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95章
  清澈的池水中波光荡漾着,慕翌晨的身子在水中起起伏伏。

  “老兄,你搞什么名堂?难不成受什么刺激了?”季风飏将透明的水晶高脚杯高高举起,无比优雅地呷了一口红酒,说道,“该不会是,从浅浅小妹妹那里受到什么刺激了吧!”

  水中,慕翌晨的动作瞬间僵滞了一下,但是很快又继续游动起来。

  季风飏不疾不徐地调侃着他,慕翌晨只是静静地听着。

  “我说卓也……”季风飏挑挑眉,终于开口叫道他的名字,“你……”

  “你还是叫我慕翌晨吧!”慕翌晨从水中钻出来,打断季风飏的话,然后上岸坐在了季风飏身边。

  季风飏不满地撇撇嘴,“叫了这么多年的凌卓也,已经习惯了。”

  慕翌晨的眸光幽幽,“你知道,以前的凌卓也……已经死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季风飏的脸上顿时也路出一抹黯沉。

  七年前,也就是在凌天祺跟林洛离婚之后不久,凌天祺根本就无心打理公司事宜,凌氏企业开始走下坡路,很快,公司被他人收购。之后不久,凌天祺死于一场意外的车祸,凌卓也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没了踪影。

  半年以后,凌卓也主动联系上了他,但是那个时侯凌卓也已经身在法国,而且改名叫做慕翌晨。

  “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别这样折磨自己了。”

  慕翌晨甩甩头,将发丝上的水珠甩去,英挺的面庞上带着一抹冷翳之色。

  车祸的那天,他也在车里。

  那是一个沉闷的傍晚,夕阳即将落山,晚霞是那样的炽烈,火热,红得有些不太正常,就像是殷红的鲜血一般妖娆。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那般灼烧而又热情似火的晚霞,那一幕,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中。只是却不知道,这诡异耀眼的晚霞,却昭示着即将有不平常的事情发生。

  他还记得,坐在车里面,父亲当时的神情,是那样落寞和绝望。

  那原本温文尔雅的面庞变得憔悴不堪,颧骨早已经凸显,双颊凹陷下去,带着无限的悲凉。

  他知道,因为母亲的离去,父亲承受的打击真的是太大了。

  再加上公司也被人收购了,现在的凌天祺,真的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

  看到父亲变成这副颓废的样子,他只觉得心痛无比。

  心中,对赫连誉的憎恨也就更多了几分。与此同时,连带着开始憎恨他的母亲林洛。

  他不明白,那个赫连誉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竟然让他的母亲宁愿抛夫弃子也要到那个赫连誉的身边去。

  坐在车里面,凌天祺将一杯酒灌进自己的喉咙,然后自嘲的笑笑。

  “卓也,看到爸爸现在这副样子,你是不是感觉到很失望?”

  “爸,您不要这么说!”他感到痛心无比,“我希望您能早点好起来。”

  “卓也,没用的。我心里难受……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我始终在担心这一天的到来。十八年了,我以为她会被我感动,我以为她会对我有所依恋,可是……她还是离开了我。”凌天祺有些哽咽。

  “爸,别这样……我不会离开您,我一辈子都守在您的身边陪着您!”他劝慰道。

  “卓也,你是个好孩子,爸爸谢谢你。”凌天祺深吸一口气,够了勾唇。

  “爸……”

  “爸爸之前做错了很多事,可是无论爸爸做错了什么,那都是因为爱。我爱你的妈妈,我也爱你。”凌天祺垂眸,似乎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可是,她却不明白……”

  “爸……”

  “卓也,原谅爸爸吧!无论爸爸做错了什么,都请你原谅,原谅爸爸!”凌天祺突然变得激动起来,转身将凌卓也紧紧搂在怀中,身子有些颤抖。

  “爸,我不懂您的意思。您究竟想说什么啊!你要我原谅你什么?”他感到惊愕,因为凌天祺的眼泪落在了他的脸上,灼痛了他的心。

  “卓也,你真的想跟爸爸在一起?爸爸去哪里,你都愿意跟着?”

  “爸,你去哪里我都陪着你!”他的口气坚定。

  “好儿子,爸爸谢谢你!”凌天祺松开了凌卓,深吸一口气,对着凌卓也一笑,笑容中带着深深的绝望。

  凌卓也只觉得父亲的笑容中有着太多他看不懂的东西,还有一抹他抓不到的虚无。

  突然,凌天祺将车子发动,然迅速冲到了马路上,凌卓也还未反应过来,却看到前方一辆重型的卡车急速驶来。

  “爸,你干嘛……”

  凌天祺突然大笑起来,“林洛,你会后悔的……”

  “砰……”

  就像是巨大的烟花在瞬间爆炸,那一刻,他只感觉到头上一片眩晕,天地都颠覆了。

  在陷入死寂的昏迷前,他最后听到的声音,是凌天祺的低语——

  “卓也,爸爸对不起你,请你原谅爸爸!”

  …………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

  凌天祺的丧礼早已经结束。

  凌卓也只觉得心痛到无法呼吸,全身都似乎已经麻木了。

  所有的记忆在脑中盘旋着,叫嚣着,让他如临深渊。

  他的父亲……竟然……想要带他一起去死!

  可是,最终,他还是侥幸存活了下来。

  那一刻,他忽然想笑像发生大笑,但是却发不出声音,只有泪水滚滚落下。

  长大以后,他几乎再也没有哭过,可是这一次,他却止不住自己的眼泪。

  忽然间,他的手,被一双粗糙而又温厚的大手紧紧握住。

  是爷爷。

  慈爱的眸光带着浊泪定定凝望着他,让他感觉到自己不是孤单的。

  “卓也啊,你能逃过这一劫,闯过鬼门关,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以后,你的每一天都是崭新的一天,每天早晨都会沐浴着新的晨曦。你就改名字叫做慕翌晨吧!等你的伤好了以后,爷爷就带你离开这里,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

  慕翌晨从回忆中收回神来。他知道,他的名字里面,包含着爷爷对他的期冀。

  可是,曾经那段不堪回首的伤痛往事却也成了他的梦魇,挥之不去。

  慕翌晨深吸一口气,幽幽说道:“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