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小厨师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圣旨降临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圣旨降临

  李奇、种师道等一干主将听到金兵在对岸集结,也立刻赶到了岸边,此时洪水已退去,两岸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李奇拿着望远镜望向对岸,见黑压压的一片,人头耸动,而且完颜宗翰等大将也都在其中。

  种师道瞧他们虽然集结了兵力,但是也仅此而已,捋了捋胡须,道:“看来金兵只是来吓唬人的,并非是想要进攻。”

  李奇叹了口气,道:“那真是令人感到遗憾啊!杨再兴。”

  “末将在。”

  “放上几箭,挑衅,挑衅。哦,整点实在的,别放空响炮了,也该让宗翰老兄见识下咱们新式武器的威力。”

  “遵命。”

  不一会儿,八辆战车就就推倒了岸边。

  “放!”

  二十四枝箭矢以一道优美的弧线,飞过了桑千河,落在对岸,轰轰轰,发出剧烈的爆炸声,一阵烟雾过后,但见岸边的那因洪水退去而留下的淤泥中,有着二十四个大坑,连成一道弧线,十分显眼。

  而且,因为这爆炸声,就连金军的战马也开始有些躁动不安。

  这很明显就是在秀肌肉呀!

  完颜宗翰何曾遇到过这种待遇,心里那个恨呀,但是望着那二十四个大坑,心中又有些心有余悸,这若我强行渡河,就这玩意,玩意落到了人群中间,那还得了。

  他帐下一员大将愤怒道:“都统,宋猪分明就是在挑衅,我们应当迎头痛击他们,且看他们还敢嚣张。”

  完颜希尹道:“既然你知道他们是在挑衅,那我们现在进攻,岂不是阵中敌人下怀。都统,看来宋军是在等我们渡河,我们万不可上当啊!”

  完颜宗翰沉默不语,他当然知道现在渡河是非常不明智的决定,但是他作为都统,有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非常伤士气。

  对岸的李奇哈哈一笑,高举右手,用力挥舞着。

  完颜希尹看不太清楚,但是他知道此人肯定是李奇,道:“那挥手的应该就是臭厨子。”

  “好!好!好!”

  面对李奇的挑衅,完颜宗翰一连说了三个好,道:“他日若此人落在我手里,我定要让生不如死。”

  宋军有床子弩加火药,他们没有呀,站在这里也只是自寻其辱,完颜宗翰又率领亲兵沿河岸行走,观察宋军的布防,见一些关键战略要地,都已经被宋军牢牢控制住了,如今宋军还正在继续修建堡垒,巩固自己的防线。

  转了半天,完颜宗翰不禁有些气馁,暗叹,这宋军里面果然是大有人才在,就这阵势,再加上宋军那先进的武器,想从西岸打到东岸去,那真是太困难了。

  如今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完颜宗望和西夏那边。

  但是,很快他的第一个希望就落空了,完颜宗望在退出蓟州后,就命人给他送来一封加急信函,信中告诉他,由于宋军的水师太强大了,导致他们无法取得决定性的战果,目前也无法夺回燕山府。

  不仅如此,宗泽担心完颜宗望出兵支援云州,于是将所有兵力布置在燕云地区的最北边,也就是蓟州、檀州等地的边境,并且让韩世忠将水师进入儒水,摆明就是告诉完颜宗望,你若敢将兵力调派去云州,我就进攻你的大本营、平、营二州。

  殊不知完颜宗望也害怕韩世忠的水师会去云州支援,于是将兵力部署在古北地区,也告诉韩世忠,你若敢去云州支援,我就立刻出兵攻占檀州、蓟州,没有水师,我可就不怕你们这些民兵。

  完颜宗翰得知这一切后,心中很无奈,他知道完颜宗望不但无法攻占燕山府,甚至都无法抽身来这里,对于宋军的整个布局,心里很是纳闷,怎么就这一会儿,宋军里面冒出了这么多人才来,这宗泽、韩世忠究竟是何方神圣。

