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112章
  慕翌晨的唇轻轻落在她的脸颊上,将她的泪水吻去。

  他想用自己的行动,去安抚她那颗受伤的心灵。

  他知道她怨他、恨他,可是现在,他的心中满满的,全部都是疼痛。

  七年前的那些伤害,原本不是他的本意啊!

  但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早已经无力挽回。

  搂着怀中泪水涟涟的小人儿,慕翌晨的心痛到无以复加。

  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将曾经那样伤痛的记忆再次讲述出来?

  得需要多少信任,才能将这些伤痛的往事说给他听?

  她说,她似乎已经爱上了他,但是却不知道是否可以相信他,是否可以将自己的真心交托给他。

  她说话的时候,是笑着的,浅浅的笑着,一如她的名字。

  可是,她的笑却带着晶莹剔透的眼泪,让他感觉到阵阵悲伤。

  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害怕自己会失去她,永远失去她。

  所以,他只能那样紧紧将她搂在怀中,仿佛这样就可以将她融入自己的身躯,和自己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开。

  他深深地吻着她,对她说着“我爱你”,那是发自肺腑的呐喊。

  他的声音是那样真挚而又热烈,他的怀抱是那样温暖而又安适,让她想要沉溺于其中,永远不再醒来。

  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那么,她是否可以祈求上帝,让她永远都不要醒来?

  她没有推开他,更没有抗拒他的亲吻,娇媚玲珑的身躯在他的身下,承受着他的重量。

  她的甜美和顺从更增加了他的渴念,全身的血液都因为她而滚烫。

  他想要她!

  他想要彻彻底底的拥有她,让她成为他的女人,真真正正成为他的女人!

  他想要倾尽自己的一生去守护她,疼惜她,不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抬起头来,望着身下的女人,慕翌晨的眼神中散发出狂烈而又灼热的火光,那是一种男人对女人的欲望。

  伸手,轻轻抚上她的面颊,摩挲着她柔美而又光滑的肌肤,不禁着迷于那种滑嫩而又细腻的触感,他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燃烧起来了。

  艾浅浅睁着眼睛,那纤长浓密的脚毛在她苍白的小脸上形成了一道诱人的阴影,那双被眼泪清洗地清透莹润的水眸正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她注意到了慕翌晨眸中那灼热的火焰,她只感觉到那种熟悉的男性气息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让她无处遁形。

  心脏不停地跳着,就好像下一秒就要跳出身体一般。

  但是,她却不想闪躲。

  卧室中,只开着蒂芬尼款式的染色玻璃台灯,那昏黄的灯光将整个房间晕染的无比温馨,却又充满了低迷的情调。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凝望着彼此,空气中似乎有阵阵火花在慢慢爆炸。

  艾浅浅柔若无骨的身子柔顺的依偎在慕翌晨的怀中,纯女性的曲线起伏着,秘密贴合着他的强健坚硬,仿佛是专为对方而打造的一般。

  慕翌晨望着她那双水生生的眼眸,捕捉到了她眸中的那种羞怯但是却又异常坚定的神情,心中的那种渴望在瞬间爆炸。

  “丫头,我,想要你。”

  再也抵抗不住心中的那份炽烈火焰的煎熬,他的唇从她的脸颊上慢慢滑过,落在了她的唇瓣上。

  那犹如初绽的花蕊一般的唇瓣带着甜美无比的芬芳,让他沉迷,让他迷醉。他就像是个贪婪的孩子一样不断亲吻着她柔软的唇瓣,带着霸道而又温柔的攻势。

  大手轻轻解开她衬衣的纽扣,贪恋着她细腻光滑的肌肤,在她那柔软的丰盈之上厮磨着,辗转着,带着滚烫的温度。

  那种柔滑如丝绸一般的质感的诱惑,让慕翌晨再也无法承受,他只觉得自己几乎要被她逼疯了。

  她为什么要闭上眼睛?为什么不拒绝?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就这样柔顺的如同瓷娃娃一样承受着他的爱抚?

  唇齿贪恋着他那柔软的美好,他只想所要更多,却也想要给予她更多美好的感受。

  手指似乎已经不再听从大脑的控制,他想要温柔一点,再温柔一点,但是,她的娇媚却让他越发难以自持,手上的力度不禁增大了几分,从刚刚开始的轻柔爱抚变成了用力揉捏。

  怀中的人轻轻咬着唇,却情难自已地发出了声声娇喘。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感到羞赧无力。

  她似乎已经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她依旧没有动弹,就好像抱着那种破釜沉舟的心态在努力拼一把。

  她真的可以将自己的心交托给眼前的这个男人吗?

