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小厨师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女人的天籁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女人的天籁

  不得不说一句,李师傅这是在挑战超高难度。%

  秦夫人这人平时多说几句话都嫌累人,你让她唱歌,那你还不如让她将借腰带借给你悬梁自尽了,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但是李师傅偏偏那喜欢迎难而上,说真的,他来宋朝这么久,他身边女人的歌声他几乎都听过,哪怕是李清照,他也听过一两回,唯独秦夫人的歌声他没有听过,这要是破嗓子,那倒也罢了,可是据说秦夫人年轻时那也是一大才女,诗琴书画无一不精,这肯定能唱呀。

  李奇啧啧道:“夫人,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不是让你去卖唱,我只是想与你探讨剧情而已,这是剧情需要啊,让我们为艺术献身吧。”

  秦夫人瞧他那德行,轻哼道:“你莫把我当三岁小孩,你这是写小说,书是让人看得,这剧情跟唱歌有甚关系,你直接将歌词写进去就行了,其它书都是这么写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

  李奇使出了忽悠**,“是,这的确是小说,但是小说是有灵魂的,一本没有灵魂的小说,是很难引起读者的共鸣,而我们就是这灵魂的创造者,那么我们首先就要投入进去,你说的不错,别人都是将歌词写进去就行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写着歌词的时候,自己肯定唱了无数遍,因为在创作的时候,创作者一定得将情绪培养起来,而这首歌又是整个故事的灵魂,你必须要唱出来,才能明白笔下人物的心理,这是一种互动,夫人,你别害羞吗,这是艺术。皇上都经常抚琴自唱,你又有何唱不得。”

  这李奇说道理,那都是一箩筐一箩筐的,秦夫人哪里是他的对手,其实你要她单独唱,她可能无所谓,但是你让她当着李奇唱,那她真的会羞愧到死去,道:“你方才不是唱了么,这就行了。”

  “这怎么能行。”

  李奇苦口婆心道:“我只是一个口述者。你才是真正的灵魂创造者,你不唱这怎么能行。”

  秦夫人稍稍撇了下嘴,将头偏了过去,道:“我反正不会唱。”

  李奇眼眸一划,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既然夫人执意如此,我只有另找他人了。”

  秦夫人点点头道:“这样也行。你可以让封妹妹来唱,她可是天籁之音。”

  “宜奴得写天龙八部,又得忙着生孩子,最近还爱上了孔子。哪里有空,我还是去找红奴写吧。”

  李奇说着就开始收拾东西了。

  “等下。”

  秦夫人茫然得望着李奇,道:“你---你是说要换人写啊?”

  李奇点点头道:“当然啊,夫人你脸皮这么薄。肯定也不擅长写这爱情小说,我也就不勉强夫人你了,我另外找人就是了。”

  “啊?”

  秦夫人微微一愣。脸上露出郁闷之色,这故事才刚刚进入**,她正听着入迷了,如何舍得放手,委屈的瞧了眼李奇。

  不能心软,不能心软。

  李奇心中默念,将秦夫人写的那些整理好,起身道:“夫人,打扰了,我就先告辞了。”

  秦夫人沉默不语。

  哇塞,这么诱人的故事都勾引不了你。李奇也是心下惴惴,但是事到如今,只能硬着披头走下去了,大不了会明日再来,这样一想,李奇一个潇洒的转身,往门外走去。

  “等下。”

  在李奇走到门前时,秦夫人终于开口了。

  yes!

  李奇面色一喜,但随后就露出一张错愕的面孔,转过身来,道:“夫人,还有什么事吗?”

  秦夫人红着脸,踌躇半响,才道:“你先往下说,等到我填写内容的时候再唱。”

  李奇噗嗤一声,笑道:“夫人,你真是好可爱呀,我若不教你唱,你会唱么?”

  “这---。”

  秦夫人一脸纠结。

  李奇道:“不就是唱个歌么,我不也唱给你听了么,有何为难的。”

  这世上谁还有你这般脸皮。秦夫人暗自嘀咕一句,退而求其次道:“那我一个人唱便是,用不着什么合唱。”

  “为何?”

  李奇急切道:“夫人,我真不瞒你,以前在ktv---也就是专门唱歌的地方,我可是香饽饽样,不管是哪个女人想找人合唱,定是先找我,我如今放下面子来帮你融入剧情,你可别不识好歹呀。”

  秦夫人可没有后世那些名媛那般奔放,这和李奇对唱,准个什么事,道:“不行就算了,你另寻高人吧。”

  李奇见夫人一脸坚决之色,心想,这事得徐徐渐渐,不宜操之过急,这都是迟早得事。很是勉强道:“那----那好吧,我就迁就你一回。”

  说话间,他已经坐了回去,一语双关道:“对了,夫人你会谈情不。”

  秦夫人还懵懂道:“你问这个作甚?”

