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110章
  雾色正浓,将太阳的光芒掩去。在这样阴惨惨的雾霭之中,仿佛一切都失去了原有的光彩,显得萧条而又惨淡。

  一袭白衣的沈弥迦站在窗前,遥遥望着窗外那一片昏暗而又让人倍感压抑的雾色,脸上的神色平静而又淡漠。

  这已经是他回到家的第三天了。

  三天,他真的很乖很听话。

  白天或者看书补习功课,或者陪爷爷下棋娱乐一下,或者……躺在床上睡觉。

  可是,心情却是万分的低落。

  那张如出水芙蓉般娇羞明艳的小脸,被他抛诸脑后。他品尽全力让自己不再去想她,不想再增加自己心中的那份疼痛。

  打开CD,里面正在播放着伤感的音乐,那是周董的《开不了口》——

  才离开没多久就开始

  担心今天的你过得好不好

  整个画面是你

  想你想的睡不着

  嘴嘟嘟那可爱的模样

  还有在你身上香香的味道

  我的快乐是你

  想你想的都会笑

  没有你在我有多难熬(没有你在我有多难熬多烦恼)

  没有你烦我有多烦恼(没有你烦我有多烦恼多难熬)

  穿过云层我试着努力向你奔跑

  爱才送到你却已在别人怀抱

  就是开不了口让她知道

  我一定会呵护着你也逗你笑

  你对我有多重要我后悔没让你知道

  安静的听你撒娇看你睡着一直到老

  …………

  沈弥迦用力摁下开关键,将音乐关掉。心中开始隐隐作痛。

  闭上眼睛倒在床上,整个人摆成一个“大”字,心中是那般的空虚无力。

  都说爱情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事情,可为什么他体验到的全都是痛苦的感觉?

  艾浅浅……艾浅浅……

  她身上那斑驳的吻痕,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那是赤.裸.裸的宣战,就好像在告诉他,那个人赢了。

  她始终拒绝他的靠近,却一夜未归,让那个人在她的身上留下那种印记。

  她,真的是一点都不在乎他吧!

  沈弥迦苦笑一声,翻了个身,却不小心压到了自己受伤的手臂。

  微微有些吃痛,沈弥迦坐起身来,看了看手臂上的伤口。

  伤口已经开始慢慢痊愈了,沈弥迦望着那条伤疤,忽然间想起了受伤的那个夜晚。

  他想起灯火阑珊处,她那张关切的小脸,还有那声惊呼,还有她给他煮面吃的情景。

  心中又是一悸,沈弥迦呼啦一下坐起来。

  不行,他不想就这样在家里面继续躲着独自舔舐伤口,他还是想要见她!

  刚刚冲出卧室大门,却看到沈老爷子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弥迦,你睡醒了?来来来,过来陪爷爷下棋。”

  …………

  紫檀木的围棋盘古色古香,厚重而富有质感。而上面那横竖十九条平行线像是交织而成的天罗地网,密密麻麻,将上面所有的星子全都紧紧束缚住。

  沈弥迦的心中有些烦乱,他的白棋很快被对方切断、封锁、最终吃掉一大片。

  沈老爷子望着沈弥迦,幽幽说道:“弥迦啊,你的气……乱了。”

  沈弥迦抬起头来,对上沈老爷子那张似笑非笑的面庞,不禁垂首,将手中的白棋赌气般扔在棋盘上,“爷爷,我不玩了!”

  沈老爷子一笑,“呦呦呦,瞧瞧,我的乖孙儿学会跟爷爷使小性儿了!有什么烦心事,跟爷爷说说!或许爷爷能帮你呢!”

  沈弥迦摇摇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谁都帮不了我!”

  沈老爷子慢慢收拾着残局,笑着说道:“那不见得吧!你不说,怎么知道爷爷帮不上你的忙?”

  忽然间,沈弥迦眼前一亮,他连忙说道:“爷爷你等我一会儿,我给您看一样东西!”

  说罢,沈弥迦就从口袋中摸出一张照片。

  “爷爷,你可知道,这张照片上的女人是谁?”

  照片在他身上已经藏了好几天了,原本他是想要去问艾浅浅的,但是上次震惊之中他负气而走,根本就将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沈弥迦犹疑地将照片递了过去,他希望爷爷能够给他答案。

  沈老爷子接过照片定睛一看,眸中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阴沉,抬眸凝上沈弥迦的脸,他定定问道:

  “这张照片,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沈弥迦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爷爷,上次我不是被爸爸罚到书房思过嘛。后来我不小心弄翻了一个旧书架,上面的书散落了一地。这张照片就是从一本书里面掉出来的。爷爷,照片上的女人,是谁?”

  沈老爷子不置可否,“这张照片,你有没有拿给你爸妈看?”