  殊不知宋朝这个时期的那的确是人才济济,直逼太祖时代,只不过历史上,由于宋徽宗这个自带削弱光环的最大*OSS在,这些人才被废了武功。

  既然完颜宗望那边没有希望了,完颜宗翰只能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了西夏那边。

  但是没过几日,西夏那边就给他回了一封信,说什么我此番出征,损失重大,已经无力再出兵了,心中很是愧疚,还望你这个老大哥能够体谅一二。

  说了半天的废话,就是告诉完颜宗翰,你还是得靠自己,千万别指望我。

  西夏虽然对金国上表称臣,但那不是心甘情愿的,而是被迫的,他们暗地里,还是自称为王,你若打赢了,那我当然会出兵来抢地盘,可是你如今都被宋军围着打了,我还出兵的话,一旦惹怒的大宋,他断我粮道,断为茶道,又不买我的青盐,你来养我呀!

  这事做不得,相比起金国而言,西夏还是希望能与大宋交好,因为金国穷,大宋有钱呀,而且自从上次贸易谈判,宋朝对西夏完全开放了盐道,并且帮他们建立与远方的日本、高丽的经济来往后,西夏就更不想与宋朝打仗了。

  他们国内压力也很大啊,百姓没饭吃,他们还希望大宋能够帮他们致富了。

  所以,此时西夏国内是一致反对对宋出兵。

  这封信气得完颜宗翰直骂娘,嚷嚷着灭了宋,就要去灭他西夏,你这时候拒绝我,那就等于在我背后捅刀子呀!

  他们没有等来援兵,反而是宋军等来了种师中的船队,宋朝可是有水师的,而且船厂很多,故此这些船只虽然没有韩世忠的水师那么牛B,但好歹也是战船,不是金人用的那什么民船。

  由于西军不擅长水战,故此,船队一到,李奇立刻命岳翻统领禁军接管这支船队,他这支禁军可是水陆两栖部对,水战是不在话下。

  有了船队的相助,等于在河面上多了不少堡垒,李奇就更加嚣张了,命船队当着完颜宗翰的面,在在河面上游走,秀肌肉,仿佛就是在朝金兵喊话,我就在这里,你有本事就来试试看!

  这金军见宋军的船队来,心中也有些怕怕,完颜希尹现在反倒担心,对方会打过来,也命令士兵,在岸边修建防御设备,阻止宋军的进攻。

  不过他的担心多余,除非金军让主力进军朔州,否则,李奇是死也不会过河,这风险太大了,他可承担不起。

  两边整天隔岸遥望,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又过去了将近十日,虽然双方都是相安无事,但是这一日,却是宋朝转折性的一日。

  为了进一步的羞辱金军,这日上午,李奇、种师道这一老一少扛着鱼竿,拿着鱼篓,跑到了河岸边去钓鱼。

  当然,这个主意肯定是李奇提起的,除了他以外,谁敢在这时候,跑去两军的“楚河汉界”上钓鱼呀!

  嚣张!

  忒嚣张了!

  由于洪水刚刚退去,河内鱼虾充足,二人收获颇多呀,但是李奇这钓鱼技术还是稍逊种师道。

  种师道捋了捋胡须,哈哈道:“不知今日可有机会尝尝金刀厨王的厨艺。”

  李奇呵呵道:“一定,一定,我这手可也痒得很呀,待会再让船队,撒上几张大网,弄一些蟹虾来,那就更加完美了。”

  种师道翻着白眼道:“你小子还真是胆大妄为,这敌军就在对岸,我们来此钓鱼,就已经够无理取闹了,你竟然还想拿着战船来捕鱼捕虾,真是岂有此理。”

  李奇委屈道:“对方又不进攻,这船放在这里也是放着,何不打打鱼虾什么的,补充下军粮,老是吃罐头也乏味呀。”

  种师道听罢,道:“你说的倒有也道理,这春季桑千河内鱼虾甚多,我们派出几艘船只专门捕捉鱼虾,也未尝不可。”

