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小厨师 > 第八百二十九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第八百二十九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马桥跟人比试厨艺?疯了,疯了,这厮铁定是疯了。

  李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厮虽然跟在他这个厨王身边已久,但是李奇知道,这厮压根对厨艺是半点兴趣都没有,用那八块腹肌来当砧板还差不多,切菜?omg,李奇不敢往下想了,赶紧喝口茶,压压惊,太tm语出惊人了。

  相对于李奇脸上的震惊,而鲁美美、酒鬼,甚至就连黄三元和那况知县脸上的都是一片茫然。

  幸福来得太快,黄、况二人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姿势去迎接,该是虔诚的单脚跪地,还是应该匍匐,纠结,太纠结了。

  酒鬼挠挠头道:“小桥,你---你会不会是喝醉了。”

  马桥大怒,道:“酒鬼,你当我是你,我何时醉过?”

  酒鬼郁闷道:“可是你这话比酒醉之言还要恐怕啊!”

  李奇深表认同的点点头。

  李奇这个人精都看不懂,单纯又耿直的鲁美美更加不解了,道:“师哥,你---!”

  马桥手一抬,再次打断了鲁美美的话,道:“师妹,你就相信为兄这一次,此番比试,唯有师兄来比,才能让他们心服口服。”

  鲁美美啊了一声,忽然发现脑袋有些不够用了。

  李奇忍不住了,出声提醒道:“马桥,这可是在赌命,不是赌钱啊!”

  马桥可是拥有一颗无比强大的自信心的男人,众人的茫然、震惊、不可思议丝毫没有让他对自己产生哪怕一丝的质疑,轻笑一声,道:“步帅请放心,我一定不会丢你金刀厨王的脸。”

  这一笑,是何等的淡定啊。

  但是在李奇看来,却是十分的恐惧,忙道:“别别别。这事可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只是旁观者,哦不,旁观者都谈不上,我只是--呃,嗯,在执行练兵任务,仅此而已。”心里却想,比试武艺,你娘的就不提我了。反而老爱拆我台,比试厨艺,就拉我来垫背,信你我就完了。

  黄、况二人对马桥也有所了解,知道他不会做菜,虽然如今已经过去两三年了,但是精明的他们还是从众人眼中扑捉到一些信息,二人快速的用眼神交流了一番。

  况知县拍板道:“好!我与你赌。不过,倘若黄三元赢了。你们真的会放过我们。”

  马桥道:“这你且放心,只要他赢了,就算我马桥拼了这条性命也会保你们无恙。”

  黄三元故作谦虚的笑道:“行。我们相信你,还请阁下手下留情。”

  “对于你们。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鲁美美急道:“师哥,我绝不能让你胡来。”

  马桥小声求道:“师妹,求求你,就相信为兄这一次。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酒鬼忽然道:“美美,你就让他试试吧,不然这小子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鲁美美微微张了张嘴。最终还是点了下头,至于为什么会答应马桥这无理取闹的要求,她自己也不知道。

  马桥见鲁美美点头,心里终于松了口气,又朝着黄三元道:“比试规则很简单,做自己最拿手的菜式便可,至于评判么,就这位金刀厨王,这称号可是当今圣上赐予的,在厨艺方面,步帅他绝不会有丝毫的偏袒,一定会做到公平、公正、公断。”

  那况知县方才就一直在注意李奇,他很清楚自己的性命其实是握在这人手中的,而且,他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也拜这位金刀厨王所赐。谄笑道:“小人见过经济使,由经济使做评判,小人真是觉得荣幸之至。”

  黄三元听罢,也明白了过来,跪拜一礼,道:“罪民拜见经济使,劳烦经济使,罪民真是万死难辞其究。”

  你丫这是赶鸭子上架啊!李奇也搞不懂马桥到底想干什么,点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本官就勉为其难,做这个公证人吧。不过你们得快点,我的兵马上就要回来了。”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马桥,几人赶紧从校场的厨房里弄来两个炉灶,又拿来一些材料。

  黄三元选择自己的最拿手的菜式---鱼羹。

  而马桥,嗯,从架势来看,应该是准备烤肉。

  鲁美美此行心里是非常紧张,马桥的手艺,她最清楚不过了,绝不是黄三元的对手,但是她也明白,马桥等了这么多年,绝不可能用这事来开玩笑,但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静待结果。

  黄三元显然是熟手,从切成到下锅,一切都是有条不紊,就连李奇看得都稍稍点了下头,反观马桥那边,却是,唉,不说也罢。

  牛皋当然希望马桥获胜,小声问道:“步帅,你瞧谁会赢?”

  李奇苦笑道:“你没看那厮都快把肉给烤焦了吗。”

  牛皋啊了一声,双目透着一丝困惑。

  很快,黄三元的鱼羹就出炉了,他亲自端上前,恭敬道:“还请经济使指点一二。”

  李奇瞧了眼泛黄的鱼汤,点点头道:“似乎还不错哦。”言毕,他拿起汤匙稍稍喝了一口,道:“若这鱼是刚抓上来,或许味道更好,但是这也不能怪你,一般吧。”

  黄三元微微一愣,殊不知这一般从李奇嘴中说出,对于他这个小地方的厨师已经是非常非常高的评价了。

  接下来就轮到马桥,李奇微微瞥了眼马桥那块烤肉,连品尝的胃口都没有了,倒不是说没有烤熟,只是这一眼看去,就知道这块烤肉是出自一个外行手中,愁云满面啊,暗想,这厮不会是搂草打兔子,故意来折磨我的吧。

  马桥扛着烤肉走到李奇身前,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惊讶的举动,直接一口咬下一大块烤肉来,一边吃着,一边傻傻笑道:“真难吃,不过步帅请放心,这烤肉是留给我自个吃的。”

  李奇一愣之下,当即骂道:“你丫耍我啊!”