  沈弥迦摇摇头,“还没有。”

  沈老爷子忽然点点头笑了,两只手捏住照片的两侧,然后只听“嗤啦”一声……

  “爷爷,你干嘛——”

  沈弥迦大叫一声,想要上前去夺回照片,但是却已经晚了。

  照片却早已经在沈老爷子的手中化成了碎片。

  沈弥迦有些不解,却听到沈老爷子幽幽说道:“弥迦啊,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的照片,根本就不应该在咱们家出现。忘了照片的事情吧!”

  说罢,沈老爷子站起身来,朝外面走去。

  沈弥迦盯着地上的碎屑,眸中满是不解和伤痛的神色。

  无关紧要的人吗?

  可是那个女人,跟艾浅浅却是那样的相像。

  世界上,真的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吗?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爷爷刚刚撕碎的不是一张照片,而是……一段很隐秘的过去。

  ………………

  艾浅浅拿着铅笔画着设计图,苏玫轻轻凑到她的身边,那手肘推了推艾浅浅的胳膊。

  “喂,浅浅,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成了咱们公司里面头号新闻的女主角?”苏玫一脸神秘的笑着。

  “什么头号新闻?”艾浅浅有些纳闷。

  “你呀,真的是迟钝呦。现在呀,公司里面的人都知道你跟杰森大摄影师交情匪浅、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而且杰森呢,不就是为了追寻真爱才到咱们公司来的吗?说说看,昨天你答应他的求婚了没有?”

  “啊?求婚?”艾浅浅有些头痛,“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苏玫你从哪里听到这些乱七八糟子虚乌有的传闻?”

  苏玫撇撇小嘴,坏笑道:“浅浅,你就招了吧!说,那条手链……是不是杰森送你的礼物呢?还有,昨天晚上下班后,他送你会的家。你们两个人多年未见然后好不容易再度重逢,自然是郎情妾意然后干柴烈火……”

  艾浅浅拿起铅笔在苏玫的头顶敲了一下,羞恼地说道:“苏玫你别乱讲啊!我跟他真的只是好朋友。”

  苏玫不可置信地望着她,“真的只是这样?”

  艾浅浅点点头。

  “真的?”

  “真的。”

  苏玫呼啦一下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这样。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了?”艾浅浅不解。

  苏玫眨眨眼睛,笑道:“要不然的话,我可是怕你会吃醋伤心啊。你可不知道,咱们公司刚刚请来的那个叫做的模特,简直是太那个了,杰森给她拍广告宣传照的时候,她总是那样搔首弄姿摆出一副撩人的姿势,想要勾.引杰森……”

  艾浅浅扑哧一下乐了。

  “苏玫,瞧你说得,既然是要拍广告,那就一定要拍出最动人的画面喽。”

  苏玫连忙摆摆手,“这可不是我乱讲,广告部的助理都看到了,那个看杰森的眼神都放电!大家还都在纳闷为什么你竟然能忍住不发作,原来……你们真的只是好朋友啊!”

  艾浅浅又好气又好笑的点点苏玫的额头,“你呀,赶紧画你的设计图吧!”

  苏玫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艾浅浅想了想苏玫刚刚说的那一番话,不由得又是一笑。

  只是一想到,池逸安的身边很快就会有别的女孩子出现并别陪着他,心中却依然有一点点的酸涩。

  也许,这就是人的自私心理在作祟吧!

  以后池逸安若是有了女朋友的话,估计他们两个人之间就会疏远很多了。

  不过,若是池逸安真的有了女朋友,她会为他祝福的!

  ………………

  蟋蟀的叫声传来,那是短信的提示音。艾浅浅赶忙打开手机,是一条短信。

  慕翌晨发过来的。

  “小懒猪,在做什么?”

  艾浅浅想起早上起床时那暧昧无比的一幕,还有慕翌晨的那句“谋杀亲夫”,脸上顿时一红。

  手指飞快的摁下按键,回复到——

  “我在工作。还有,不许叫我小懒猪!”

  摁下发送键,将短信发出去,艾浅浅只觉得心中充满了丝丝的甜蜜。

  很快,他的短信又发送回来——

  “亲爱的老婆,你有没有想我?”

  艾浅浅惊得手指一颤,差点将手机扔到地下。

  什么?亲爱的老婆?

  他怎么可以这样称呼她?

  这个家伙,真的很无赖!

  艾浅浅脑子里面浮现出慕翌晨那张坏笑的脸。

  心中不由得气哼哼的,她皱着眉头,再次回复短信给他——

  “别乱叫,谁是你老婆?”

  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心中却变得柔软无比,就好像是被一团温柔的羽毛轻轻裹起来,飘飞到了半空中,旋转着起舞。

  短信又飞快地传回来——

  “老婆,我想你了!”

  艾浅浅再次无语。

  这个人的脸皮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厚啊!

  “你的脸皮真厚,可以和长城的城墙相媲美了!”

  艾浅浅将短信回复过去,心想着慕翌晨看到这条短信一定会气得脸都绿了。

  脑子里面想象着慕翌晨凝眉跳脚的模样,自己却情不自禁地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引得苏玫又是一阵侧目。

  艾浅浅连忙低下头,将手机塞进包中,心想自己怎么又被这个家伙给影响了呢!

