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小厨师 >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危险的背后是**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危险的背后是**

  玉俊杰自小随父做生意,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世面,喝酒这种基本的应酬,那肯定不在话下呀,但是今日,他算是明白生意人和武夫的区别了。

  生意人喝酒,讲究的是交情,是人脉,是利益。

  而武夫喝酒,讲究的是痛快,是豪爽,是义气。

  这是两码事。

  所以,自以为酒量还不错的玉俊杰,当场就被牛皋给喝倒了,趴在桌上不省人事,马桥都还没有出手。

  当然,酒鬼是必罪的,特别是在这种环境下,这几乎是没有任何悬念的,这甚至可以说成是一个定律。

  唯独牛皋、马桥是完全清醒的,牛皋以前跟马桥喝过不少酒,知道这家伙的实力,一见马桥就来躲,在搞定玉俊杰后,他就尿遁了。

  聪明人啊!

  不聪明的就全躺下了。

  玉俊杰被抬回房里后,吐了三四回,又睡了一觉,这才清醒过来,随便吃了一晚泡面,下人突然来报,说李奇让他过去一趟,这可不能怠慢,玉俊杰急急忙忙的就出去了。

  来到帐内,此时里面就坐着李奇和赵菁燕二人。

  李奇见到玉俊杰那苍白的脸色,心中暗笑几声,示意他坐在自己身边,反正那个军师肯定不会坐在自己身边,等他坐下后,才关心道:“俊杰,听说你中午喝多了,真是抱歉,那群浑人也忒不懂事了。”

  玉俊杰忙道:“是草民酒量太差,让各位将军扫兴了。”

  李奇呵呵道:“怎么样?现在酒醒了没有?”

  玉俊杰点头道:“承蒙大人关心,草民已经无碍了。”

  “那就好,那就好。”

  李奇点点头,很直接道:“我唤你来,其实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玉俊杰诚惶诚恐道:“大人言重了,能为大人办事,那是草民的荣幸,大人有事尽管吩咐便是。”

  有道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呀!他们玉家在得到李奇的暗中相助,生意可是突飞猛进,财源广进,这也证明一个道理,官商合作才是王道,况且李奇还是当朝第一人,玉俊杰只要脑子没有坏,都不会放弃这棵大树。

  “是吗?”

  “草民句句肺腑之言。”

  李奇满意一笑,道:“其实也没啥大事,就是想请你代我送一份生日礼物给罗虎。”

  玉俊杰一听,原来就这事,太简单了,哪里还用李奇亲自吩咐呀,派人来说一声就行了啊,可转念一想,是啊,这么简单的事,为何枢密使要亲自找我说,而且他堂堂枢密使,一般都是别人给他送礼,哪里有他给人送礼的道理啊。

  他想这事恐怕不是那么的简单,于是试探道:“枢密使有命,草民自当遵命,可是那罗虎不过一个酋长而已,枢密使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自降身份了。”

  看来这小子是真的酒醒了。李奇微微一笑,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那就这样吧,这份厚礼由我来准备,以你的名义去送。”

  肯定有猫腻啊!玉俊杰哪里敢轻易答应,又问道:“不知枢密使打算送一份什么样的礼物给罗虎?”

  李奇五指一张道:“五百桶天下无双。”

  “这---这么多?”

  玉俊杰张大嘴巴,这天下无双可不是一般的贵呀,五百桶是个什么概念呀。

  李奇哎了一声,道:“那罗虎族人数千,人强马壮,这五百桶我都嫌少了。”

  这话说到这份上,只要脑子不傻的人,都知道这事不简单呀。玉俊杰心里怕的要死,但还是鼓起勇气道:“枢密使恐怕不止是想送这份厚礼给罗虎吧。”

  “聪明人!”

  李奇哈哈一笑,勾了勾手。

  玉俊杰立刻附耳过来,但是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等到他听李奇说完后,只见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双腿都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他真的宁愿自己还没有酒醒,这只不过是一场醉梦,虽然是一场噩梦,但总比残酷的现实要好。

  虽然李奇已经说完了,但是玉俊杰还是一动不动。

  赵菁燕静静的品着茶,微微一笑,她倒不是轻视玉俊杰,任何一个普通人,在接到这个任务,都会感到害怕,这是人之常情。

  李奇余光一瞥,一手转着茶杯,道:“俊杰。”

  玉俊杰微微一怔,道:“枢密使请说。”

  李奇道:“这若是换做别人,我肯定是连骗带吓,逼着他去,但咱们的关系,我觉得没有必要,你要说这个任务有不有危险吗,肯定是有的,这我不想瞒你,但是你要明白一点,危险的背后总是充满着机遇。这个人情大的很,是皇上的人情,如果你能立下这份大功,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谁还敢惹你。当然,你若是实在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你去。”

  赵菁燕突然道:“玉公子,其实这一趟,危险也不是很大,咱们往最坏的方面去说,即便你被罗虎察觉了,我量他也不敢动你,因为他得顾忌枢密使,得罪当朝第一人,这是一个非常难的选择,不到最后一步,罗虎是绝不会走这一步的。如果真的被他发现了,我猜他一定会把你安然无恙的送回给枢密使,因为这样一来,他既可以表现自己的实力,又可以给枢密使这个面子,杀了你,他能得到什么?”

