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魅总裁:乖乖跟我回家 > 第89章
  慕翌晨看着眼前的她,一副痴痴傻傻小呆瓜般的表情,心情顿时变得非常愉悦,他不由得笑了,眼底满是得意的神情。

  原来,这样子逗她,真的很有趣!

  昨天晚上,天知道他忍得有多难受。明明她就在身边,但是却是那样可望而不可即。

  曾经冲动之下犯过的错误,让她远离了他。

  现在,他回来了。

  他要让一切都重新开始,所以,他不能着急,他要她一步一步心甘情愿慢慢回到他的身边。

  七年前就已经认定了她,所以,无论怎样,他都不会那么轻易放手。

  昨晚,他就那样轻轻拥着她,将她圈在自己的怀中。

  虽然她开始的时候似乎很不习惯别人这样的拥抱,所以有些挣扎抗拒,但是后来,却渐渐习惯了他的存在,不再试图挣脱。

  看着依偎在他怀中小猫一样熟睡的她,他全然没有了睡意。

  昨晚,他还真的充当了一回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只是早上起床,看到她那副惊弓之鸟般的神态,他就忍不住想要逗弄她一番。

  于是,他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加到了她的头上。

  莫须有吗?

  慕翌晨想笑,胸前的抓痕和肩膀上的咬痕,真真都是她的杰作!

  所以,这不算是栽赃嫁祸吧!

  只是现在,看着她紧裹着蚕丝被一脸懵懂而又羞赧的模样,那粉嫩的面颊娇羞似霞,那刻意躲避他的眼神,那雪白的肌肤,光洁的香肩,优美的锁骨,都暴露在空气之中,带着十足的魅.惑。

  天,这一大早晨起来就这么折腾,他真的有些受不了。

  这时候,艾浅浅突然开口道:“你……可不可以先转过身去?”

  慕翌晨一怔,她要干什么?

  长眉微挑,眸子凝向她,带着疑惑不解之色。

  艾浅浅脸上绯红一片,小声嗫嚅道:“那个……我想先穿上衣服!”

  慕翌晨看着她的头垂得越来越低,不由得暗暗发笑。

  现在的她,是完全清醒着的,而不似昨晚那般迷糊,所以,她终于知道害羞了……

  慕翌晨开口道:“该看的不该看的我昨晚已经全都看到了,所以……”

  艾浅浅猛地抬起头来打断他的话,愤恨说道:“要你转过去就转过去!不许回头!”

  慕翌晨知道,小猫要发威了!

  于是勾勾唇笑笑,悠闲地转身。

  三下五除二,艾浅浅飞快地将散落在地毯上的衣服拾起来,一件一件穿好。

  尽管手还有些发抖,但是这样子,心理面感觉踏实了许多,那样赤.裸.裸地面对他,她始终感觉自己底气不足。

  慌乱地扣着扣子,她低头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吻痕,脑子里面顿时又像爆炸了一般。

  忽然发现衬衣领口处少了一颗纽扣,根本遮挡不住胸前那粉色的吻痕,艾浅浅窘得想哭。

  昨晚上……昨晚上……

  悔不该当初啊……

  她干嘛要陪着他喝酒啊,现在倒好……

  惹出祸端了吧!

  这样子,让她怎么出门?

  “衣服坏掉了吧!”

  低沉而又质感的嗓音响在耳际,艾浅浅抬眸,却看到慕翌晨穿着睡袍来到她的身边。

  睡袍的领口开得很大,那精壮而又宽厚的胸膛带着性感的而腰带就那样被他随意绑了一下,带着极致的慵懒。

  他修长的手指伸向前,轻轻捏住她的领口,低声笑道:“昨晚上也不知道是哪个笨丫头,借着酒意撒酒疯,毛毛躁躁将自己的衣服扯坏了!力气还蛮大的嘛!”

  艾浅浅只觉得呼吸一窒。

  他,在嘲笑她!嘲笑她昨晚酒后失态!

  眉头锁紧,小脸顿时变得拧巴起来。

  她也不愿意这样啊,可是……事情似乎已经无可挽回。

  艾浅浅突然觉得很委屈,委屈得不得了。

  仅仅一个晚上,可是她的世界却好像被颠覆了,让她手足无措。

  小嘴一撇,豆大的泪珠顿时从面颊上滚落下来,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那份慌乱、无助和恐惧,终于哭了出来。

  “你也是坏人!你跟他一样都是坏人!都只会欺负我!”

  慕翌晨怔住。

  这丫头,她口中所说的那个他……还是指他么?

  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小身子都开始轻轻颤抖起来,心底忽的变得异常柔软,他将她紧紧拥入怀中,柔声安慰道:“浅浅乖,不要哭了,哭成兔子眼就不漂亮了!”

  艾浅浅不管不顾地哭着,眼泪全都漫在了他的胸前,从那一道道的抓痕上滑落,让慕翌晨感觉到有些灼痛。

  “坏蛋……大坏蛋……”艾浅浅委屈至极,拳头捶着他的胸膛,一下一下,敲击着他的心脏。

  慕翌晨哭笑不得地应承着:“好好好,我是坏蛋,行了吧!别哭了啊!”

  艾浅浅还继续大哭。

  慕翌晨恐吓道:“还哭?再哭的话,我就要吻你了!”

  艾浅浅吓得连忙从他的怀中钻出来,退后两步。

  “你……”

  她想要愤怒地指责,却在看到他戏谑的笑容之后,脑子里面有些慌乱。

  她刚刚……在做什么?

  竟然依偎在他的怀中哭?

  难道她丢脸丢得还不够吗?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失序了!

  …………

  沈弥迦一夜没睡。

  他坐在沙发上,抱着那只维尼小熊,眼睛里面布满血丝,脸上挂着疲惫的倦容。

  她竟然一晚上都不回来,究竟去了哪里?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来,沈弥迦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飞快地打开.房门。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看到来人,原本欣喜的神情顿时隐去,骤然间变得阴沉。

  门外,黑压压站着一群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

  沈弥迦第一反应就是关门,但是,却已经晚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