  可是,他的那一句“老婆”,她却真的一点都不反感。

  老婆……老公……

  那样亲昵的称呼!

  艾浅浅脸上又是一阵燥热。

  这一回,慕翌晨没有再发送短信过来,艾浅浅一直在等待着蟋蟀的叫声再度响起,可是却没有。

  心中有些疑惑。

  他怎么不回复她了呢?

  还是说,他生气了?

  他会生气吗?

  艾浅浅心中暗暗忖度着,不会呀!那个家伙脸皮真的很厚,从来都是只有他惹得她火冒三丈的份,他又怎么可能因为她的这句开玩笑的话而生气呢?

  也许,是开始忙工作了吧!

  或许,他也有一个跟她们的主管一样严厉的上司。

  忽然间,艾浅浅才惊觉到,她竟然对慕翌晨一无所知!

  脑子里面飞快的给慕翌晨量身定做了一份详单——

  姓名:慕翌晨

  性别:男

  籍贯:不详

  出生年月:不详

  政治面貌:不详

  兴趣爱好:不详

  …………………………

  艾浅浅头大了。

  她对他的了解,真的是少之又少。

  忽然间想起许亦航曾经说的要介绍一个好朋友给她认识的那件事情,而后又被苏烟阿姨和亦航哥设计着跟慕翌晨去相亲,再后来就是前几天在酒吧里面被亦航哥设计着跟慕翌晨当着众人的面亲吻……

  忽然间,艾浅浅全都想明白了。

  慕翌晨,应该就是亦航哥之前说的那个人,可是在酒会上他们却没有能够见到面,所以亦航哥又不甘心地设计了异常又一场的相遇事件。

  艾浅浅现在完全可以肯定,那天在酒吧中,亦航哥绝对是在扑克牌上动手脚了,不然的话,绝对不会那么巧,第一次就抽中她,而且紧接着选中的她必须要亲吻的对象就是慕翌晨!

  艾浅浅终于大彻大悟了,之后恨得咬牙切齿!

  许亦航,亏我一直将你当哥哥,你竟然这样设计我!

  但是,紧接着又想到了慕翌晨,心中却又顿时矛盾起来。

  要不是亦航哥的设计,也许她跟慕翌晨之间的关系就不会这么迅速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恼他还是该感谢他。

  不过,一想到慕翌晨,艾浅浅就感觉到心中的思绪复杂而又甜蜜。

  “艾浅浅……”

  凌厉的声音在办公室中回响着,但是艾浅浅却充耳未闻。

  “艾浅浅!”

  声音的分贝陡然提高,艾浅浅连忙反射性地站起身来,循声望去,却看到了主管那张阴鸷的晚娘面孔。

  “主管……”

  “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

  艾浅浅惊得张大嘴巴,不会吧!

  暴风骤雨又要来临了,这是这一回怎么是她?她做错什么了吗?

  惴惴不安地来到办公室里面,艾浅浅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主管的臭脾气,办公室的所有人都领教过,现在,主管将她一个人单独叫到办公室里面,后果很严重。

  果然,主管开始训斥她,艾浅浅刚开始有点糊涂,但是后来逐渐明白了,是关于她跟杰森的传闻,让主管感到很不满意。

  “艾浅浅,咱们设计部是整个公司中清誉最佳的部门,但是短短一天,你却让我在众部门主管面前丢尽了脸。大家见到我,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关于你跟那个杰森之间的事情。真的是乱了套了。你说说,这件事情你是不是该跟我解释清楚呢?”

  艾浅浅郑重解释道:“主管,我想,这是个误会。我跟杰森,只是好朋友!仅此而已。”

  “真的?”主管皱着眉头,似乎不相信她的话。

  艾浅浅迎着那怀疑的眸光,再次重申道:“真的只是朋友。”

  主管盯着艾浅浅的脸,沉默了片刻,正色道:“看在你平日表现不错的份上,这次暂且不再追究了。但是,艾浅浅,昨天你的设计图似乎没有完工呢!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完成,明天一早将成稿交给我!”

  ………………

  夜已经深了,艾浅浅办公桌上的灯还亮着。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将设计图赶出来,否则的话,明天又要面对主管的冷脸了。

  这一次她要设计的是一枚婚戒,但是昨天的她却丝毫没有办法进入状态。

  而现在,夜深人静,她的灵感却如同泉水一般喷涌而出,铅笔在绘图纸上勾勒出优美的轮廓。

  终于完工,艾浅浅打了个呵欠,瞌睡虫再度袭来。

  脑子里面有些发懵,她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两条腿早已经麻木了,一个踉跄,她的身形眼看着就要倒下,却被一双大手牢牢揽住。

  艾浅浅惊诧回眸,却在这幽暗的夜色中,看到了慕翌晨的那张温柔的笑脸。

  “老婆,我来接你下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