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体尊 > 第两百四十七章 浪得虚名

第两百四十七章 浪得虚名

  罡州,罡真门。

  两百多年前,突然的神秘高手让罡真门重创,两名太上长老重创,不得不闭死关,罡真门失去了两位强大的依靠,让罡真门的实力沉入谷底,七大门派,都有着自己坐镇高手,罡真门也不例外。

  那一战之后,让罡真门宗主伏罡子内心苦笑的是,那人的突然到来,竟然是为一个人报仇,而那个人,罡真门追杀了许久,但是并没有找到过他,不但如此,还招惹了如此强敌。

  此时,罡真门依旧如常,天时地利让罡真门蒸蒸日上,虽然两位太上长老重创,但是也并没有让慕名而来拜师的青年弟子减少。

  在罡真门的深处,宗主伏罡子在静静的闭关着,那一战同样让伏罡子重创,几乎魂飞魄散,好在罡真门有着高阶灵丹让伏罡子免除魂飞魄散的下场,但伤及罡婴,这些年来都在闭关之中,并不插手罡真门宗内之事。

  事隔两百余年,伏罡子内心对当初那神秘强者的恐惧之心依旧存在,此时,伏罡子修炼完之后,睁开了双眼,浑浊的双眼看着前方,微微叹了口气,自己此时已经乃罡王玄阶,那人的修为恐怕已经达到了道王天阶吧,在中枢界,达到道王天阶的恐怕不过三个啊,而罡真门竟然招惹的这样的存在,好在太上长老说那人也身受重伤,恐怕没有点时间是恢复不过来的,这才让伏罡子内心松了口气。

  缓缓站起来,通过两百余年的闭关修炼,伏罡子的伤势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走出阁楼,伏罡子深吸了口气,目光之中流露出复杂之色,在那人到来之前,伏罡子的内心是充满了狂傲和自傲之色的,罡王地阶,在中枢界七大门派的宗主之中也是前三的。以前,伏罡子仗着罡真门,几乎漠视了整个中枢界,但是雷魔的出现,却是狠狠的给了伏罡子一个嘴巴,打醒了目空一切的伏罡子,不管自己修为在高,有多大的势力,但是,修炼的路途是无限的,在中枢界比自己修为高的并不少啊,更别说中枢界之上的几界了,看来,这些年自己作为罡真门的宗主,让自己的心境生了变化,从以前的一心修炼变成之前对权势的**,伏罡子内心暗叹,那青年虽然重创了罡真门,却是打醒了自己啊,伏罡子打算,这次出关,便辞去罡真门宗主之位,一心修炼,早日达到罡王天阶。

  就在这时,罡真门前方伴随着震响传来不小的波动,伏罡子目光一疑,身子一晃,消失在原地。

  罡真门的宗门之前,两名青年并齐站在那里,而他们的前方却是几名身穿紫衣的老人,老人的身后更有着几名一脸怒意的罡真门的弟子。

  “丹辰,炼虚,怎么?炼丹宗和炼器宗的两个小辈都想骑在我罡真门的头上了?”领头的那名紫衣老人冷冷道。脸孔极为阴沉。

  “我和炼虚这次前来,并不是想来找你罡真门的麻烦,我们只想证实,两百多年前,雷罡是否死于你罡真门之手!”其中一名身穿白衣,浑身散飘逸、成熟、稳重之气的男子目光凌厉的盯着这紫衣老人,声音越说到最后便越加凌厉起来。

  而这飘逸青年身边的是一位脸孔阴沉,无比冷酷的青年,青年双鬓染爽,两条眉毛彷佛凌厉无比的剑刃,给人一股极为沉稳以及威严之感,这冷酷青年双手负于背后,双眼漠视的注视着罡真门的几位长老。

  几位长老闻言,身子一愣,又是雷罡?那雷罡的小子到底有何身份?竟然让炼器宗和炼丹宗两名青年第一高手都惦记着?这事已经过去了两百多年了啊,难怪,炼器宗和炼丹宗的丹辰和炼虚在两百多年之前便很少出现在中枢界之中,对他们的传闻更是少之又少,两个中枢界最为特殊大宗派的青年第一人,隐匿了两百多年,此时一见竟然达到了道王黄阶,难道,前几年的传闻,炼器宗的宗主火德以及炼丹宗的宗主心火已经将下一代宗主之人定下来了,难道是真的?而且……难道这两人就是为了那叫雷罡之人?才隐匿了两百多年?几位长老相视一眼,目中露出了惊骇和沉思之色,领头的紫衣老人盯着飘逸青年道:“丹辰,炼虚,雷罡的消失,和我罡真门并无关联。”

