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兵王之王 > 第八百四十五章商谈

第八百四十五章商谈

  接下来的这一段时间里面就两个人一直在奔波着,基本上没有回到小木屋里面去,毕竟这里是天阳学府,他们时刻都会面临着他人的挑战。

  特别是在八点过后,他们基本上就会停止讨论,毕竟他们谈论的事情比较敏感一点,但他们也不会分散行动,而是会呆在同一个地方,小心翼翼的交换意见,当然在这个时候外面一定会有人守着。

  主要的问题还是会放在晚上去解决,而这几天他们唯一交换到杨奇那一边的消息就是那一边的人,没有选择退出,而是选择坚持。

  而这对于杨奇来说已经得到了答案,至于那边的一些意见,等到最后要进入天宝洞窟的时候再进行总结也不晚,他自己则是在夏可可和孤狼两个人之间互相的徘徊,他们的讨论就比较细一点了,而且他们也安全的很多,因为有着孤狼的地狱之耳,在方圆一公里的范围之内,他对于任何细节的声音都不会放过。

  况且别说他们三个人加起来就算随便单拿出一个人阅历都要比那一边的任何一个人都要丰富,即便是莫秋雨可能都没有他们经历的要多,莫秋雨主要是因为她从小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身上的责任是什么。

  所以她会按照那一条线去走,因为她经历的也比较单一一点,从调查到找到凶手这一个过程,她永远都在做这一件事情,没有做其它的。

  所以对于一些事情的判断,莫秋雨单拿这一个方面来说的话,没有这三个人其中任何一个人强。

  要知道,不管是杨奇,孤狼还是夏可可,他们在国际上面走动的时候,莫秋雨还在调查着究竟谁是毁灭他们皇室的凶手,而当他们名扬天下的时候,妖刀姬只是以一个杀手的名义存在而已。

  也正是因为如此,杨奇才没有把讨论的重心放在那一边,而是放在夏可可和孤狼这一边。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和他们讨论要安全的许多,有一些人靠近的时候,他们可以提前警惕离开那一个地方,因此这三人在别的学员的眼中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没有人找得到他们。

  天阳学府修炼系这一个巨大的教室,可以说覆盖面积几乎是天阳学府的一半,而天阳学府自己本身就占据了朝歌的一半面积,这也就相当于一个修炼系的地方,就等同于一个城市的四分之一。

  而且学员再加上老师的话,也还不过千人,在这样的面积里面寻找就这样三个人谈何容易。

  ……

  三天后。

  东阳市郊外的一处景点当中,这是一座小山,因为断天山,之所以以断天命名就是因为这座山虽然小,但是这座山却是华夏中心点的分割线,在这座山的北部,也就是东阳市的那一个方向被称之为北部,以南的谜城被称之为南部。

  但是因为靠近大城市一般的有钱人,又不会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所以这种景点也很少有人会来,毕竟来到东阳市的不是富豪,就是普通的工薪民族,在东阳是生活的如此紧张的情况之下,他们又怎么会用出自己的时间来浪费在游玩的这件事情上呢。

  再者说了,东阳市这才经历过了海葵事件,再加上田野集团,如今在东阳市内,可以说是一个个项目拔地而起,正是需要人力的时候,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处景区基本上已经变成了无人问津的地方。

  当然偶尔的旅客还是有的,只是比以前要少上许多。

  而就断天山虽然小,但是也有一半的面积没有被开发出来,可能别人想不到的事就在这处,没有被开发的小山背后,一处山洞当中藏着这样一群人……

  山洞内部,这是一个面积极大的山洞,没有任何的光亮,唯一有的声音也就是水滴落在石头上的声音。

  那里面如果有灯光的话,就会看到另外一番情景,一个黑袍人坐在一颗巨石之上,闭目而坐,双眼紧闭,看不清样貌。

  而在这一个黑袍人的身后还站着几个人,他们的目光远眺,但他们的着装并不是黑袍,是紧身的黑色行动服,这些人面色苍白,脸型消瘦,十足的一个病秧子,但是那一双幽幽眼瞳却散发着森了寒光,好像时刻都要择人而噬一样。

  而在这几个黑袍人之下,下面还有一些人,这些人同样是黑色的行动服,脸上带着鬼脸面具,总有几百之众,如果要华夏政府直到这一批人的身份,而且全部都,而且全部都聚集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这个山洞之内,沉默良久之后,那一个盘膝而坐的黑袍人终于冷冷的开口说道。

  “调查清楚了,内部的消息已经证实这两批古玩是田野集团为了前线的资金问题,准备进行倒卖的,其值估计在十亿美金左右,如果可以将其斩获的话,至少可以让他们在南部面临巨大的困境,并且在前进的过程当中会经过我们这里。”底下的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黑衣人说道。

  “组长,我觉得最近这段时间田野集团和华夏政府走的实在是有点近,会不会就是吊我们出去的鱼饵?”站在黑袍人身后的一个黑衣人,双手抱拳,弯身,恭敬的双道。

  黑袍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朝着底下的那一个黑衣人问道:“就一次负责护送的是谁?”