  李奇道:“不瞒你说,以后这个故事肯定会跟射雕一样,被高蠢货,不,高衙内他们搬上舞台的,若是弄个主题曲什么的,那才叫做完美,故此我希望夫人你能这曲谱写下来,将来弄到舞台上去唱,当然,我不是叫夫人你去唱,这我会另找人的。”

  秦夫人心想都答应他唱了,还在乎这弹琴么。于是起身去到东边角落的一个箱子面前,将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架瑶琴来。

  李奇哇了一声,道:“夫人,你这也太不爱干净了吧,你瞧这琴上面的灰,都快比你的头发还要多了。”

  夫人听得手一哆嗦,差点没有将手中瑶琴摔在地上,双目一瞪,道:“你懂甚么,这琴不过是很久没有用了,上面有些灰也是理所当然的。”

  “是吗?”

  李奇非常欠扁道:“看这琴的年龄好像比我都还要大。”

  秦夫人头发都快竖起来了,不待这么贱的,只想拿着瑶琴敲死这混蛋。其实这瑶琴不过是她结婚前用的,若是跟李奇一般大小,那她岂不是老妇人了,不过自从结婚以后,她就没有用过了,直到今日才拿出来,因为一直都放在箱子里面,而且还用布盖着的,也没有很脏,只是李奇说的比较夸张而已。

  懒得理这厮。秦夫人开始使出沉默以对的招数。拿起一块是帕子轻轻擦拭着,双目望着那琴弦,往日的种种回忆涌上心头来,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微笑。

  因为那时候才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日子,无忧无虑,可以说这架瑶琴里面充满的都是快乐的记忆。

  咦?难道夫人发春了?那真是太好了,我来的恰到好处呀。李奇见秦夫人呆呆望着那瑶琴,嘴角含笑,心里怪痒痒的。开始了他邪恶的思想,想着想着,他自己倒是先乐呵呵的笑出声来了。

  秦夫人一怔,转头望去。见李奇还在哪里傻笑,好奇道:“你傻笑什么?”

  “啊?我笑了吗?”李奇从梦中醒来,老脸一红,忙道:“哦。我是笑夫人你再擦下去,这琴弦都得给你擦断去。”

  秦夫人愣了下,暗想。我擦了很久吗?下意识的将帕子放到一边去。

  李奇轻咳一声,道:“好了,我们现在开始吧。你听清楚了,咳咳咳,我爱你,爱着你,就想老鼠爱大米----。”

  “打住。”

  秦夫人一听这调不对呀,道:“你在唱什么。”

  对哦,我怎么唱到老鼠爱大米去了。李奇也有些纳闷,尴尬道:“我这是开嗓之曲,莫要见怪,莫要见怪,要不咱们尝试下这混搭的感觉,如何?”

  混搭?秦夫人哼道:“此等淫秽歌曲,也只有你唱得出口,我可唱不出。”

  都成淫秽了,那肯定没有希望了。李奇只能见好就收,这回认真的唱了起来,也不知道夫人是不是许久没有弹琴了,在李奇唱的时候,她连续拨得两个完全搭不上边的音。

  这怎么唱。李奇停了下来,道:“夫人,你认真点好不,你弹的都快赶上我了,我还不如自弹自唱了。”

  秦夫人其实已经很认真了,而且也的确是她的错,面对李奇的责怪,她只能歉意道:“抱歉,抱歉。”

  李奇无奈的一声叹,差点没让秦夫人掉出眼泪了,她自问看书不少,哪知选用的内容全部否决,然而如今弹琴竟然遭受到李奇的嘲讽,要是对方是封宜奴、李师师那也就算了,可他李奇也---这真是太凄凉了。

  秦夫人心里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暗下决心,还非得将这曲给弄出来不可。

  其实她的琴技是非常了得的,只是很久没有弹了,一时间找不到感觉,但是随着李奇唱了两三遍,她渐渐进入了佳境,也不再害羞了,听着李奇唱的旋律,开始拨动着琴弦,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断断续续,偶尔冒出两三声琴音,但是到了后来,琴音的开始有了连贯性,不说每一个音都非常准,毕竟这只是听着在弹,没有曲谱,但至少李奇听不出有什么不对的,也就是没有走音走的太离谱。

  李奇嘴上在唱,可是注意力一直在秦夫人身上,见她心无旁骛的拨弄琴弦,暗自惊讶,想不到夫人的琴技这么牛x,就这么几回就能抓住主旋律,而且这记忆力也太变态了吧,远远高于红奴呀,恐怕也就是比宜奴和师师差了那么一点,可是她说自己好些年没有弹了,这要是天天练那还得了?

