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娱之闪耀巨星 > 1483.戏要这么演才对

1483.戏要这么演才对

  “这也太麻烦了吧。”张大伟感觉聂唯说的有些太繁琐,可一旁的学生们却听得眼睛发亮。

  面对张大伟有些不耐烦的情绪,聂唯倒是很有耐心的解释道:“演戏本来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我们的表演永远不是单单一个角色那么简单。”

  聂唯说这番话的时候,并不是冲着张大伟,而是所有人。

  聂唯很清楚,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王金松临时改了题目,一方面是于峰的灵光一闪,而王金松如此配合,也是希望聂唯能以张大伟这样的反面例子,给所有的学生上一堂表演课。

  而现在聂唯就是在给这群学生们上课。

  “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质疑,按照我说的,你再重新演一遍。”

  张大伟虽然觉得聂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因为他的状态其实根本就不是表演的状态,而是一个搞笑艺人的心态,但是看着聂唯认真的态度,他也不由自主的认真了些许。

  大家给很面子的第三次配合着张大伟的表演。

  张大伟回想了一遍聂唯那番教导,想着自己平时在KTV的样子,瘫坐在椅子上,手里握着话筒,想着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

  “哎呀,手机响了!”张大伟叫道,伴随着他这句话,学生那边又有人抑制不住的笑出声。

  聂唯没有笑,反而很认真的继续指导:“这样表现就太浮夸了。”

  “一般人在感到手机震动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意外,但那就是一瞬间的反应。”聂唯朝着张大伟招招手,然后小声在他耳边说道:“你看林亦菲。”

  张大伟看向林亦菲的时候,聂唯已经迅速的掏出手机,拨通了林亦菲的号码。

  林亦菲正疑惑张大伟不听聂唯讲戏,看自己干什么,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放在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聂唯挂断了电话:“张大伟,看清楚林亦菲那一瞬间的反应了么?”

  “哪怕是约定好时间的电话,在电话声响起的时候,人其实都会有一个反应的过程,你只需要把这个反应表现出来就可以。”

  说完,聂唯拿着手机朝着林亦菲挥了挥,表示歉意,林亦菲挥舞了两下小拳头回应,示意聂唯等着瞧。

  这个小女人可爱的反应让聂唯忍不住笑了笑,不过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张大伟的表演。

  就算反应再慢的人,这时候也看得出聂唯是在认真的教戏了,何况张大伟这样的人精,他迅速转换心态,把聂唯的话牢牢记住,再一次开始自己的表演。

  “这里太干了,你可以试着做一个把话筒递给身旁人的动作,然后指一下自己的手机,小声说‘我妈’。”

  “这样一下子人物关系就简单明了的交代清楚了。”

  “有一个往外走的过程,KTV太吵了,来电话的人又是父母这样的长辈,正常人一般都会选择一个安静的地方,就像是你在家里看电视,父母来电话就会特意静音,何况是在KTV这种喧闹的地方?”

  “和父母交流的过程不要过于直接,情绪一下子就上来是不对的,人就算再没有耐性,也要有一个反应的过程,要把这一个过程表现出来。”

  “譬如听到你妈催婚时,你不可能立刻就失去理智,虽然不耐烦,但肯定会有一个忍耐的过程,这时候稍稍皱下眉头,敷衍两声‘好’之类的话,等到母亲再说下去,你可以试着烦躁的走动一下。”

  “你要把这种烦躁不耐演出层次感,跑车速度再快,也有一个加速的过程,人的感情也是一样。”

  依旧还是那个看似简单的题目,表演者依旧是张大伟一个人,可就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在聂唯掰开又揉碎的讲解下,张大伟的进步在所有人的眼中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距。

  最开始的张大伟的表演只能算是一个搞笑的小品,还是最没有诚意的那种,可就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张大伟的表演已经有些像模像样了,甚至很多人觉得已经不差陈飞雨的表现了。