  “白旗旗主阿基米德,黄旗旗共赛,就两个人的实力已达天象,虽然只是初入天象,但是其实力却并不如同他们表现表面表现的那样简单,主要的战斗力是麒麟阁的一号团的三号小队,总计七十二人,其中包括两名天象。”底下的黑衣人恭敬的说道。

  黑袍人的眼睛虚眯了一下之后,又问道:“华夏政府那一边有什么动静吗?”

  底下的黑衣人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依照情报并没有什么具体行动,而且现如今华夏政府的主要兵力全部都放在各个城市当中,再去除那些政府蛀虫,原本放在东阳市的两名大将也除去其一,两个军团也被调配走了一个,看样子战争就快来临了。”

  听到了这一个消息,黑袍人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之后说道:“通知一下,准备行动。”

  “组长。”就在这个时候,黑袍人身后的黑衣人说道:“组长,这一次事出有怪,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田野集团资金面临问题的困境,而且在东阳市内就有黑色拍卖行的存在,为什么还要把这批古玩运到其他的地方,如果这一次是陷阱的话,恐怕针对我们的力量,绝对不会想,还请组长再考虑一下。”

  “不要再说了。”黑袍人挥了挥手说道:“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已经隐秘的够久了,忘记主人给我们的任务是什么了吗?不是直接破坏田野集团和麒麟阁内部的结构,还是阻止他们的尽快发展,虽然前面我们的几次行动都受到了堵截,甚至损失不小,但如果我们不继续行动的话,你知道我们会面临上命的怎么待遇吗?”

  顿了顿黑袍人接着说道:“况且这一次就如情报所说华夏政府在筹备着战争,所有的顶尖力量都必须集中在对抗顶级势力的方面上,即便他们要在这个时候对我们动手也不会掉出太大的力量,仅凭着麒麟阁的四个天象境界,就想拦住我们的脚步?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不敢。”黑袍人身后的黑衣人立刻说道:“不过组长这一次的确是的确是有些古怪,要不然组长这一次不动手,我带着底下的人试探一下?”

  黑袍人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也好,不过这一次你把所有的力量都带上吧,我会在旁边观战,毕竟就一次麒麟阁出动的护送力量也不小,仅凭你们这一些人想要拿下他们的话,一定会有不小的麻烦,这里距离东阳市不远,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这一次黑衣人并没有再拒绝,而是说道:“没问题,组长。”

  其实这个黑袍人心中也是有忧虑的,但是如果当面令真正的生死或者是面对上面的惩罚的话,他还是会更愿意面临前者,地狱之门那惨无人道的折磨,他已经尝试过一次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所以他这一次才会这么冒险。

  即便他知道,这可能是个陷阱,但他必须付出他的行动,否则上面的人,如果知道他没有按照他们安排下来的任务做的话,肯定就会把他抓回去,又是一番折磨。

  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地狱之门的人被抓住之后,选择自杀或者是自爆,就是因为他们见识过那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如果被活捉的话,不管有没有真正透露出秘密?都会被地狱之门视为叛徒,叛徒的代价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了的,而且只要是人类就无法成受。

  而这一次这个黑袍人决定全员出动,主要还是因为这一次麒麟阁派来的护送力量的确很强,一个小队,再加上两名旗主,就已经是相当强的战斗力了。

  要知道麒麟阁的一二号团总共也就八个小队,一个小队的编制人员是七十二人,两名天象境界,二十个凝光境,五十个离心境。

  至于麒麟阁的三门,那是另外计算的,能够进入这一个系列的人,都是强中之强,而他们的任务也比较特殊,太阳门是麒麟阁的最强存在,也就是类似于旗主或者是战神一族的长老级别人物才可以进入,月门,又被称之为刺客堂,这里是所有血旗名列前茅的刺客,天眼就一个情报组织也属于这个堂口。

  星门,主要是用来培育新人的地方,这个地方主要是为了前面两个地方培养出后继人才所设立的,当然,他们还有额外的任务,就是培育普通的修炼者,这也是他们的存在之一。

  所以说这一次互送这两批古玩的力量已经非常强了,毕竟麒麟阁拥有这些力量之后还必须分不在他们掌控的城市里面,毕竟麒麟阁和田野集团的分布在每一所城市里面都有设立。

  再者南方现在发展势头正猛,他们也会把大部分的力量全部集中在南方沿海的地方,防止他们手上那十几个大项目,遭受到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