  李奇又反反复复唱了好几遍,嗓子都快冒烟,赶紧喝了一口茶,见秦夫人已经能够完整的弹了一遍,虽然与后世的调调有所偏差,但是这毕竟不是一个时代的东西,这种偏差应该说是属于时代的偏差。于是道:“夫人,你应该学会了吧,一般我教红奴唱歌,也就是两三遍搞定,你的天赋虽然比较低,但我可是唱了十几遍啊,要不你试试看。”

  秦夫人由于真的是很久没有开嗓了,心里没有自信,她也不知道弹的怎么样,更加不知道待会会唱什么样子,自认天赋低。道:“那---那好,我先试试看。”

  李奇瞧夫人一脸羞怯,道:“夫人,你别怕,唱就是了,我心里已经兜了底,不管你唱成什么样子我都能够接受,绝对不会笑话你的,毕竟的艺术的道路总是充满了坎坷。”

  秦夫人还真当真了,非常感激的点了下头。谢谢他的理解,双手放在琴弦上,深呼吸了一口气,平缓下心情,修长的中指突然在琴弦上拨动了一下,前面稍显平缓,突然,她十指如梦幻一般的在琴弦上跳动,琴音明快。轻盈。

  高手啊!

  李奇听得暗自竖起大拇指,他可没有将这前奏交代清楚,都是秦夫人自己跟着旋律加上去的,忽见秦夫人微微张嘴。

  李奇心里非常期待。哪知---与他刚才一样,第一个高音直接破音。

  李奇傻了,这落差实在是太大了,噗的一声。着实忍不住了,一手捂住嘴哈哈笑了起来。

  琴声戈然而止。

  秦夫人脸红如血,连脖子都红透了。她因为很久没有唱了,平时最多就是独自哼上两句,今日她毫无准备,更为关键的是,这一首《渡情》刚开始就是高音,又因为她太紧张了,所以直接破音,秦夫人这辈子都是头一次唱破音。见李奇笑的是前俯后仰,只觉得生无可恋,恼羞成怒道:“你---你不是说不笑的么?”

  “我---噗,呵呵,等会---。”

  根本停不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李奇才使劲的憋着笑意,道:“夫人,你刚才笑了我一回,咱们就算扯平了,我就说两个人合唱,这样我带着你唱,既能帮助你理解剧情,又能帮你拉高些水平。”

  这话说的还真是不要脸。

  秦夫人见李奇笑的这么欢乐,心中羞怒交加,今天还真跟李奇卯上了,既是委屈,又是愤怒的说道:“不用了,我再唱一遍便是。”

  李奇呵呵道:“洗耳恭听。”

  秦夫人轻轻咬了下下嘴唇,再次拨动琴弦,反正这脸已经丢尽了,甚至都已经到了生无可恋的地步,她也就完全放开了,再丢脸也不过如此了,这前奏一完,她便开口唱了起来,“啊---啊---西湖美景三月天勒,春雨如酒柳如烟勒,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啦......。”

  这一回,她是一口气唱到尾,中间没有任何停顿,原本这首歌是男女对唱的,但是经过夫人这么一唱,这已经都不重要了,秦夫人的声音跟封宜奴、李师师的不同,她的声音真是轻柔到骨子里面去了,可以说是正宗的女人音,就如水一般,你想去抓却又抓不到,好比情人之间的绵言细语,让人听在耳里,甜到心里,余音袅袅,说是天籁之音,真是一点也不为过。

  李奇真心醉了,这已经不是专业能够形容了,他甚至觉得后世那些天皇天后真是弱爆了,真正的音乐是能够让人用心去感受的,在后世的多半歌手都爱卖弄自己的技巧,什么高音呀,假音啊,矫揉造作,画蛇添足,殊不知这是对音乐的一种侮辱,因为最开始的音乐就是大自然的声音,是一种自然的声音,这音一出来,就能够触动人的心灵,技巧?黄鹂懂技巧么,但是它的声音谁人不说好。

  这都唱完了好一会儿,秦夫人见李奇呆呆坐在那里,沉默不语,面无表情,心中是很忐忑,因为她听自己的声音都已经习惯了,而且方才被打击了几番,已经没有了自信,也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轻声道:“李奇。”

  李奇还在回味,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秦夫人心中更是不安,于是又喊道:“李奇,李奇。”

  李奇微微一怔,道:“什么?”

  秦夫人尴尬道:“你觉得---觉得如何?”

  “好---。”

  李奇拖了一个长音,紧接着道:“那就还差了不少,其实---其实中间都还有几个地方没有找准音,你再唱一遍吧,我给你指出来。”(未完待续。。)

  ps:求一张双倍月票。。。R7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