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兵王之王 > 第七百零九章惨烈?

第七百零九章惨烈?

  但也就在这时,原本在以一战四的战刑天突然将自己手中那漆黑如墨的长枪丢出,化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磨盘朝着司徒三怪撞击而去,同时左手猛地拍出一只金灿灿的首映脱手而出,砰的一声撞上了司徒德。

  同时战刑天的身体不断的后退,双手不断的凝印,手中的光芒大盛,不知是巧合,还是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原本被撞得身形有些踉跄的龙天霸突然直接朝着战刑天的身体状去,只见战刑天,突然大喝一声道:“孤注一掷!”

  没有璀璨的光芒,朴实无华,好像一切都反朴归真一样,淡淡的金光出现在了战刑天的右手上面,一拳没有任何的花哨,直接打在了龙天霸的胸口上。

  就这样被双面夹击,龙天霸直接被夹成了一个夹心饼干,一口鲜血直接吐出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破碎的内脏,一击重伤!

  但是战刑天的力量可不是杨奇可以媲美的,只见坚持不到片刻龙天霸重伤之后,伴随着杨奇身体同时倒飞而出,轰隆一声,两人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

  等到烟尘散去,只见一道人影,缓缓的从地面上爬出来,不是龙天霸,而是已经身体同样是重创的杨奇,此时的他魔化已经解除,身体残破不堪。

  此时只见他的身上布满这血痕,甚至还有一条条龟裂的伤口,鲜血不断的从他的身体上流出,整个人已经可以拥重伤垂死来形容,要不是有着几颗丹药吊着他的命,他还真的可能在那一击之下,一命呜呼。

  “太可怕了,噗!”杨奇爬出来之后,几乎是离开了那个坑洞,一头就栽倒在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身体不断的在调动体内丹药散发出来的能量护住自己的伤口和内伤,恐怕在半个小时之内,这个伤势是恢复不了了。

  这一切当然不是杨奇计划好的,而是龙天霸实在是太倒霉了,其实要是在一开始龙天霸不会带着畏惧之心面对杨奇,而是选择爆发出真正的实力和已经魔化的杨奇进行拖延战,那么胜利的一方,最终一定会倾斜向龙天霸这一边。

  但是见识过那一种毁灭火莲的威力龙天霸真正的畏惧了,他虽然知道杨奇这一种状态一定维持不久,可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即便是他这样武道心智坚毅的人都不由得心生胆寒。

  毕竟在真正的死亡面前没有一个人不会畏惧,即便是龙天霸也不为过,所以他在坚持过那一种毁灭火莲之后,他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掉头离开,想要祸水东引。

  龙天霸知道在这场上能够阻止他的就只有战刑天,所以他就要把杨奇引导那一块战场去,本来那里就有着一打四的情况发生,如果再加上那么两个人,一个足矣和战刑天媲美的人,和一个疯魔的人,可以想象结局绝对会倾向于龙天霸这一边。

  只不过想像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在到达那一个区域之后,没想到拥有着一定战斗意识的杨奇突然以自己的身体为武器爆发出全部的力量凝聚于手中,直接以自己的肉体撞上了龙天霸。

  而在这一个瞬间,龙天霸也发现了,他自己被牢牢锁定,根本就无法祸水东引,但也就在这时战刑天会意,立即将自己的武器抛出,然后随意的挥出一掌挡住了司徒德。

  他们四个人,本来战斗应该是和战刑天拉成平行线的,只不过因为战刑天的战斗时

  在是太过于猛烈,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和他正面碰撞。

  即便是他们四个都是身为司徒家族的人,但实际上在家族内部的争斗也是非常激烈的,他们几乎每一个人都相信,只要他们重伤而归,他们所属的那一脉很有可能就会受到打压,毕竟世家是真正残酷的。

  所以他们在战斗的时候都会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以免把战刑天真的逼急了,选择同归于尽的战法,那他们可不敢保证在这样的战斗环境下,可以保住自己。

  毕竟一个天象境界三重的人想要杀三个天象境界一种和一个天象境界二重的人还是很简单的,拉个垫背的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更何况他们还知道战刑天还有一种可以突然爆发出以自己身体可以承受的极限的秘法,他们不知道代价如何,但是从上一场战斗到如今见到战刑天已经恢复如常,他们就知道战刑天使用这这一种秘法并不是需要付出真正惨痛的代价,所以他们从一开始也带着畏惧的心里。

  所以才会被战刑天那随意的一击,吓得迅速后退,要不然的话,以他们自己本身的力量,想要挡住那两招虚晃的招式是非常简单的,只不过他们心中有着畏惧,不敢硬挡,所以才迅速的后退。

  而导致这样的结果可以说都是他们本身的心中在作怪,毕竟当初那两次围剿在他们心中已经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这一次集中的力量完全无法和上一次相比,但每一次麒麟阁翻出来的底牌都是层次不穷,都可以力挽狂澜。

