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仙尊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折返

第二百二十四章 折返

  她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小姨子,林小溪。

  车关上门便迅速开走了,似乎很焦急。不过陈柒哪怕不用去想,都知道林小溪的状态不大对。

  其实陈柒对林小溪不是很了解,他只知道,自己这个小姨子,还是个大学生,年纪不大,和林若一样,精致漂亮,仿佛沉鱼落雁一般。

  尽管再漂亮的女人,在他眼中也不过红粉骷髅罢了,但林若不管怎么样都是好姑娘,所以林小溪有事,他看在林若的照顾,他不会视而不见。

  “不管你们是谁,但想碰林小溪,就是得罪了我陈柒。”

  陈柒目光转冷,跟了上去。

  车一直开进了一处豪华的花园式酒店停下,陈柒远远就看到,林小溪还在昏睡着,被另一个女孩扶着进了客厅,剩下那个男的不知道在后面说什么,但感觉,这两个人应该都是林小溪的同学。

  陈柒稍稍运转口诀,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气息,一路上已经消耗了不少法力,就是现在停下来,他也需要缓一缓。

  “一个学生,这么会挑地方享受,莫非这也是白城的大家族势力?”

  陈柒进了酒店园区,他才不在乎这什么势力,不管他是什么学生富二代,在他眼里,只要他想动手,那也不过只是一个死人而已。

  因为这里都是独栋式酒店,对陈柒来说,一切便简单了。

  他穿过花园,不过才刚刚靠近独栋房屋,淫邪的声音却从客厅中传了出来。

  “林小溪,你还真不愧是校花,可真是漂亮啊!”一个充满欲望的声音满是热切,仿佛在欣赏一般。

  “冯云,这回你满意了吧?”女人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些情绪,似乎他们之间,还有什么事情一般。

  “小玉今天可真是多亏你了,今天晚上过后,我倒是要看看,她还怎么做高傲的白天鹅,还敢不敢对我爱理不理!”

  冯云热火上涌,淫笑着的声音已经破迫不及待。

  陈柒明白,自己没有猜错,虽然这两个人是林小溪同学,但是一开始就没安好心。

  他目中一冷。

  “砰!”

  大门陡然被踹开,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客厅中有一男一女,男的俊俏,女的秀丽,全是学生样子,衣着暧昧。而林小溪便被放在宽敞的客厅沙发上,垫着一床白色被子,可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稍稍扯开!

  “啊!”女生花容失色,急忙捂住了自己,钻到了沙发角落。

  “你,你是谁!”

  冯云看到这突然出现的人,不禁怒喝一声,外面的酒店保安那么森严,每个独栋酒店都有单独门禁,他是怎么进来的!而且刚才进来他早就他大门关上了,他居然一脚就把门给踹飞了!

  陈柒冷眼看了一眼冯云,猛然一拳狠狠轰出。

  “砰!”

  伴随着一阵惊叫,冯云已经被打晕在地上,只剩下那个女学生,缩在沙发角落瑟瑟发抖。

  “你,你想干什么!”

  她用被子捂着胸,雪白的肌肤娇嫩,带着迷人的光彩。

  不过陈柒看都没看这女生,直接看向了林小溪。

  林小溪躺依旧处在昏迷中,她长得本来就漂亮,此时娇俏的脸颊上粉润的嫩红更增添了几分眼里,精致的美人儿,颤动着翘长的睫毛,衣服明显带着凌乱。

  “热……”

  林小溪肌肤上仿佛都被蒙上了一层红晕,她早已经被李玉玉和冯云下了药,如果不及时和男人……解毒,后果不堪设想。

  “你,你想干什么!”旁边的女生看到陈柒不断朝着沙发走来,她都吓坏了,缩着雪白的美腿,整个人完全挤压在沙发角落,大惊失色。

  陈柒冷哼一声,并未理会这个女生,而是直接抱起林小溪,打算离开酒店客厅。

  不过陈柒这一抱,林小溪在迷茫里,却反手抱住了陈柒,“热……”

  娇软的身躯带着火热的温度,仿佛小火炉一般,贴在陈柒怀里。

  此时林小溪似乎药力上来了,还没离开房间,可这房间里的空气都已然升温,带着阵阵炙热的灼烧让人窒息。

  “不能再拖下去了。”

  陈柒本来想把林小溪先带走,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他看了一眼被惊吓得脸色发白的女生,一言不发地重新将林小溪放回了沙发,然后运转着夺天诀,丝丝法力带着强大的力量流转。

  林小溪毕竟是他小姨子,他还不屑于趁人之危去占有她的身体。他的办法,便是将林小溪体内的情毒炼化,尽管这药力凶猛,他必定会伤到本源,但看在林若的面子上,他并不吝惜。

  “热……”

  林小溪无意识地扭动着娇躯,呼吸带着灼热,俏丽动人的脸颊,干净而漂亮。

  此时丝丝法力在她体内运转,欲红色被一点点炼化,她体内的躁动逐渐消退。而陈柒额头渗出了丝丝汗水,嘴角逐渐变得苍白,而且越是运转法力,他体内的虚弱感,便更加强烈几分。