  “那两百多年,罡真门重创,我听闻,也与雷罡有关,不知…贵长老能否告知一二?”飘逸青年身边的冷酷青年突然出声冷冷道,声音不夹带丝毫的情感波动。双目凌厉似剑。

  这两名青年正是丹辰、炼虚。

  “这…”这紫衣老人闻言一滞,一时之间不知如何答了,如果真的跟罡真门没关,为何当初那人会找上门来?而且还生了大战?这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雷罡定然与罡真门有关系啊。

  “无知小辈,我罡真门何时是你们两个小辈撒野的地方?如果真想询问,让心火、火德前来吧!”一声低喝之声响起,一名灰衣老人从罡真门的深处飘来,双目淡然,看向两名青年满是凌厉之色。

  炼虚和丹辰两人目视这灰衣老人,目光一滞,但却是并无退意,丹辰高声道:“伏罡子师叔,论辈分我跟炼虚都应当称你声师叔,我们两人只是想来证实一下,难道伏罡子师叔有必要要搬出我师尊他们么?”

  伏罡子双眼扫过炼虚和丹辰两人,目中微微有些惊愕,道王黄阶,这两个家伙竟然在短短的几百年里达到了如此地步,不愧是誉为炼器宗和炼丹宗万年不出的奇才,这等资质足以媲美两行之体啊,此时,伏罡子更加坚定了自己要一心修炼的决心了。目视着两位青年奇才,伏罡子内心莫名的浮现了复杂之情,如果真罡没被那雷罡弑杀,恐怕此时的成就也不比这两人差到那里去吧,诶,如此下去,炼器宗的炼虚,炼丹宗的丹辰,魔炼门的魔云,道门的悟道,都是七大门派有名的佼佼者啊,如此下去,罡真门真的要占下风了么?不知为何,伏罡子内心微微有些犹豫了,淡漠的双眼看着炼虚和丹辰的眼神也变了几分。

  “雷罡消失的事,为何都赖在我罡真门的头上?而且,你们两个有何资格来试问我罡真门?他剑罡门都未来,你们两个前来,是不是太看不起我罡真门了?”伏罡子声音变得阴沉起来,脸孔上浮现了少许的怒意。

  “伏罡子师叔,这话,却是有些太过了,雷罡乃我和炼虚的挚友,他的消失,我们两个无比牵挂,而且我们打探很久,但最后,却是只听闻你罡真门追杀雷罡,如果不是你罡真门,那么,雷罡难道离开了中枢界?”丹辰的话争锋相对,丝毫不让半分。

  伏罡子内心已经有了怒意,雷罡,自己是派下弟子追杀过雷罡,但是雷罡的消失根本就与罡真门无关,而且,两百多年前的那神秘青年,此时的两位大派的奇才,难道,罡真门势必要因为这雷罡而充满波折么?伏罡子虽然称炼虚和丹辰为小辈,但是心中已经把丹辰和炼虚当成了平辈之人,伏罡子明白,炼器宗和炼丹宗的下一任宗主莫过于这两人了啊。如果此时交恶却是对日后的罡真门不利,但,此时如果服软,更让人说罡真门已经没落了。

  “小辈,老夫还是那句话,雷罡的死于我罡真门无关,谁知道他是不是被那个仇人暗杀了?而怪在我罡真门的头上?”伏罡子语气已经冲满了怒意,而身后的几名紫衣老人目光也变得极为不善起来

  “呵呵,伏罡子师叔,丹辰早就料想到你会如此说,敢问,中枢界七大门派之一的罡真门难道是浪得虚名?那时雷罡恐怕才罡婴都不到,而你罡真门派出精英弟子追杀一个罡婴期的小辈都完成不了?”丹辰脸孔上浮现了讥笑之色。目光却是盯着伏罡子。

  “好!好!!小辈,如果今日让你们两个安好无损的离开,那么,世人当真以为我罡真门浪得虚名了!”伏罡子脸孔几乎变得狰狞起来,目中凶光四射。浑身的气势轰然爆开来。

  而炼虚和丹辰脸孔微微动容,但是随后有些惊疑起来,这伏罡子的气势爆,竟然对自己没有影响?正在这时,虚空之中传来一声阴森之声。

  “我倒要看看,罡真门是否真的是浪得虚名!”

  p:第一更……红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