  “种公能这么想就再好也没有,即便没有船队,他们也不敢进攻呀!”李奇呵呵道。

  种师道无奈的摇摇头,道:“跟你呆久了,还是不行,再过几日,恐怕你就得拉老夫下河洗澡了。”

  李奇摆摆手道:“这个种公大可放心,我绝不会做这种蠢事的,洪水刚退,这水都还没有清,现在下河洗澡太不卫生了,而且这天也不是很热,还是烧水泡澡比较爽。”

  种师道哈哈一笑,忽听后面有人喊道:“步帅,步帅。”

  二人转头一看,只见杨再兴骑马飞奔过来,看上去似乎挺着急的。

  难道金军有动静呢?李奇急忙起身,待杨再兴来到面前,就赶忙问道:“金军进攻呢?”

  杨再兴摇摇头道:“没有。不过,牛将军来了。”

  “牛将军?”李奇大脑有些短路,道:“哪个牛将军?”

  杨再兴愣了下,道:“就是牛皋呀!”

  “牛皋?”

  李奇惊呼一声,暗想,难道赵楷那边成功了。忙问道:“牛皋现在在哪里?”

  杨再兴道:“快到了,岳将军已经派人去接了。”

  李奇二话不说,急忙上马朝着朝着大本营飞奔而去。

  杨再兴原本想去,忽见种师道还是站在这里,便道:“老将军,你不去么?”

  种师道摇摇头,道:“你去吧。老夫再坐一会。”

  杨再兴哦了一声,骑着马跟着李奇就离开了。

  种师道望着河面,长长叹了口气,他一方面很希望赵楷能够即位,一方面又念及当初宋徽宗对他恩情,心中是五味杂陈,故此,他没有心情去营内享受这一切,因为他若看到李奇他们脸上那喜悦的笑容,会有一种负罪感。

  ......

  “哎呀呀,这鸟地方太难找了,搞的俺都迷路了,幸亏岳飞派人去接俺了。哟,岳飞,岳翻,哇哈哈,兄弟们,俺老牛来了。”

  “牛皋(牛将军)。”

  李奇前脚刚进军营,就听见牛皋那粗嗓门,赶紧走了过去,只见牛皋身披红色禁军服饰,骑着高头骏马,带着一干小弟,一副喜气洋洋的的走了进来。这厮一见到岳飞,就赶紧从马上跳了下来,张开双手,哈哈大笑的跑了过去。

  “哎呦,步帅,俺可想死你了。”

  牛皋与岳飞等人一一相拥后,正好见到李奇和杨再兴从后面走了出来,又急忙奔了过去。

  “别!”

  李奇一手挡在前面,道:“我可不喜欢跟男人亲密接触。”

  牛皋咧开嘴嘿嘿一笑,学着李奇的口气,说了两声“骚类”,旋即又行了一个军礼,道:“末将牛皋参见步帅。”

  李奇现在哪里还在乎这些,摆摆手,道:“你丫别给我说这些废话,你不会就带了个人来吧?”

  牛皋一愣,道:“俺带了一万人来啊!”

  李奇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这厮,道:“嘿,我说你是故意的吧,京城那边怎么样啊?你是奉谁的命来的?还有,难道你就没有带什么东西来么?”

  牛皋恍然大悟,连忙道:“对对对,俺可是奉皇命前来宣旨的,差点耽误了大事。步帅,你可别怪俺呀,俺这是第一次奉命宣旨,这一高兴就给忘记了,俺真不是故意的,俺---。”

  俺你妹呀!这家伙怎么这么多废话。李奇双眼冒火,伸出手来,冷冷道:“圣旨。”

  牛皋见李奇已经快要发飙了,赶紧闭嘴,急急忙忙的从怀里套出一道圣旨来。

  李奇不等他宣读,就抢了过去,打开一看,只见这第一行就写着宋徽宗退位,传位于赵楷。他那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去。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