  倒也不是他们害怕麒麟阁,而是他们害怕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会有过多的损失,会给其他的顶级势力有可趁之机。

  别看他们现在合作的非常的默契,集中东阳市几乎一半的力量来攻击麒麟阁和田野集团的总部,甚至可以说这一次调动了他们东阳市所属的力量倾巢而出。

  但谁心中没有埋下一颗不相信的种子,可以呆在东阳市这样鱼龙混杂的城市都是老的成精的家伙,只要有机会,他们不介意将一股势力铲除出东阳市。

  所以即便是现在倾巢而出,他们也不会尽全力,毕竟所有人心中都是这个心事,没有一个例外。

  当然,他们也相信集合了这么多的力量,即便他们没有尽全力想要消灭杨奇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毕竟这一次可不仅仅是他们还有暗处的那些势力蠢蠢欲动。

  感受到了招式当中的无力,司徒德和司徒三怪脸色微微一变,随后立即破开自己生前的攻击,朝着前面而去,几人的攻击,几乎是集中在一个地方,那就是战刑天的身上。

  而此时的战刑天是背对着他们的,也是旧力刚去新力未生的时候,战刑天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把他们四个人压制的死死的。

  刹那回头只是一个眼神,就让那飞来的四个人身体微微一颤,攻击也停滞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下而已。

  司徒德他们究竟看见了什么?那是一双浑浊,甚至没有带着一丝畏惧的眼神,即便是把背后留给敌人,他依旧是那样矗立在那里,傲气凌云!

  转过身,双手猛地一颤,一股璀璨的金光从战刑天的身体里面爆发而出,硕大的掌印挥打而出,不是要阻挡司徒德他们的攻击,而是要直接以伤换伤!

  这一幕可是吓得

  司徒德他们四个不轻,连忙将自己的攻击全部收回,护在自己的胸前,挡住战刑天的这一招。

  他们可不会傻到在这个时候和对方做出正面的碰撞,要知道这里可是战场,要是他们受伤的话,恐怕其他的那一些天象境强者就会把目标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麒麟阁现在就有如亡命之徒,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他们受不起,也不会这样吧。

  这样耗下去的话,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好事!

  因为现在整个局面虽然看起来龙天霸,现在遭受到了重创,但实际上他们底下的力量已经开始攻入田野集团这栋大厦,一开始他们为首的那几人还可以挡得住那些顶级势力组织过来的力量,但随着人越来越多,一号团和二号团也参与了作战。

  虽然依靠着战神一族和血旗两者之间的职业配合,损失可以算作几乎为零,但却挡不住那一些一波波朝着他们涌来的修炼者。

  为了减少损失,鬼影等人他们只能指挥着人群缓缓后退,开始不断的收缩防线,把人集中在一起,互相配合才可以勉强抵住对方的攻势。

  他们也有几次想要冲过去,想要堵住那个入口,但是没有办法,整个田野集团虽然只有那一个入口,但那也是宽达三米的铁门,想要挡住那些鱼贯而入的人群,根本就不可能,践踏都可能把他们践踏死。

  一开始他们选择犹斗或者是两两配合击杀对方,但随着人群越来越多,他们不得不集中在一起,组织起一道防线,将来一些人挡在外面,让他们不得进入田野集团内部区域。

  就是他们的任务也是他们的使命,战斗现在愈演愈烈,已经有些无法收拾的地步,双方的人已经杀红了眼,麒麟阁这一边是看着自己的伙伴一个个的倒下双眼赤红,手下根本就不留情,每一招都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而那些顶级势力组织来的人马则是看着自己后面的人不断的涌进来,没有办法,他们只能往前冲,根本就退不了,如果退的话,就会被后面的人踩死,所以他们也是没有办法。

  毕竟他们是亲眼看着前面的人,一个个倒下,而他们很有可能就是会成为下一个,所以即便是害怕他们都不得不全力以赴。

  而那一边的战斗天象境界的强者,自然不会参与其中,要是可以的话,每一个天象境界强者想要杀他们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双方的强者,如果真的进入那一片战场,那就会变成真正的杀戮,你杀我的人,我杀你的人,这样到头来只会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即便是真的有一方获得了胜利,那可是绝对的惨胜。

  那些顶级势力本来就是有备而来集中了这么多的力量,他们不相信,消灭不了田野集团和麒麟阁,只要将他们消灭,随后瓜分,他们留下来的财产,这样就可以弥补他们损失的人马和调动的力量。

  在他们的心中那些派来的修炼者,只不过是可以等价交换的物品而已,根本就不是人。

  虽然有些悲凉,而且那些修炼者也知道,但是依附在那一些大家族的身上,他们可以获取一定的资源,让自己的修炼之路一马平川。

  而当那一些大家族或者是大势力想要用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不得不卖力,否则的话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