  她和李奇再加上赵楷、秦桧,恐怕是这世上最会忽悠的人了,他们几个说话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非常具有诱惑力。

  玉俊杰心动是心动了,但是心动中还是夹带着害怕,道:“赵军师言之有理,可是罗虎的部族在这一代非常有实力,今日枢密使在这,我当然不怕,可是枢密使不可能总是待在这里,一旦枢密使走了,不管成功与否,我怕他的族人会报复我玉家。”

  赵菁燕黛眉一皱,道:“枢密使,这还真是一个问题,像他们这种部族,可是非常团结的,除非你灭族,否则,罗虎的这几千人马你打算这么办。”

  李奇道:“自然是扶植一个人上去,至于是谁,还得去打听下,他们部族中有谁是与罗虎不合的。”显然他早已经想好了。

  玉俊杰道:“倒是有这么一个人。”

  “谁?”

  “就是罗虎的亲弟弟,罗龙。”玉俊杰道:“当初罗虎的父亲死后,他们两兄弟都想争夺这族长的位子,只是罗虎笑到了最后,而罗龙不甘居于人后,于是带着自己的本部人马离开了白虎寨,去到东面百里远的云岭岗,改名为云龙岗,占山为王,据说这罗龙一直对他大哥不服气,希望能够夺回族长一位,可惜罗虎这些年不断的扩张自己的势力,实力差距反而越来越大了。”

  赵菁燕若有所思道:“若是你说的没错的话,这个罗龙的确是一个好人选。”

  李奇沉吟片刻,没有多言,又朝着玉俊杰道:“我可以事先告诉你,从今往后,这里只有一个人说的算,那就是皇上,律法将会统治这片地区,如果你仅仅是担忧遭人报复,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的这种担心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朝廷是绝不会允许在大宋境内还有自立为王的现象,这样吧,用不了多久,朝廷就会在这里开一个商务局,管理这里的经济,到时我让你进商务局做事。”

  如今商务局对于商人而言,可是人生的终端呀,商人为官,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行,这诱惑太大了。

  玉俊杰彻底动心了,心想,有枢密使在后面支持我,试问谁敢动我,说不定我玉家能成为宜州第一家族。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啊。抱拳道:“草民原为大人肝脑涂地。”

  李奇笑了,道:“没有这么严重,我只需要借用你的名义,其余的事我的人办妥的,你到时什么都不用管。”

  “是。”

  李奇又将整个计划跟玉俊杰说了一边,双方讨论一遍,玉俊杰就离开了。

  等到玉俊杰走后,赵菁燕就道:“罗龙那边就我去吧。”

  李奇摇头道:“这太冒险了,还是让牛皋去吧,你别看那厮长得一副莽夫像,但是脑子转的比谁还快。”

  赵菁燕道:“我没有否定牛将军的才能,但是岳飞他们此时都不在你的身边,而杨再兴又得领兵去攻白虎寨,若是连牛皋都派出去了,谁跟你一块去邑州。再冒险的事我也做过,而且这也没有什么危险,能否说服罗龙,暂且不说,相信罗龙只要不傻,也不敢动你枢密使的军师。”

  李奇皱了皱眉头,沉吟了半响,还是摇头道:“这事再让我考虑考虑。”

  “这点小事,有什么好考虑的,即便有生命危险,失去牛皋,那可是我大宋的损失,失去我,不过只是皇上少了一位不太听话的堂妹而已,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了吧。”赵菁燕嘴角扬起了一抹自嘲的笑意。

  李奇没好气道:“到底这里谁做主呀?”

  赵菁燕道:“你请我做军师,若是连点信任都没有,那你是请我来帮女神医种咖啡豆的吗?”

  李奇翻了翻白眼,无奈的问道:“你真的要去?”

  赵菁燕自信的笑道:“你其实也可以看成这是送一份功劳给我这个军师,让我可以理所当然的服众。”

  “这么有把握?目前我们对罗龙的资料是少之又少。”

  赵菁燕淡淡一笑,道:“每个人都有他的价格,这可是你说的,退一万步说,我是去帮罗龙的,又不是去害他的。”

  李奇见赵菁燕执意要去,而且他对赵菁燕的能力,也非常有信心,考虑了一番,点头道:“好吧,我让马桥陪你一块去,这是命令,你要不愿,就不去了。”

  赵菁燕一笑,拱手道:“下官遵命。”

  李奇道:“要是这句话是你发自肺腑,那我今晚肯定睡不着了。”

  ......

  翌日。

  李奇针对进攻白虎寨,开了一个会议,除了马桥这个正直的人,觉得这种做法不耻外,牛皋他们都认为用蒙汗药乃是上上策,经过一日的讨论,将此次作战计划定了下来,由杨再兴领三千兵马前去,又将其中的三百人扮作是玉俊杰运送礼物的仆人,混入白虎寨,到时里应外合,务必拿下白虎寨。

  作战计划定下来后,李奇又朝着牛皋道:“牛皋,你立刻派人去通知邑、钦二州的那些部族首领,就说经济使奉皇命来这里视察,让他们务必在下个月二十一赶到邑州。”

  虽然他不是经济使了,但是这里的人恐怕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遵命。”牛皋一抱拳,忽然又道:“下个月二十一?那罗虎不是二十日过四十大寿吗?”

  李奇点头道:“不错,我就是想看看,究竟是我的面子大一些,还是罗虎的面子大一些。”

  牛皋又问道:“那要不要通知罗虎?”

  “你说的呢?当然要啊!”

  杨再兴好奇道:“可若罗虎离开了,那咱们的计划怎么办?”

  李奇呵呵道:“如果罗虎这么听话,或者我在这里有这么大的震慑力,那我还杀他干什么?不,杀还是要杀的,但至少不会这么快就杀他。”

  PS:求月票,求推荐。。。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