  学生们纷纷把目光投向聂唯,他们最清楚不过,张大伟能有这么大的进步,就是因为聂唯的指导。

  事实上他们哪怕在一旁听,也感觉受益良多。

  “讲的也太好了,听聂唯讲这么一会儿,我感觉自己以前的表演也太烂了。”

  “真厉害,我觉得听聂唯这几分钟的讲戏,比我上半学期的课都有用。”

  “陈飞雨,你爸给你讲过戏吧?和聂唯比怎么样?”有人好奇的问了句陈飞雨,他父亲是知名到导演陈楷歌,不少人都羡慕他的家学渊源,自然也有人免不了有些小嫉妒,所以故意趁着这个时候问这种比较的问题。

  这个问题引起了了不少人的好奇。

  陈飞雨皱了下眉头,不是不满,而是在认真思考,想了一回才回答道:“我觉得差不多吧。”

  这个答案太过于万金油,很多人听到后都感觉很无趣,提问的人到也没有追问下去,笑了笑就算了。

  他虽然嫉妒,但还不至于失去理智,也没必要得罪一位大导演的儿子,所以很清楚什么才是适可而止。

  而陈飞雨在回答后,其实答案是心口不一的。

  在他心里,他真心觉得聂唯讲的更明白,让他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就这么几分钟,他真的有种化身海绵,投入到大海中,聂唯讲的那些话就像是海水一样,他拼命的去吸收,每一滴都让他感觉充实。

  尤其他刚刚还表演了这个题目,此时对照着聂唯的讲解,真得发觉自己原来问题这么多。

  他父亲平时也会给他讲戏,但或许是父子关系的原因,他父亲给他讲戏时,更多的是夸他表演的优点,缺点也是点到即止,主要是以鼓励为主,而他自己因为陈楷歌是父亲的关系,听得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么认真。

  “回去的时候再请教父亲一下,这一次一定要认真听,也要让老爸拿出现场拍戏时指导演员的态度出来。”陈飞雨心想道。

  张大伟在最后一遍表演结束后,现场响起一片掌声。

  这一刻,哪怕张大伟知道这掌声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给聂唯的,可他也觉得与有荣焉,而且第一次觉得演戏竟然有点意思。

  “这我回头一定要看,导演请一定要把这一段剪进正片。”张大伟朝着远处的于峰喊道,他不是为了镜头这么做,而是真的想看看自己到底演的怎么样。

  于峰朝着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这一段他是不可能剪的,聂唯表现的太精彩了,他甚至都有种发自内心的崇拜聂唯,虽然他只是个综艺的导演,但毕竟也是导演啊。

  作为同职业,他非常清楚聂唯的厉害之处,刚才几分钟,聂唯就没有讲过一句‘废话’,每句话都是能点到点子上,每一句话都有意义,都能让张大伟取得进步。

  别看就这么一段戏,可就这前后几分钟,张大伟的表现就从不着调,到成为了一个合格的表演。

  “能和聂导合作的演员真的太幸福了,我什么时候也有这个机会呀?”张慧文下意识的说道。

  “会有机会的。”

  张慧文吓了一跳,转头望过去,发现回答自己的原来是林亦菲,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张慧文对于林亦菲是很崇拜的。

  她们这一代的女演员,出道时往往都会盯着‘小XX’的名头,而最长被提及的几位女演员的名字,就有林亦菲。

  圈内就她知道顶着‘小林亦菲’的名头的女演员就不下一手之数。

  为什么如此,不就是林亦菲名气大,形象好么?

  如果说年轻的男演员都羡慕聂唯当初出道后直上青云、顺风顺水的明星路,那么像她这样的年轻女演员,羡慕的人就是林亦菲了。

  林亦菲出道几乎和聂唯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第一部剧就是女主角之一,然后就是一路路灯,名气也是一飞冲天。

  对于女演员来讲,这不就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么?

