子,知道吗?”

  艾浅浅皱着眉头,怎么感觉赫连誉的口气怪怪的,但是下意识的,还是点头答应了。

  赫连誉见状,幽幽笑了起来,伸手牵住艾浅浅的手,又握住慕翌晨的手,将他们的手放在一起。

  “记住了,你们以后要好好过日子。以前发生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要向前看,知道吗?”

  那一刻,慕翌晨突然间感觉到心中一紧。

  却听到赫连誉轻轻说道:“行了,你们回去吧,我累了,想要睡一会儿。”

  艾浅浅还想说什么,赫连誉摆了摆手,“这里有护士呢,走吧,你们都走吧!”

  …………………………

  艾浅浅跟着慕翌晨一起走出病房,离开医院。

  坐上车,艾浅浅心中百感交集,她拉住慕翌晨的手,轻轻说道:“有件事情我想请你帮忙。”

  慕翌晨挑眉,他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我爸爸的公司,现在资金周转困难,马上面临破产的危机。你,能救救我爸爸的公司吗?”

  慕翌晨淡淡问道:“需要多少钱?”

  “一个亿。”艾浅浅的眼中带着最后一丝希望。

  慕翌晨的眼睫微微眨动了一下,接着便是沉默。

  艾浅浅抓住慕翌晨的手:“我知道,你一定有能力救我爸爸的公司,对不对?求你了,救救我爸爸的公司吧!那是我爸爸一辈子的心血!”

  慕翌晨闭上眼睛。

  他感觉到艾浅浅的手在轻轻颤抖着。

  他知道,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艾浅浅是不会轻易求别人的。

  只是现在,她却弄错了对象。

  慕翌晨深吸一口气,“好吧,让我想想办法。一个亿,不是个小数目,一时半会儿想要凑足那笔钱,真的有些困难!但是我会尽力。”

  艾浅浅大喜过望,一把搂住慕翌晨的脖颈,眼泪落下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慕翌晨就那样任由她搂着,心中却微微泛起了冷意。

  他也反手将艾浅浅抱住,但是眉宇间,却凝起了寒凉的霜雪。

  赫连誉……

  我真的……要放你一马吗?

  忽然间,马路对面发出继而的刹车声,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

  慕翌晨和艾浅浅被下了一跳,循声望去,却发现那里两辆汽车相撞了,火光冲天。

  那冲天的火焰,刺伤了慕翌晨的眼睛,灼痛了他的心。

  霎那间,那不堪回首的一幕再次浮现……

  眼前防仿佛是凌天祺悲痛孤寂的面庞,耳边回响着他那低沉哀痛的声音……

  “卓也,原谅爸爸吧!无论爸爸做错了什么,都请你原谅,原谅爸爸!”

  “林洛,你会后悔的……”

  “卓也,爸爸对不起你,请你原谅爸爸!”

  眼前,仿佛那辆重型卡车疾驰而来,紧接着,头上一片眩晕,触目惊心的血,然后是一片死寂的黑暗。

  ……………………

  慕翌晨陷入了梦魇之中,全身都在颤抖。

  “晨,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艾浅浅忽然发觉慕翌晨的脸色变得苍白,顿时大惊失色,她连忙搂住他的脖子,大声呼唤着他的名字。

  慕翌晨终于醒过神来,抬眸,看到了面前的艾浅浅,那双淳澈清透的眸子里面全都是担忧的神色。

  忽的,慕翌晨笑了,“我没事,真的没事!”

  艾浅浅将他的手牢牢握在自己的手心,声音颤抖着,“你是不是很冷?我给你暖暖!”

  慕翌晨不语,却大力将艾浅浅圈入自己的怀中,低声说道:“丫头,答应我,无论怎样,你都不会离开我,好不好?”

  艾浅浅心中一惊,“你究竟想说什么啊,我怎么会离开你呢?不会的!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慕翌晨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丫头,对不起。

  这是我跟赫连誉之间的事情,他欠我的一切,我都必须要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