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111章
  香软的身躯就紧紧贴在他的怀中,慕翌晨低头望着一脸惊诧呆若木鸡的艾浅浅,不禁悠然一笑。

  “怎么,一天没有见到我,不认识了?”

  艾浅浅眨眨眼睛,“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怎么知道我在加班?”

  那个……她脑子里满有些昏昏沉沉的。

  她记得,自己并没有告诉慕翌晨今晚要加班的事情啊,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脑子里面许多的问号,但是慕翌晨却不允许她再想那么多了。

  “我的小懒猪现在变成勤快的小猪了!你现在这种认真工作的态度还真的很值得表扬哦!”

  艾浅浅白了他一眼。

  她在他的口中,从小懒猪变成了勤快的小猪,但是无论怎样,都还是小猪!

  她真的就那么像小猪吗?

  慕翌晨的视线掠过艾浅浅的头顶,定格在了那张设计图上面,霎那间,目光变得格外清透。

  “那是……你设计的?”

  艾浅浅愣了一下,扭过头去,却看到了自己的那张设计图,连忙想要遮掩,但是却被慕翌晨轻轻拿了起来。

  “你还给我啦!”

  艾浅浅感觉到万分羞涩,伸手就要去抢,但是却又害怕不小心给撕扯坏了,明天就没有办法交差了。

  慕翌晨的目光被那一对婚戒吸引住。

  那莹白的女式戒指,闪烁着金属的质感,上面镌刻着精致的花纹,莹润而又富有光泽,细细瞧去却又暗暗透露出一股清雅之气。

  而那一款男士戒指,同样精细的设计,只是上面的花纹却显得更加粗犷一些,但是却不失优雅,反倒是平添了一股浑然天成的霸气。

  艾浅浅不安地李在原地,心中有些慌乱。

  每一张设计图,都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那般辛苦的孕育才能得来。

  其实本来只需要画出一枚婚戒的设计图就好了,但是艾浅浅却画出了一对婚戒。爱情的世界里,本来就应该是成双成对的,婚戒更是爱情的象征,所以更要成双。可以说,那一对婚戒中,寄托着她的所有对爱情的憧憬和向往。

  她憧憬着爱情,但是却不敢去相信。

  所有复杂的情愫都寄托在了这张设计图中,还没有交给主管,却被慕翌晨先看到了,艾浅浅觉得很是羞赧。

  慕翌晨的唇绷得紧紧的,眸中闪烁着璀璨的光芒,像是在欣赏一副绝世之作。

  他的沉默和认真,让艾浅浅只觉得办公室中的空气都开始冷凝。

  只是没有想到,慕翌晨的唇角很快现出一抹绚烂的笑痕。

  低哑而又淳澈的声音在艾浅浅的耳边响起——

  “你设计的这这对婚戒……有名字吗?”

  艾浅浅一怔,连忙点点头,“有啊,我已经想好了名字。”

  “叫做什么?”慕翌晨偏过头来,幽幽问道。

  艾浅浅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设计图上,小脸上绽放出动人的光彩,滔滔不绝地说起来:

  “这对戒指,我想给它们取名叫做‘倾情’。戒指上的图案就是桔梗花,因为桔梗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恋’。我想,真正的爱情其实根本就不需要用钻石来点缀,就那样纯然清透,用大自然的纯美来代替钻石的华贵,更加符合它的内涵。”

  慕翌晨闻言,轻轻说道:“倾情……倾情……倾我一生之情,许你一世爱恋。我喜欢!”

  听到慕翌晨说喜欢,艾浅浅的脸上顿时一片酡红。

  趁慕翌晨不注意,艾浅浅一把抢过设计图,将它飞快地锁入抽屉里面。

  “又不是给你的,少臭美了!”

  ……………………

  办公室门口,池逸安静静站在那里,斜倚着门框,静静望着里面的艾浅浅和慕翌晨,眸底的泛着寒凉的光芒。

  他的摄影工作结束之后,给艾浅浅打电话却没有人接听,跑到她家去看了一趟,却是黑着灯。

  他有些担心,就又返回公司,却看到十八楼还隐约亮着灯。

  来到楼上,果然发现她还在办公室里面加班,他没有打扰他,只是静静在门口守候着,看着时间越来越晚,他怕她肚子饿,于是就跑下楼去给她买宵夜,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却没有想到,等到他再次返回来,竟然看到慕翌晨跟艾浅浅呆在一起,两个人亲昵的说笑着,谈论着她的设计理念。

  艾浅浅跟慕翌晨的对话,他都听到了,心中,阵阵酸涩。

  “倾情”,很好听的名字。

  倾我一生之情,许你一世爱恋!