  别看很多成名的女演员总喜欢在采访时说自己当初奋斗时吃了多少苦,经历了多么挣扎奋斗的过程,然后又说这些苦对她们有多大的帮助,一点都不后悔吃这些苦,可要是让这群人选择吃苦还是像林亦菲那样顺风顺水的成名,她们八成都会选择后者。

  考试结束了,聂唯没有表演不计入统计,最终第一名自然是林亦菲。

  谢那和张慧文并列第二,薛谦之表现很认真,但他无可奈何的是真的没演技,只能排在第四位,第五位自然要属张大伟,聂唯后面的指导不算数,老师们就按照他第一遍那烂糟的表演算得。

  张大伟叫着不公平,没人理会他。

  “考试排名有什么用呢?”张慧文听完老师宣布结果后,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用,就是测试一下子你们的能力,也让带班老师知道你们的水准高低,对了,忘记介绍了。”王金松指着身旁的两位老师,笑着介绍道:“这位牛老师和孙老师,就是你们接下来的班主任。”

  几位嘉宾很惊讶,聂唯和林亦菲对视了一眼,也很诧异。

  等到中间休息的阶段,聂唯问于峰才知道,为了这一次拍摄节目,京电特意将原本的一个班暂时分成了两个班。

  每个班级会分入三名嘉宾,这么做也很无奈,因为六个嘉宾凑到一个班级里,基数实在是太大了,也不好分配镜头和分量。

  而两个班就不一样了,节目组可以拍摄的分量就等于多了一倍,可剪辑的内容自然也就更多了。

  还没等几位嘉宾松口气呢,王金松紧接着又宣布道:“成绩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你们的可消费金额,学校会为你们接下来几天的校园生活提供基础保障,也就是一张饭卡,第一名的饭卡里存的消费是两百块,第二名有一百五十块,第三名一百块,最后一名五十块。”

  “什么啊,怎么上学还能分三六九等呢,差生就不是人了么?五十块你让我怎么过啊。”张大伟瞬间崩溃了。

  五十块钱他平时一顿饭都不够,坚持几天,开玩笑呢。

  “玩了,我可能就今天吃顿饱的,接下来就要啃馒头就凉水了,薛谦之,要不你借我点得了。”张大伟搂着一旁的薛谦之,哀求道。

  薛谦之嫌弃的甩开张大伟的胳膊,激动的说道:“我还不够呢,你怎么不管女同学借啊,她们钱多。”

  “管女生借钱,你怎么好意思啊。”

  “那你管我借钱就好意思?”

  “我们不是兄弟么?”

  “我没你这样兄弟!”

  两人说相声一样的对话,逗得现场所有人哈哈大笑,谢那这时候也是一副大姐的模样,稍稍投入了一丝可以借钱的意思,薛谦之和张大伟立刻很狗腿的拍起了谢那的马屁,把谢那拍的哈哈大笑,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聂唯也领到了一张饭卡,里面存着的金额是两百块。

  对此大家并没有什么异议,聂唯刚才考试中的表现有目共睹,虽然没有直接表演,但能把张大伟短短几分钟就教到那个程度,所有人心中只有服气,非常的服气。

  轮到分班,这会儿反而是学生们更紧张了。

  因为他们都想和聂唯分到一个班啊。

  本来这事一定的事儿,谁能想到学校竟然临时把他们划分成了两个班级,这就等于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学生没办法和聂唯一个班级了。

  和周朵朵划分到一个班级的同学是要比另一部分同学更要淡定一些的。

  因为他们相信节目组会把聂唯分到周朵朵这边,毕竟是兄妹嘛,这个圈子一些规则无处不在,没谁真相信分班会是抽签随机的那种。

  可让学生们感到惊讶的是节目组还真的搬出一个大盒子,让几位嘉宾抽签决定班级。

  这一下和周朵朵在一班的同学不淡定了,另一部分同学则隐隐有些激动。

  尤其当轮到聂唯抽签的时候,除了周朵朵在内的其他学生都在暗暗祈祷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