  现在,她是否应该将自己的身子一并交托给他?

  她的心,很乱,很乱,却又无法继续思考那么多。

  忽然间,脑子里面闪过那那幅画面——

  她被凌卓也种种压在床上,她的衣服被他狠狠撕裂化成碎片,他那样凌乱而又疯狂地吻着她,不,是噬咬着她,让她痛苦无比,从身体到心灵都在被撕扯着。

  那样狂放而又粗鲁的亲吻,那样肆虐而又疯狂的抚摸,让她难以承受,让她心惊胆战。

  那是一种怎样的羞辱啊!

  艾浅浅心中一颤,揪得生疼,而整个人的身子也开始轻轻颤抖起来。

  她,害怕!

  那件事情在她心中流下了深深的阴影,让她难以承受。

  她以为,只要她努力了,跟慕翌晨在一起,他能够帮她去除掉心中的那一层阴影,但是,还是不能啊!

  此时此刻,慕翌晨的亲吻和爱抚在她心中,全部都走了样!

  她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七年前。

  那一刻,她已经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境之中。

  身子开始紧紧绷,她的眼泪再度落下来。

  “不,不要!”

  她终于再度哭出声来。

  曾经的梦魇再度浮现,原来那种伤痛,早已经深入骨髓,渗入血液之中,她,根本就挣脱不掉。

  艾浅浅慌乱无措地挣扎着,想要推开慕翌晨,但是却被他紧紧抱住。

  “对不起……!”

  慕翌晨将艾浅浅轻轻抱起来,让她坐在他的腿上。

  他的长臂将她紧紧圈在自己的怀中,就像是一堵密不透风的墙一样。

  她的头轻轻倚在他的肩膀,她的胸就那样紧紧贴着他的胸膛,那样炙热而又火烫的心跳,让她的心渐渐放松了许多。

  衣衫似乎没有完全整理好,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肌肤跟他的肌肤紧密贴合,胸膛起伏着,心脏跳跃着,但是她却仿佛已经分不清楚那究竟是自己的心跳还是他的心跳。

  大手粗粝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脸,将那滚滚落下的眼泪拭去。

  慕翌晨垂眸,抱紧她,继续道歉,“丫头,对不起,我……”

  艾浅浅摇了摇头,将脸埋进他的胸膛之中,闷声说道:“不是你的错。我还是没有办法忘掉……我害怕……”

  慕翌晨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却原来,七年前的伤害,从来都没有停止啊!

  “对不起,对不起……”

  慕翌晨心口生疼,像是喘不过气来。他只能用尽最大的力气将她搂在自己的怀中,仿佛这样就能给予她温暖。

  艾浅浅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面昏昏沉沉的,慕翌晨的道歉声一直都在她的耳边回响着。

  她是真的倦了累了,后来在他温暖的怀中沉沉睡去。

  …………………………

  感觉到怀中的人儿呼吸变得均匀,慕翌晨知道她睡着了。

  轻轻将她放倒在床上,给她盖上蚕丝薄被,慕翌晨起身,走到了阳台上。

  夜晚的风,携卷着阵阵的凉意。站在夜风中,慕翌晨脑中的思绪逐渐变得清明。

  她说,她没有办法忘掉;她说,她害怕。

  那些沉痛的过去一直都深深埋藏在她的记忆深处,而刚刚,他的举动却将神藏在她心中的梦魇唤醒了。

  那邪恶的梦魇不但让她感到痛苦万分,也让他备受煎熬。

  轻轻点燃一只烟,看着那火星明灭,慕翌晨的心中澎湃着一股巨浪,久久难以平复。

  忽然间想起了季风飏说过的那些话——

  “艾浅浅那小丫头……在不在你的计划之内?”

  “现在的她,对你来讲,依然是那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吧!所以,如果你真的要实行你的计划,那么,不要将她牵扯进去,也不要再招惹她,更不要让她爱上你。否则的话……”

  慕翌晨心中烦躁不已。

  他还记得自己那个时侯对季风飏的回答——

  “飏,你多虑了。赫连誉是赫连誉,艾浅浅是艾浅浅。我会将他们区别对待的。”

  回眸,望了一眼在床上熟睡了人,慕翌晨的眸中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

  她,真的爱上他了!

  但是,他的心情,却有为何变得这般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