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兵王之王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废掉徐泽深!

第二百八十九章 废掉徐泽深!

  徐泽深只是一个刚进入淬体境的武者,怎么可能承受得住杨奇的强大威压,而且杨奇的威压中还有强大的杀气,这令徐泽深更没有办法承受了。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额头冷汗如雨一般落下,双腿不停地打颤,看得出徐泽深十分的恐惧,但身为一代中医大佬的他,还是咬牙坚持着,一旦跪下,他的尊严就彻底丧失了,要是传出去,他也会沦为中医界的笑柄的。

  沐平感受到杨奇的气息,也是一脸惊讶,身为元帅,沐平很清楚杨奇的杀意是多么的可怕,如果不是经历过多次生死之战,沾染无数的鲜血,是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杀意的。

  之前沐平听杨志天说过一些杨奇的事迹,也知道杨奇是特种兵出身,但现在沐平隐隐感觉到,杨奇绝对不简单,身为江南军区的元帅,沐平对特种兵的实力,可以说是很了解的,在华夏,还没有一个特种兵有这么强大的实力,也不可能有这么浓郁的杀气。

  此子绝非凡人啊!沐平在心里感叹道,沐景国自然也知道杨奇的不凡,不过,他到没有像沐平那么震撼,看样子他对杨奇的了解,比沐平要深。

  徐泽深依旧咬牙坚持着,他的衣衫都被冷汗浸湿了,随着杨奇的威压越来越大,徐泽深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胸口仿佛压着一块大石头,让他无法呼吸。

  “杨奇!你最好适可而止,否则你绝对会后悔的!”徐泽深憋得满脸通红,冲着杨奇怒声吼道。

  “呵呵!后悔?我杨奇做事从来不后悔,而且,凭你还没有资格让我后悔,我再问一遍,你跪还是不跪!”杨奇冷笑着说道。

  “让我给你下跪,你别做梦了!”徐泽深怒声吼道,继续咬牙坚持着。

  “很好!不愧是中医界的大师啊!真是有骨气,希望你一直能这么有骨气!”杨奇淡淡一笑,从木盒里把金针拿了出来。

  徐泽深看到杨奇拿出金针,眼中闪过一股恐惧之色,他颤抖着问道:“你……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啊!”

  “我不干什么啊!就是想让你尝尝行龙金针的滋味,对了,你不是一直想要这套金针吗?先感受一下吧。”

  杨奇来到徐泽深的面前,拿着银针在他眼前晃了晃,冷笑着说道:“你也是中医,应该知道针灸的威力吧!针灸不但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杀你的,我只是会用金针刺入你的关节穴位上,让你的手脚从此失去作用,还会封住你的五官,让你听不见,也看不见,更摸不到,就算是摸到了也没有任何感觉,想象一下,那会是一个什么美妙的世界啊!”

  一句句冰冷的话,直击徐泽深的内心,他眼中闪动着极度恐惧的光芒,好像已经脑补到了那个画面,作为中医界的大佬,徐泽深自然知道杨奇有能力做到,他说的那样。

  如果真的落得那个下场,简直是比死还要难受啊!完全感觉不到外面的世界,仿佛被关进了黑匣子,永远无法出来,这种感觉,就是想时间长了,都会令人崩溃的。

  “不!不要啊!杨先生,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求求你了!”在强大的威压之下,又被杨奇恐吓,徐泽深的精神终于崩溃了。

  “害怕了吗?那还不跪下!”杨奇双目爆射出一道寒光,冷声爆喝。

  徐泽深吓得打了一个冷颤,再也坚持不住了,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哭喊道:“爷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冒犯天威了!你饶了我吧!”

  一代中医大佬,如今跪在地上连哭带哀求,真是令人讥讽啊!徐泽深是多么狂傲的一个人,现在竟然落得一点尊严都没有,这要是传出去,恐怕谁都不会相信的。

  在场的沐家人见到这个场面,不禁佩服起杨奇的手段,毕竟不是谁都能把一个高傲的人,整个精神崩溃,颜面丧失。

  其实这点手段,根本不值一提,身为冥王,杨奇遇到的硬骨头多了去了,哪个都比徐泽深意志力要坚强,可结果怎么样,还不是被杨奇整的服服帖帖的,问什么回答什么。

  对徐泽深,杨奇根本不屑于用一些手段,要是真对徐泽深动了刑,徐泽深就不是精神崩溃这么简单了。

  杨奇看着恐惧到极点的徐泽深,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他迈步来到徐泽深的面前,用脚踩住徐泽深的双手,冷笑道:“不用那么害怕,我说了不会杀你的,只是要你履行赌约而已,既然你输了,那以后就不要行医了。”

  “不要!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杨先生,我真的知道错了!”徐泽深惊恐的喊叫着,他知道杨奇要做什么,拼命的挽回拽自己的手,可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杨奇的脚。

  杨奇直接无视徐泽深的哀求,右脚猛然用力一捻,只听“咔咔”一阵脆响,徐泽深的手指皆是粉碎性骨折,鲜血不断的涌出,很快就染红了地板。

  “啊……”徐泽深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我的手!!”而后白眼一番,直接昏死过去了。