  他修为不足,这巨大的药力比他预想的消耗还大,此时法力耗尽燃烧本源,这种救治已然是一种负荷。

  一旁的女学生一直在看着,那种惊吓,在知道陈柒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时候,也逐渐少了几分忐忑,她并不知道陈柒对林小溪做什么,但是她却看到了整个过程,陈柒脸色和嘴唇一阵发白,但是林小溪却最终平静了下来。

  “呼……”

  陈柒大口喘着气,林小溪体内的情毒终于消散了,而他却一个踉跄,猛地摔在了林小溪娇软的身躯上。

  这时,林小溪在闭着眼睛,但意识有所醒来,模糊的念头里,能感觉到自己被一个人压了下来,而且那喘息的声音,分明就是在玷污着自己。

  她想睁开眼睛,想要阻止那个玷污自己的人,她想哭,只剩下万念俱灰一般的绝望。

  她勉强睁开一丝眼睛,可她没想到,却模糊地看到了陈柒,看到自己姐夫压着自己喘气的样子。她生气而焦急,只是不等眼睛完全睁开,却彻底失去了力气。

  陈柒此时虚弱无比,他能感觉到自己压着的林小溪的娇躯,但损伤的本源,让他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力气起来。

  少许之后,勉强恢复了一些灵气,他爬了起来,才看向那个女学生说道:“告诉冯云,如果敢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要你们小命!”

  陈柒目光闪着冰冷的寒芒,运转法力朝着冯云下面一指废掉男性功能,抱起依旧昏睡的林小溪离开了客厅,而那个女学生依旧有些害怕地咬着红唇,“我会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心里种下了一个男人的影子。

  陈柒离开之后,找了一间单间开房,让前台打电话告知林若林小溪的房号地址,便离开了。

  ……

  此时,林小溪躺在床上,虚弱感稍稍缓解,慢慢睁开了眼睛。

  但她一醒来,她心里就慌了!

  她想到了自己应邀和闺蜜李玉玉两个人一起过生日,可她没想到李玉玉居然给她下了药,而且后来那个在学校里疯狂追求他的富二代冯云出现了,更是直言给她下了春药。

  后来,后来……

  她脸色苍白,尤其是陈柒压着自己,喘着粗气的样子,从模糊变得清晰,完全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自己,自己居然被姐夫糟蹋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姐夫为什么会出现,可除了姐夫,冯云大概也糟蹋了自己,而自己……

  林小溪忍不住哭了出来,自己,自己居然被两个男人给毁了,自己的姐夫还是其中之一!

  而且越是想到姐夫压着自己、重重喘气的样子,她泪水更是决堤一般,簌簌而下。

  这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小溪,小溪你在里面吗?”

  好听的声音里,带着一阵焦急,林若在接到前台电话的时候,她就急忙来了,尤其先前在前台询问得知,有个男人把昏迷的林小溪带来开房的时候,她更是心急如焚。

  林小溪也没想到姐姐会来,想到自己被姐夫糟蹋,她更加委屈。她蒙着泪眼,甚至已经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姐姐,可这样的混蛋,居然是自己的姐夫!

  “妹妹,你在不在?”

  林若焦急无比。

  林小溪连忙擦了眼泪,六神无主地应了一声:“在。”

  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把这事情告诉姐姐,尤其是自己被陈柒糟蹋的事情。

  她擦掉了脸上的泪痕,装出自然的样子,不过等她抬腿离开被子的时候,她却愣了一下。

  她忽然意识到,白色的被单里,没有红印,而自己……好像没有疼痛感。

  不过不等她多想,林若焦急的声音再度传来,“你没事吧?”

  林小溪才想起来,姐姐还在外面,“没事。”

  她连忙应了一声,赶紧过去开门,而整个过程,她心里都一阵疑惑。

  林若看到林小溪开了门,都快着急坏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接到前台电话说你被一个男人送来开房……”

  妹妹一向单纯,男朋友都没谈过,而且主要是昏迷着被送进来的,她当然会紧张。

  “我,我没事。”林小溪说道,尽量压下了慌乱的情绪。

  “你确定你真的没事吗?”

  林若还紧张兮兮地看着林小溪,她对妹妹很了解,而且看着妹妹有哭过的痕迹,她依旧担心。

  反而是林小溪弯出一抹勉强的笑容,“好啦,姐姐,我都这么大个人啦,有事没事我能不知道吗?”

  其实现在,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有事没事,而且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陈柒对自己……的事情告诉姐姐……甚至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报警。

  “你们两个真是让人操心。一个大晚上不回家,一个什么都不说。”林若看着妹妹的样子,稍稍放心了一些。

  “两个人?”林小溪还稍稍有些分神。

  “是啊,陈柒和你。”林若喃喃,只是想到陈柒要和自己离婚,她心里顿时一堵。

  可林小溪听了心里更塞,一阵酸楚和生气从心头泛起:“陈柒……我今天被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