  “怎会呢。”

  马桥快速的吞下烤肉。忽然替李奇到了一杯茶,单手递了过去,道:“这才是我的菜。”

  所有人都傻了。

  李奇愣了少许,忽然明白了过来,苦笑一声,道:“你还真是会抹黑我呀,既然你打此主意,你丫方才把我捧上天作甚,你这不是要打我的脸么?”

  马桥忽然又把那几串铜钱掏了出来,呵呵道:“步帅。小小意思,还请笑纳,就当我欠步帅,他日不管是做牛做马,马桥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马桥真乃男人也,恁地小钱,都能贿赂的如此之霸道。

  可谓是霸气侧漏啊!

  这厮还真是会得寸进尺!李奇暴跳如雷啊,直接跳了起来。怒视着马桥,后者脸上却是充满了歉意的笑容,半响过后,他猛地抓过铜钱来。又一口气将茶水喝了,道:“马桥赢。”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

  一杯茶水外加几串铜钱取胜?这---这真是太不公平了吧,就算你要贿赂。那你至少也得躲着点呀,你让我们瞧见,这怎么说得通。

  “不公平啊。经济使,你这么做对我等不公,我不服,我不服。”

  况知县登时坠入了冰窖,歇斯底里的喊道。而黄三元似乎明白了马桥用意,侥幸之心再次破碎,面如死灰。

  马桥转过身来,冷声道:“很好,很好,我记得当时鲁叔叔同样也是如此叫喊的,但是,你们当时可曾放他一马,你们狼狈为奸,设计夺得鲁叔叔的酒楼,公平何在?天理何在?你们的良心都让狗给吃了,为何连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都不放过,为何又要赶尽杀绝,连一张草席都不留,我就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你们在临死前,也尝尝其中痛苦和无奈。”

  鲁美美听得浑身一怔,恍然大悟,她终于明白马桥说的心服口服代表着什么,又想起父亲临时前的最后那一声充满痛苦的悲鸣声,滚烫的泪水倾泻而出,满腔怒气,忽然冲上前,拿起桌上的菜刀,怒喝道:“狗贼,拿命来。”

  当的一声。

  不知何时,酒鬼突然出现在鲁美美身边,轻描淡写的左手一挥,用匕首挡开了鲁美美的菜刀,道:“美美,这等粗活还是由为师和小桥来做吧。”

  马桥走上前,道:“师妹,师父说的不错,这也是我们欠你的。”

  师徒二人默契的对视半秒,忽然同时启动,就如同下山猛虎一般的冲向黄三元和那况知县。这二人联手,恐怕岳飞、牛皋、韩世忠加在一起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更别提黄、况二人了,简直就是如同碰到饿极了的老鹰一般的小鸡,毫无反抗之力。

  寒芒一闪!

  那况知县张着嘴,最后的悲鸣还未发出,就被酒鬼手中的匕首划破了脖子,鲜血喷出,轰然倒地。他对敌人出手是从不留余地,能够一招解决,他绝不会用第二招,这也是为什么马桥总是不能超过他的原因。

  于此同时,马桥一手掐着黄三元的脖子,额头上青筋暴露,怒吼道:“我今日便要看看你的心究竟是红的还是黑的。”

  哧!

  话音未落,他手中的短刀已经没入了黄三元的胸口,鲜血迸出。那黄三元瞪大的双眼望着马桥,目光中充满了怨毒之色。

  马桥丝毫不惧,反而冷笑道:“尔且看清楚了,到时化作厉鬼可别找错了人。”言罢,他抓着刀柄猛地一划,直接划破了黄三元的胸膛。

  李奇这已经是第二次见到陷入疯狂的马桥了,赶紧将头撇了过去,只听马桥说道:“心虽是红的,但留有何用?”

  李奇轻叹一声,淡淡道:“牛皋,去弄些木柴,烧了。”

  “遵命。”

  牛皋倒是觉得挺兴奋的,这种快意恩仇,他也觉得十分痛快。

  等了两年多,恨了两年多,痛了两年多,今日鲁美美终于报仇雪恨,他们三人同时长出一口气,一起走到了教场的最南边,并排跪下。

  李奇站在后面望着他们三人的背影,忽然觉得拥有马桥和酒鬼的鲁美美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同时,他也觉得,自己却是世上最没用的男人,在他的女人当中,有一个受到的屈辱比鲁美美何止惨千万倍,但是他如今要做的,却是如何化解她心中的仇恨,而非为她报仇。

  冲冠一怒为红颜,是每个男人都想做的,这话听着都能感受到那股霸气,但是在现实中,却非每个男人都能做的,对于李奇而言,这就是一种极其自私的做法,因为他若一怒,那么天下苍生必将为红颜陪葬。

  向来过分冷静的李奇,不管面对任何事,他都能考虑的面面俱到,但是这种性格的他,注定他无法做出冲冠一怒为红颜、烽火戏诸侯的壮举。

  收回目光来,李奇一声不吭的离开了,因为他还有很多事要处理,秦桧的计谋只是权宜之计,一个谎言说得再好,终究会有被戳穿的一日,他还得设法阻止货币危机在江南死灰复燃,也只有尽快的让江南步入正轨,那个深爱他,且又十分倔强的女人才会回到他身边来。

  (月末了,求求月票。)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