  慕翌晨的那些话,也是他的心声。

  手中拎着保温盒,池逸安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昨天,艾浅浅在他的怀中哭的一塌糊涂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她的心,早已经遗失在了慕翌晨的身上。

  只是,难道说艾浅浅这么快就忘记了昨天的伤痛,跟慕翌晨走到一起了吗?

  池逸安不敢相信,但是眼前的这一幕,却又让他无比痛心。

  他快步走上前去,轻轻叫道:“小艾草!”

  艾浅浅猛然间回头,却意外地看到了池逸安的身影,她的小脸上满是惊诧的神色。

  艾浅浅连忙跑上前去,一把拉住池逸安的胳膊,笑着问道:“池逸安,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池逸安幽幽一笑,“晚上给你打电话没有人接,去你家看了一趟又没有人在,所以,我就试着过来公司这边看看你,才发现你在加班。喏,这是我给你卖的宵夜,趁热赶紧吃吧!”

  艾浅浅只觉得心中一暖,“谢谢你,池逸安。”

  池逸安抬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顶,温柔地说道:“跟我你还这么客气干嘛?”

  艾浅浅点点头,冲池逸安一笑:“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说完,艾浅浅就要从池逸安的手中接过宵夜。

  却不料手臂被人用力一扯,紧接着身子就跌入了一个霸道的怀抱之中,后脑勺则撞在了一个坚实的胸膛之上。

  “哎呀!”

  艾浅浅吃痛地揉揉自己的后脑勺,回眸望向慕翌晨,恨恨说道:“慕翌晨,你干嘛?”

  慕翌晨却不理会她愤怒的表情,也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将艾浅浅牢牢束缚在怀中,径自面向池逸安,优雅一笑:

  “池先生,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已经帮我的女朋友准备好了宵夜,现在,我要带她回家了!”

  说完之后,慕翌晨轻轻低下头,对艾浅浅温柔一笑,柔声说道:“亲爱的,咱们走吧!你再不下去的话,车里面的宵夜就要凉掉了!”

  艾浅浅当即傻了眼。

  慕翌晨……这家伙……就这样当着池逸安的面说她是他的女朋友,还称呼她为“亲爱的”!

  天哪!

  慕翌晨的手臂搂住艾浅浅的肩膀,带着她往外走去,却听到池逸安的低喝声:“等一下!”

  慕翌晨的身形定住,艾浅浅也连忙回转过身来。

  是得等一下,似乎好多事情都还没有说清楚呢!

  “小艾草,你……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女朋友了?”池逸安心中的痛楚迅速膨胀起来,就像是有一条毒蛇盘踞在那里,狠狠啃噬着他的心。

  “啊……这个……”艾浅浅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这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自己虽然没有答应慕翌晨要做他的女朋友,可是他一口一个“小懒猪”,一口一个“亲爱的老婆”,全都彰显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暧.昧情愫,让她无法拒绝。

  现在的她,真的算是慕翌晨的女朋友吗?

  艾浅浅自己也犹疑了。

  可是,一想到两个人之间那些甜蜜的、羞人的亲吻。艾浅浅又觉得有些肯定。

  如果她的心中没有接受他的话,她会那样接受他的亲吻吗?

  这时候,慕翌晨开口了。

  “池先生,怎么,我来接自己的女朋友回家,还需要接受你的质疑么?”

  空气开始冷凝,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汇,碰撞出凌厉而又强烈的火花。

  “小艾草,我要你亲口承认,我才能够相信。”

  池逸安将视线转回到了艾浅浅的身上,带着深深的疑惑和哀伤。

  艾浅浅不敢再去看池逸安的脸,她低下头,“这个……这个……”

  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

  一旦承认自己是慕翌晨的女朋友,那就意味着自己将要接受这段感情。

  可是,她还没有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她还不敢就这样去接受慕翌晨。

  慕翌晨却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告诉他,我是你的谁?”

  那样强势的语气,那样咄咄逼人的气势,让艾浅浅感觉到无法承受。

  再次抬眸,却对上池逸安那张哀伤的脸,还有那双充满幽怨的眸子。

  “你,真的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了?”

  一时间,艾浅浅心中排山倒海一般掀起阵阵的巨浪。

  昔日最要好的朋友,跟慕翌晨两个人这样针锋相对,这样的结果,不是她想要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抬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大声喊道:“够了,你们别逼我!”

  她无法给出答案。

  因为她不确定自己的心。

  她还是不敢去相信爱情啊!

  她落荒而逃,快步冲向电梯,艾浅浅胡乱的摁下开关按钮,想要躲开眼前这混乱的场景。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她的心中全乱了。

  电梯在一楼大厅打开,艾浅浅仓皇而逃。

  身后一双大手牢牢锁住了她的腰身,慕翌晨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上方响起。

  “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强迫你!”

