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91章
  “你以为……我送你回来,为的就是这个?”

  慕翌晨长眉高高挑起,眸中渐渐蒙上一层阴霾之色,他迈开修长的退朝艾浅浅走去。

  艾浅浅看着他那张慢慢靠近的俊脸,心中有些惊慌:“那你究竟想怎样才满意?”

  她似乎读到了一种危险的信息。

  他那双黑色的眸子就像是波汤汹涌的大海,那种逼人的气焰几乎要让她窒息。不是说昨晚上什么都发生了吗,为什么她看到他这样的眼神还会如此紧张?

  慕翌晨步步逼近,艾浅浅不由得向后退着,直到,后背贴在了墙壁上,无路可退。

  那张小脸因为艳若桃李,美得炫目,亮晶晶的眸子里面带着惶恐的神色,而那微启的樱唇泛着诱人的光泽,碎花雪纺的连衣裙将她曼妙的身子衬托的恰到好处。

  慕翌晨幽幽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脸上,轻轻抬手,勾起她的下巴,眸中满是挑逗的意味。

  他就是想要这样调.戏她,看她惊慌失措而又恼羞成怒的模样!这样,才有趣!

  “昨天晚上的滋味很是让人怀恋啊!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尝再尝!”

  艾浅浅愣了一下,顿时明白过来。

  “慕翌晨,你这个无赖!”

  她气得咬牙切齿,所有愤怒和不满全都在一瞬间爆发,她握紧拳头,开始向他开打。

  果然是风流成性的花花公子!烂桃花!烂到极点的桃花!

  下三滥!贱.男!

  慕翌晨早就料到艾浅浅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他悠然一笑,四两拨千斤地避开了她挥来的拳头。

  艾浅浅拳脚并用,而慕翌晨却只是轻轻闪躲着防守,却并没有对她出手。

  就像是在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他好整以暇地逗弄着她。

  她节节逼近,可是几次出手都被他轻易避开。

  她引以为傲的防护本领在他的面前却如同花拳绣腿一般,根本派不上用场。

  他优雅的闪躲,轻巧的避让,都是那样恰到好处,这让她的愤怒无以复加。

  从来都没有被人这样戏弄过!

  也从来都没有这么狼狈过!

  她羞恼不已,一个旋踢,被慕翌晨躲开,她的脚踢到了茶几上的青花瓷,那瓷瓶倏地一下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哗啦一声摔个粉碎。

  艾浅浅怔了一下。

  看到心爱的青花瓷被打碎了,她怒气升腾得更高,将所有的帐都赖到了慕翌晨的头上。

  “慕翌晨,你赔我!”艾浅浅怒吼一声,又向慕翌晨冲去。

  慕翌晨无奈的低笑着,摇了摇头。

  几个回合下来,这小丫头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难道还没有学乖?

  一个反手扣住了艾浅浅挥来的拳头,制住了她那来势凶猛的攻击。

  艾浅浅大怒,纵身回踢,却不料被慕翌晨用力一拉,她的身子顿时因为失去平衡而向地面倒去。

  “啊……”

  艾浅浅惊呼声还未完全出口,慕翌晨却早已经伸出手臂紧紧箍住了她的纤腰,将她带回自己的怀中。

  璀璨的眸子深深凝望着她,慕翌晨的嘴角扬起一抹诡谲的微笑。

  “小丫头,打了这么长时间,你都不累吗?”

  “要你管!”

  艾浅浅羞恼地推开他,可是他的胳膊却是那样坚实有力,让她无法挣脱。

  她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可是他还能那样神态自若!

  更该死的是,他为什么总能保持这样的笑容?

  可是自己的心,却又是那样慌乱!

  慕翌晨看着惊喘未定的艾浅浅,笑道:“现在,胜负已分,小丫头,你,该认输了吧!”

  艾浅浅甩甩头,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他。

  慕翌晨见状,眸中闪过一道促狭的光芒,身子一个翻转,将艾浅浅带到了沙发上,在她还没有来及反映前,将她重重压倒在沙发上。

  艾浅浅大惊失色。

  她感觉到强压在身上的那份重量,可是双臂被他紧紧锁住动弹不得。两个人的身子就这样紧密贴合在一起,这种突如其来的亲密让她感到无所适从。

  柔软的女性曲线起伏密切贴合着他的强健坚硬,他身上特有的那种男性气息将她团团包裹起来。

  这样的亲近,这样暧.昧的姿势……就仿佛一股看不见的电流在他们两个人之间飞速的流窜,噼里啪啦掀起串串火花。

  “你……”