  其实以徐泽深淬体境的实力才说,不至于抵抗不住这种痛苦,是疼痛加上绝望的双重打击,才让他昏死过去的,医生的手是最重要的,尤其是中医,废了徐泽深的手,就等于断了他的职业生涯,以后就算是徐泽深把手骨接回去,也无法在回到之前的巅峰状态了,一代中医大佬,就此完蛋了。

  杨奇废了徐泽深,沐家人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一脸的平静,就连沐寒玉也是如此,沐家乃是江南的霸主,先不说沐景国、沐平,就是沐安和沐琴见过的大场面也多了,怎么会为这种小场面有情绪波动呢。

  “沐平,把徐大师送去医院,沐安你们也都下去吧!我要和杨贤侄单独聊聊,玉儿,去倒两杯茶来。”沐景国坐在主位上,平淡的说道。

  “是,父亲。”沐平恭敬的应了一声,吩咐下人把徐泽深带出去,而后和沐安等人,一起走出了大厅,沐景国的病已经治好了,沐平等人自然也不担心了。

  沐寒玉走到最后,她来到杨奇的身边,脸带羞愧之色,小声说道:“谢谢你杨奇,还有……对不起。”

  杨奇自然知道沐寒玉是为刚才误会他的事道歉了,他微微一笑,说道:“你不用道歉,我没有怪你,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怕也会这么做的!”

  见杨奇没有怪罪自己,沐寒玉感激的看了杨奇一眼,而后微笑着说道:“那你和爷爷先聊,我去你们倒茶,回头在感谢你。”

  “恩。”杨奇点点头,目送沐寒玉离开,这时候杨奇发现,在沐寒玉乖巧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啊!

  “小玉这丫头还不错吧!”

  就在杨奇看着沐寒玉的背影沉思之时,沐景国的声音悠悠传来,杨奇先是一怔,转过头看着带着怪异笑容的沐景国,苦笑一声,“沐老爷子,您就别拿小子开玩笑了。”

  “哈哈!这怎么是开玩笑呢!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玉儿也不小了,是时候该找个对象谈谈了,我看你们挺合适的,郎才女貌,不如试着相处一下!”沐景国大笑着说道。

  沐景国这话真不是开玩笑,他真的很欣赏杨奇,想把他招揽到沐家,但杨奇现在已经是杨家的人了,他冒然挖墙脚,显得有些不好,而且杨奇也不一定会答应他。

  但如果杨奇和自己的孙女好了,那杨奇自然而然的就算是沐家的人了,这也不算他挖墙脚了。

  杨奇听到沐景国的话,不禁脸一红,他怎么能听不出沐景国的意思呢!

  “沐老爷子,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我多谢沐老爷子的好意了,但这件事还是顺其自然吧!”杨奇笑着说道。

  “哈哈!好,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不好过多的参与,免得你们嫌我这个老头子烦,但我不参与归不参与,还是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一下,就算不能成为情侣,成为朋友也是不错的嘛!”沐景国微笑着说道。

  “这个是自然,我和沐寒玉在宁州的时候就认识了,已经算是朋友了。”杨奇回答道。

  “哦?原来如此啊!我说你们两人见面时,眼神和语气都有些奇怪呢!原来早就认识了,那就更好了,以后还要多多的接触啊!”沐景国微笑着说道。

  既然杨奇和自己的孙女早就认识,那以后在发展就顺利多了,沐景国对自己的孙女还是很有自信的,只要她愿意,拿下杨奇并不难,想到这,沐景国在心里暗自打算,看来要和玉儿谈了谈了,问问她对杨奇的态度,如果真有那种感觉的话,一定要好好的撮合这两人。

  “沐老爷子,刚才您昏迷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您儿女的表现,都挺真实的,并没有发现异常,您是不是感觉错了啊!”杨奇怕沐景国还抓着他和沐寒玉的事不放,连忙转移话题。

  “我倒也希望是我的错觉,可是……哎!罢了罢了,此时先不提了,等有了线索再说吧!”沐景国神情暗淡的说道。

  杨奇能够体会沐景国心情有多复杂,如果真是他的儿女下的毒,那对沐景国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别说是沐景国了,任谁也接受不了啊!自己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孩子,现在要害死他,这怎么能不伤心难过呢!

  “说说你的事吧!这才来江南,到底所为何事啊!”沐景国看着杨奇,轻声问道。

  “其实我来江南只是陪一个朋友来拜祭父母而已,但她的家族却要抓她回去联姻,因为一些特殊的愿意,我不能不管,迫不得已,才打算对那个家族出手的!”杨奇回答道。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你的那个朋友是唐家的人?”沐景国轻声问道。

  从杨奇对唐天浩的态度上,沐景国就隐隐猜测出来一些事情了,现在经过杨奇这么一说,他是更加确定了。

  “正是!”杨奇也没有隐瞒,直接承认了。

  “恩!既然如此,那你就放手去做吧!如果遇到什么困难,直接来找我!” 沐景国微笑着说道。

  “那我提前谢过沐老爷子了!”杨奇双手抱拳,恭敬的施了一礼。

  而就在这时,杨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出一看,是一条短信,在看到短信的内容时,杨奇的脸色瞬间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