  他的语气是那样轻柔,完全没有刚才那种咄咄逼人的气焰,而是带着深深的爱怜和抚慰。

  艾浅浅的眼泪落了下来,她的身子轻轻颤抖着,也因为刚刚的奔跑而气喘吁吁。

  “放开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但是慕翌晨却没有松开她,而是横打着将她抱起来,朝大厦外面的轿车走去。

  艾浅浅没有再挣扎,她只是突然间觉得有些累。

  所有的事情都来得太突然了,让她完全措手不及。

  慕翌晨将她轻轻放在柔软的座位上,轻轻哄着她说道:“我知道你累了,好好休息吧!”

  艾浅浅无力地闭上眼睛,躺在椅子上,眼泪汩汩落下来。

  车子缓缓向前行驶,像是怕吵醒了睡梦之中的人。

  终于,车子停下来,慕翌晨打开后门,轻轻将艾浅浅抱下车,走向别墅。

  他带她回家了,但是却不是她的小公寓,而是他的家。

  将她抱进房间之中,给她盖好宝贝,慕翌晨轻轻转身离开。

  艾浅浅却醒了过来,轻轻伸手,拉住了慕翌晨的胳膊。

  慕翌晨转身,看到艾浅浅的小脸上带着一丝隐忍的悲伤,那种黯然伤神的眼神,让慕翌晨不忍离去。

  艾浅浅深深凝住慕翌晨的双眼,在他那玄黑的眸中发现了自己的倒影。

  她轻轻问道:“慕翌晨,我……真的该相信你吗?”

  慕翌晨低头凝望着她,伸手,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眸中跳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

  但是艾浅浅眼中满是泪花,没有看到慕翌晨的眼神。

  “为什么不呢?”他的口气低沉,却藏着一丝深深的不安。

  艾浅浅睁开眼睛,定定望着他,幽幽说道:“因为我不敢相信。我小时候,妈妈就去世了,我寄居在舅舅家里面,后来,有个人将我从舅舅家接走,还答应我外婆要好好照顾我。他对我很好,很疼我,给我买新衣服、新鞋子,在我生病的时候还送我去医院。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喜欢他,也很信赖他,我以为他是我的哥哥,我以为我终于有了疼爱自己的家人。可是没有想到……”

  艾浅浅的眼泪落得更凶了,过去的那一段让她伤心难过的往事在她心中留下来永远都无法抹平的伤疤,一想起来,心就痛得无法呼吸。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忘掉,但是,现在看来,还是忘不掉啊!

  慕翌晨的手有些颤抖,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声音有些哽咽。

  “浅浅,不要再说了!”

  艾浅浅深吸一口气,垂下眸子,睫毛上面全都是晶灿的泪珠。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在他的心中,我根本就一枚棋子,用完之后就会丢掉的棋子!你不知道,那种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感觉是多么痛苦。那一刻,我的心真的好痛。我真的好恨他!我宁愿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他!”

  艾浅浅的眼泪让慕翌晨感到有些窒息,心中阵阵抽痛,就像是在被人一刀一刀凌迟。

  慕翌晨将艾浅浅搂在怀中,狠狠搂住,像是要将她融进自己的身体中一般。

  “浅浅,别说了,求你不要再说了。”

  艾浅浅静静流着泪,低声哽咽道:

  “原本,我以为爱情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可是,事实告诉我,我错了。我妈妈等了我爸爸一辈子,但是我爸爸却跟别的女人结了婚。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应该相信爱情,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相信你。”

  慕翌晨的手抚摸着她的后背,像是要安抚她那不安的心。

  艾浅浅依旧在喃喃低语着:“慕翌晨,你说,你对我一见钟情;你说,你爱我。现在,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似乎,也已经爱上你了。可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相信你。我真的,可以将自己的心交托给你吗?”

  慕翌晨的心被狠狠拧紧,生疼生疼。

  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原来,他竟然将她的心伤到了这么深的程度,深到让他自己都要感到窒息。

  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轻轻抬起头来,慕翌晨深深凝住艾浅浅的眼睛,捧起她的小脸,额头抵住她的额头,幽幽说道:“对不起!那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再也不会了!”

  艾浅浅的嘴角噙着笑意,凄凄说道:“你又不是他,你干嘛要说对不起?”

  慕翌晨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那份痛楚和纠结,他低下头,深深吻上她的唇,带着无限的怜惜、宠溺和爱抚。

  “浅浅,我爱你,真的爱你。请你相信我!”

  他的吻,是那样温暖,让她的心,慢慢复苏。

  慕翌晨,我可以相信你吗?

  如果你爱我的话,那么,就请你带着我走向天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