  慕翌晨低头凝望着她,红润的小脸上带着柔和的光泽,而那双灵动闪亮的眸子里面也凝满了亮晶晶的光芒,小巧的鼻子轻轻喘息着,而那嫣红的唇瓣微微开启,就像是两瓣柔美的花瓣,在引.诱着他去品尝。

  昨晚那旖旎香艳的一幕,和眼前这一幕叠加在一起,引得他开始心猿意马。

  艾浅浅突然发现,慕翌晨的眼睛正盯着她的唇瓣,而他的脸正慢慢向她靠近。心,顿时一惊。

  “不,不要!”

  她大声喊道,像是在努力抗拒这种令人眩晕的感觉。

  慕翌晨挑眉,眸中闪过一道摄人的光芒,呵气如兰,幽幽问道:“不要?不要什么?”

  艾浅浅不禁羞恼万分,“我才不要你吻我!烂桃花!”

  烂桃花!

  第一次有人这样称呼他,而且还是她!

  慕翌晨笑了,唇角的弧线是那样邪肆。

  “烂桃花?很有趣的称呼!你以为,我要吻你?”

  难道不是吗?

  突然间明白,原来眼前的这个人又在戏弄她。

  艾浅浅窘得小脸涨红。

  他刚刚明明就是想要吻她,可是现在却装作没事人一般,仿佛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顿时怒火又充溢头顶。

  “你快放开我!”她恨恨说道,“你这个花心大萝卜、大变.态、大色.狼!”

  花心大萝卜?

  大变.态?

  大色.狼?

  这就是她对他的看法吗?

  慕翌晨笑得邪恶。

  “丫头,别忘了,昨天晚上是谁霸王硬上弓的!所以,‘色.狼’这个称呼,我可是受之有愧啊!”

  艾浅浅顿时僵住。

  昨天晚上的事情,似乎已经成为了她致命的弱点,被他牢牢捏在手中。

  这种被人逮住小辫子的感觉真的太悲催了!

  “用不着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

  可恶的烂男人,总是这样揭她伤疤!

  看着她眸中的神色顿时变得黯淡下去,慕翌晨勾勾唇,“不过,既然你都这样以为了,那么我也不介意做一次色.狼!”

  艾浅浅再次被他的话惊住。

  下一秒,她的思想在瞬间定格。

  慕翌晨的吻早已经落在了她的唇瓣上,辗转缠绵,灵活的舌霸道地侵入她的檀口之中,掠夺勒索着,却又带着极致的缠绵和温柔,激情之下的温柔让她血液急速沸腾起来。

  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推开他,可是手臂被他禁锢着,她用不上力气,只好扭动着身子反抗。但是她的扭动却化成了诱人的挑.逗,,令慕翌晨身体里面翻涌的欲潮更加澎湃。

  他的唇舌越来越霸道,仿佛想要将她淹没。

  柔软的沙发承受着两个人的重量,深深塌陷下去,身上灼烧的温度和身下的柔软让艾浅浅感到有些迷茫,而她的思绪在他狂热的吻中早已经凌乱、迷惑、彷徨,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只能任由他轻薄厮磨。

  欲.望伴随着那个吻逐渐加深,此时此刻,她就在他怀中,那丰满的胸部亲密贴合着他解结实的胸膛,他想要疯狂地占有她。

  她,是他的!不属于别人,只能属于他!

  可是他却明白,时机尚未成熟,所以必须要克制,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几乎快要把他逼疯。

  尽管不情愿,尽管舍不得,但是他还是放开了她。

  艾浅浅双颊潮红,气喘吁吁地睁开眼睛,当视线落进慕翌晨那双深邃而又带着深浓欲.望的眼眸中时,原本恍惚迷茫的头脑顿时清醒过来,顿时变得愤怒。

  “你无耻!你怎么可以又吻我?”

  那种杀气腾腾的目光就像是想要将他碎尸万段一般。

  慕翌晨轻笑着凝着她的眸子,丝毫不畏惧她的犀利目光,“可是,某人刚刚……似乎也很陶醉!”

  艾浅浅顿时羞赧得想要撞墙。

  慕翌晨低下头,缓缓覆唇到她的耳边,轻轻吻了吻她的耳垂,那种酥麻的感觉惹得她轻颤不已。

  温热的气息将他低沉邪魅的话语送进她的耳中——

  “小丫头,我跟你打个赌。三个月之内,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