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小厨师 >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反将一军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反将一军

  三日之后,源义忠就率领大军浩浩荡荡奔赴而来,但是他们并没有兵临城下,而是在越前州城池南面三十余里外安营扎寨。

  他们当然不是先礼后兵,而是不想与宋军发生任何摩擦,并且邀请赵菁燕前去谈判,但是他不是以敌我双方的名义去邀请的,而是说邀请大宋使臣,这言下之意,就是我没有将你们看作敌人,而是当做使臣,可以说是给足了面子。

  人家考虑这么周到,赵菁燕哪里还好意思拒绝,答应下来了。

  但是由于在此之前,大宋和源氏之间并没有来往,促成这一次谈判,已经莫大的信任了,赵菁燕也不可能说我就去你们军营谈,而源义忠小人之心更加不敢来城内谈判,故此,这地点选在了两军阵营中间的一处名叫酒田村的地方。

  酒田村,顾名思义这村子酿的酒非常有名,因为这里有一处山泉,这山泉是最适合酿酒的,原本这一代还非常富裕,但是因为战争来临,导致这一代已经变得荒无人烟。

  这一日双方各带一千兵马来此谈判,这个兵力也是双方早就商量好的。

  宋军这边是赵菁燕、魏明为主,而源氏那边则是源义忠亲自上阵,因为他还有很多事要与对方交谈。

  双方见面后,寒暄片刻,便都以入座。

  “赵军师,我们日本一直非常崇尚中原文化,而贵国历来就被人称为君子之国,礼仪之邦,受天下人所敬佩,虽然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朝廷之间没有什么来往,但是我们两国的百姓却是交往甚密,其关系也算是一衣带水,用邻居相称,再合适不过了,原本你们来日本做客,我们欢迎之至,但是我们天皇对于贵国此番派兵前来,表示深感失望,这本是我国内政,作为邻居应该支持我们平叛才是,但是贵国却出兵相助我国叛臣,这有损你们礼仪之邦、君子之国的赞誉。”

  源义忠这一上来就毫不避讳的指责大宋,言辞造句,都是非常铿锵有力的,说的非常具有针对性,朝廷代表的是一个国家,反对朝廷的人,就是叛臣,不管是什么理由,你作为邻居要么就不帮,如果要帮忙的话,也应该是帮我们平叛,你怎么能帮助叛臣了,这道理说到哪里也说不通。

  赵菁燕听源义忠的汉语说到这么好,不禁稍感诧异。

  殊不知这源氏乃是日本大家族,虽然地位不能贵族比,但是底蕴非常深厚的,而如今的汉语就相当于后世英语,毕竟这时候中原文化代表世界最尖端的文化,所以汉语非常流行,日本的读书人,贵族子弟多多少少都会一些汉语,关键是很多书都是汉字,你看不懂你就无法吸取更多的知识,而且加上最近十年,大宋的货物开始往周边地区推广开来,汉语就变得更加流行了。

  但是诧异归诧异,面对源义忠的这一番指责,赵菁燕只是微微一笑,从容不迫道:“我们此番出兵正是出于我们是君子之国。”

  源义忠笑道:“是吗?难不成当初我们相助方腊、宋江等人才算是崇尚中原文化?”

  “看来源将军对我大宋的情况是了如指掌啊!”

  赵菁燕听到他竟然能说出方腊和宋江,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

  源义忠摇摇头道:“哪里,哪里,只是道听途说罢了。”

  赵菁燕道:“在此之前,平氏还不能算作贵国的叛臣,我们与其来往,于理于法,都不为过,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这朋友有难,我大宋若是置若罔闻,岂不是陷自己于不义,古人有云,君子喻于义,不义者,何谈君子?其二---。”

  说到这里,她突然挥挥手,她身边的一个护卫立刻向源义忠递去一个小册子,“还请将军过目。”

  源义忠下意识的接过来,这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一个个人名,好奇道:“这是---。”

  赵菁燕面色严肃道:“这上面的都是被贵军杀害的我国商人,而且这只是目前我们所得知的,人数可能远不止如此。”

  “这---。”

  源义忠稍显有些尴尬。

  赵菁燕继续说道:“方才将军也说了,我们两国民间相交比较热络,而且贵国也非常欢迎我们大宋商人前来,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你们不但没有表现出欢迎之情,反而痛下杀手,我国商人来此只是为了做生意,不带半点恶意,而且还是朝廷鼓励他们来的,所以朝廷应该对他们负责。

