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网游之诸侯争霸 > 第1263章 发现异常

第1263章 发现异常

  柳尚几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觉得无计可施的时候,定阳城内的那些人已经是焦头烂,甚至可以说是人心惶惶了。

  六千士卒出城,竟然没有一兵一卒回来,城外到底有多少唐军?

  要知道,定阳城内的兵马一共才不到两万人。其中剩者为王自己最初有一万大军,但是徐晃从壶口镇撤回定阳的时候,损失了两千五百人,所以在定阳城的战事开始时,他已经只剩下七千五百人了。再加上江山带来的四千骑兵和五千战兵,一共九千兵马;还有就是雄霸带来的三千战兵;拢共的兵马是一万九千五百首发

  这几天的战事下来,已经损失了五六千人,这还是徐晃厉害,对于兵马的调配把控得异常精准,才会有如此的结果,若是换成普通将领,估计伤亡会增加一倍。要知道,唐军进攻的士卒都是最为精锐的战兵营,而不是普通的兵马。

  可是今天五千步卒出城却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没有半点声息,怎么能不让几人胆颤心惊。如今城内已经最剩下步卒五千,骑兵三千。

  眼看着天马上就要黑了,在剩者为王的请求下,江山命令刘豹领着剩下的三千匈奴骑兵出城寻找六千大军的消息,待到天黑时,刘豹这才领着骑兵匆匆返回,带回来的消息让几人如坠冰窟之中,六千大军翼而飞了。

  刘豹一直搜寻到付家堡都没有看到一名联军士卒,哪怕是一具尸体也没有发现,只有付家堡堡墙上面站着值守的兵马,刘豹派人悄悄的近前看了一下,确认是唐军无凝,这才急急忙忙的领兵回城了,因为他也害怕自己被唐军在野外给盯上了。

  得到消息的三人马上将法正和徐晃两人请来,商议到底该如何应对。法正闻言,也惊得半天都没有说话。良久,才道:“难怪吾一直觉得有不解之处,原来白天的袭击就是一个陷井。只是,这唐军到底有多少兵马出现在西面?若是不能确认此事,恐怕难以作出正确的安排呀!”

  说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江山看了看剩者为王道:“如今之计,不能再耽误了,我们必须马上撤回,一旦西面的唐军一围上来,那我们就全部都跑不掉了。不管怎么样,他们既然能够全歼我们六千兵马,肯定不是一股小数目的兵马,否则也不会有如此战力。”

  “可是……”剩者为王却是不愿意轻易舍弃。

  “不错,”法正开口道:“横野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有柴烧,如今唐军既然已经出现在西面,那么定阳已经多少意义再守下去了。虽然他们现在还没有出现在西门外,但是不管是他们兵力不够也好,还是因为一场大战之后需要休整也好,唐军即将堵住我们西去的路,这已经是勿容置凝的事情了,他们出现的西门外只是时间问题,一旦他们做好了准备,那么我们就是死路一条。”

  看到剩者为王还在犹豫不决,法正又道:“若是想要突围而去,今天晚上是最后的时机,到了明天,哪怕是将军想要突围,估计也做不到了。”

  剩者为王被他这么一说,吓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良久,他才道:“以将军之计,我们该要如何行事?”

  “第一,招募士卒。”法正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募兵?我们都要走了,还招募一些新兵干什么?”三人闻言,大为不解的问道;

  “征三千到五千士卒,将其中资质比较好的都挑选出来,作为护卫辎重的兵马。然后留下一到两千士卒,将城墙上的精锐全部替换出来,将这些新卒交给受伤的老卒率领,负责守夜和迷惑东边的唐军。”

  “命令所有士卒上半夜好好休息,大军二更吃饭,三更出发,以一千骑兵两千步卒开道,两千骑兵和三千精锐步卒断后,新卒护卫粮草辎重。所以,请横野将军必须连夜将所有能够装车运走的东西都全部打包装好,尽可能多的装那些金银钱币和武器装备,至于粮草的话,够我们一个月所需要即可。”

  “那剩余的粮草呢?全部烧掉吗?”剩者为王说道;

  法正点了点头:“除了这些,我们不能带走的粮草全部一把火烧掉,不过,必须在唐军攻入城之后再烧。而且将军留下来的这些士卒都必须是死士。”

  “为什么,留下骑兵,等他们烧掉粮草再去追上我们大部不就可以了吗?”

  “不可能的,将军不要忘了,在付家堡还有数千唐军在那里,当我们一万余大军经过时,必定会被他们发现,如此一来,这些人必定是逃不掉的。”

  剩者为王发现,法正所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最后不得不向徐晃道:“公明,按法军师所说的去做吧,尽快安排好,然后回到城内来主持大局。”

  “诺!”徐晃闻言,领命离开,前往军营的方向而去。

  夜色之下,定阳城内悄悄的发生了变化,但是城外的唐军对此却是一无所知。不过,城内有些人却也从兵马的调动上面看出了一些端倪,西门杨老六就是其中一人。

  正好今夜是杨老六他们这一队兵马在值夜,上半夜徐晃将军从城内适合的年轻人中一次招募了五千士卒,这是开战以来第一次。半夜突然招募兵马本来就是很突兀的事情,不仅如此,杨老六半夜奉命回军营取一些物品的时候,经过几座仓库,发现里面都在紧急装着物品,数百台辎重车上面整齐的码放着各种物品,然后都用毡布盖好。

  这种情况,杨老六以前也看到过一次,那是几年前从河东撤离的那一回,见此情形,杨老六马上意识到了今天晚上一定有事情要发生。

  回到城墙上之后,他一直在思索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很快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自家的这位将军应该是又要跑了。

  “哎,喂,老六……”旁边的都尉发现了杨老六的异常,喊了他几声都不见有反应,连忙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啊!都尉!有事吗?”

  “你小子,让你去营地拿一次东西,回来就变成这样了,是不是中邪了?”都尉看到杨老六终于回过神来,连忙问道;

  “没有事。”杨老六摇了摇头,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