  将军说的不错,你们的内政我们的确不应该出兵干预,但是我们来此的主要目的不是干预你们的内政,而是保护我国在贵国的百姓,我们陛下即位以来,爱民如子,提倡以仁政治天下,这眼见自己的子民受到伤害,若是还不闻不问的话,何以谈仁政治天下,若是我们不出兵的话,视为不仁不义,若是如此的话,这君子之国又从何谈起。”

  一旁的魏明补充道:“相比起你们来,我们来到贵国之后,别说我国商人了,哪怕贵国百姓,我们也从未任意伤害,不仅如此,我们将军、军师还是致力于保护贵国百姓,这一点相信将军也应该略有耳闻吧。”

  源义忠原本还想仗着自己兵临城墙,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因为他料想对方一定会非常害怕的,哪知道对方丝毫不惧,反而显得从容不迫,还反过来指责他们的不是。

  的确,要是宋军单单是为了平氏而来,那么不管你们是朋友还是亲人,这都是不对的,再怎么说这也是日本内政,你大宋凭什么干预?

  但是这里面牵扯到大宋子民,那就可以说的过去了,我们的商人来这里做生意,又没有犯法,又不是偷渡来的,而且还是得到你们允许的,你们凭什么杀害我国百姓,我当然得出兵保护我们的子民,维护我们子民在这里的利益,这合情合理。

  主要是从一开始,源氏都将大宋作为敌人看来,而且他们当时一心只想尽快消灭平氏,而平氏由于大宋有这千丝万缕的关系,很多大宋商人都是平氏的合作伙伴,那么他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些大宋商人。

  不仅如此,宋军来日本后,并未主动发动攻击,而是在治理宋人州,一视同仁,不管是日本人,还是汉人,都是照顾的非常周全,这一对比,源氏这边不禁相形见拙。

  这赵菁燕也是辩论高手,源义忠岂是他的对手,这说到后面,倒是他们的错了,而且他也没有理由反驳,因为他的确是杀了不少大宋商人,只道:“对于这份名单,我深感遗憾,但是这绝非我们的本意,我也从未与贵国作对的念头,这其中一定有很多误会存在。”

  赵菁燕点点头道:“我也是这般认为的,但是这也说明一点,那就是我们双方缺乏沟通。”

  “对对对。”

  源义忠忙点头道:“这也是为什么会有这一次的谈判,而不是直接通过武力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希望通过这一次谈判解除误会。”

  赵菁燕轻轻一笑,道:“我们大宋一直以来都反对用武力解决问题,我们更倾向于通过谈判来解决,避免生灵涂炭。”

  她的强势和无所畏惧,让源义忠十分郁闷,这就是大国的底蕴,明明处于劣势,但是看着就好像自己优势似得,没办法,他们背后可是大宋在撑腰,再就此纠缠下去,也只是自找不愉快,源义忠道:“关于贵国商人一事,我们承认有忽略的地方,我们愿意对此做出赔偿。”

  他强调的是遗憾,是误会,是赔偿,但是并未认错,因为他现在处于优势,要不是觊觎平氏的家业,他恐怕都不会选择和谈,赔偿已经是他的底线了,他绝不会就此认错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错,是大宋的错,退一步已经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了。

  可是即便是赔偿,他的手下还是感觉惊讶,有些人甚至准备出言提醒源义忠,但是却被源义忠用眼神阻止了。

  他越是这么说,赵菁燕越是信心满满,知道自己猜的肯定没有错,拱手道:“源将军快人快语且敢作敢当,是为大丈夫,在下敬佩不已。”

  “这都是应该的。”源义忠说着,又直截了当的说道:“如今误会已经解除了,不知贵军何时退兵?”他知道这军师绝非草包,索性直接一点,不再拐弯抹角了。

  赵菁燕笑道:“其实将军再迟上半月,我们可能已经离开了。”

  这倒是让源义忠感到有些诧异,道:“军师此话怎说?”

  赵菁燕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我也就是不再隐瞒了,岂是在野坂山一战前,我们事先提醒过平氏的,但是平氏家主一直防备我们,并未采纳我们的意见,否则胜败难料,这令我们非常失望,而且我们对平氏出钱出力,提供了非常多的帮助,也尽到了一个朋友的义务,在野坂山一战过后,我们其实就准备撤退了,但是退至越前州时,得知贵军即将到来,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贵军是怎么打算的,也有些担忧,故此迟缓了退兵一事,没曾想到将军如此的通情达理,在下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PS:求月票,求推荐。。。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