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小厨师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当忍则忍

第六百五十四章 当忍则忍

  这高脚杯的出现,绝对可以算是一个重大的突破,也让李奇对将来那个透明的世界充满了信心,而且,有了这玻璃,大宋想不发财都难呀。

  但是话又说回来,高脚杯只是一个华而不实的东西,没啥实质的作用,就当下而言,最能显示出玻璃作用的还是望远镜和烧杯。

  显然,那小本子最后画着的就是望远镜的镜片,李奇可没想过拿望远镜去看星星,他只是想一个能在战场发挥作用的望远镜,那便足矣。而烧杯、试管的出现能够使研发工作更进一步,这也尤为的重要,那麻布袋里面装有的原料,就是研制烧杯的原料。

  接下来,李奇又跟他们讨论下将来的工作重心,也亲自为他们解释了一些研发难点。

  啪!啪!啪!

  在临走之前,李奇拿着一个厚厚的布包猛地朝着地上砸去,他每每挥动一下,郑全三人心里都要震痛一下,仿佛那布包是砸在自己身上似的。

  然而,李奇似乎还不解气,又补上几脚,而后才将布包扔给郑全,笑道:“拿去回炉吧。”

  郑全点了下头,望着那布包,泪眼汪汪。

  李奇一笑,道:“好了,我先回去了。”

  回到秦府,李奇休息了一会,吃过夜饭,又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和一双皮靴,就赶去赴约了。

  来到李师师阁楼里,封宜奴和李师师早已在那里恭候了,李师师倒是跟平常一样,淡妆素雅,一袭白色长裙,不过就凭那张脸蛋,穿不穿都没差。但是封宜奴却似乎打扮过,蛾眉臻首,盘卷一头乌黑秀发,一个小辫子从额头前横过,上面别着一块翠绿色宝石,服饰倒还是她最爱的火红色长裙,让人着迷。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李奇今天真是十分开心,笑眯眯的二人打了声招呼,还破天荒的给封宜奴一个真诚的微笑。

  二女面面相觑,心生警惕,这种真诚的微笑在李奇脸上可不多见,一定有猫腻。

  李奇这个人精一眼就看出她们在想什么,不过他并不在意,难得糊涂吗。李师师笑道:“不知李师傅的无相宴筹备的这么样?”

  李奇笑道:“承蒙师师姑娘关心,一切都好。”

  李师师点头道:“那就好。”

  李奇又朝着封宜奴笑道:“封娘子,最近练得怎么样?”

  基于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封宜奴微微笑道:“小女子天赋平平,唯有勤能补拙。不过,你那天说的很对,穿高跟鞋跳揩油舞,的确要好看的多。”

  语中带刺!

  这女人还真是记仇啊!李奇手一摊道:“那还用说,我的眼光向来不差,而且一直走在时尚的前沿,就你身上这一套,至少有三样是出自我手,哦不,是我发明出来的。”

  这人说不上几句正经话,又开始胡说八道了。封宜奴脸上微红,似乎被李奇言重了,赶紧转移话题道:“若是你准备好了,那么我们开始吧。”

  “哇!用得着这么着急吗,不会是---嘿嘿。”李奇笑了几声。

  封宜奴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但嘴上却淡淡道:“你来此本就是为了练舞,难不成你是找我们来谈天的?”

  李奇笑道:“那是,那是,咱们开始吧。”

  话刚落音,封宜奴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李奇不禁后退了一步,一股强大的压力扑面袭来。

  高挑的身材,加上高高挽起的长发,看上去比李奇还要高些,挺拔的双胸,修长的双腿,凹凸有致,这简直就是上帝的杰作。

  汗!幸亏是我李奇,要是换做高衙内,那还谈什么美感,简直就是小孩与大人的互动呀。李奇不禁暗自惊讶,这女人太高,还真是难以驾驭呀。

  至于舞曲方面,很久以前季红奴就弄出来了,李奇只是从中跳了一曲熟悉点的。

  片刻过后,待下人清除屋中间的桌椅后,李奇和封宜奴来到了屋中间,李师师则是坐在右上角十指轻抚琴。

  李奇探出一只手来,封宜奴这次是很自然的将手放上去,二人更亲密的接触都有过,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了。由于二人是老搭档了,故此也不用什么热身动作,琴音响起,二人便在屋中翩翩起舞。

  琴音袅袅,泛黄的灯光,飘逸、潇洒的舞姿,俊男美女,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李师师望着屋中二人,目光中不禁都夹带着一丝羡慕之情。

  “啊---!”

  一声惊呼突然响起,打破了这唯美的画面,琴声骤然停止。

  李师师忙停了下来,脱口问道:“妹妹,怎么呢?”

  李奇忽然弯下身子来,呲牙咧嘴道:“封娘子,是你踩我得脚,你叫什么,哎哟...,这高跟鞋真是要人命呀。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封宜奴美目中掠过一道狡黠的光芒,但也就是一闪即过,慌张道:“对不起,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李师师也走了过来,关切道:“李师傅,你还好吧。我看封妹妹真不是故意的,你是不知道,我前几天与她练的时候,都被她踩的不能走路了,而且她自己也崴到脚踝了,肿了有两三天。”

  李奇诧异道:“是吗?那我真是对不起你们,罪过,罪过,我没事,你们放心吧。”他揉了揉脚背,就站起身来,蹦跶了几下,道:“咱们继续吧。”

  他---他反而向我们道歉?封宜奴与李师师互望一眼,彼此眼中都是迷茫,这太不像李奇的风格了。

  不过,封宜奴可没有少在李奇身上吃亏,心里是更加警惕了。

  但是李奇全当什么都放生过似的,一丝不苟的跳了起来。

  “哎哟...,你怎地又踩我呀,没事,没事,你初次穿高跟鞋跳舞,我能理解。”

  “疼啊!算了,我揉揉就行了。”

  “咝...。我没事,你的脚没崴到吧---没有啊---那我放心了,你穿高跟鞋一定要注意点,踩着我了不要紧,别把你给扭到了。”

  “啊....。”

  “哦....。”

  这一个多时辰跳下来,李奇至少挨了封宜奴十余脚,要知道这可不是以前那布鞋,而是纯木制作的高跟鞋。可是李奇非但没有发脾气,也没有报复,甚至是连一脚都没有回,反而关心忍着疼关心封宜奴有没有崴到脚。

  什么叫做专业精神,这就是专业精神。

  “呼!终于结束了。”

  跳完以后,李奇直接瘫倒在椅子上,大口喘着气。

  封宜奴略带一丝内疚道:“你的脚没事吧?”

  李奇摆摆手道:“估计也就是断了几根骨头,不碍事的,回家接回来就行了。”

  封宜奴狐疑道:“没这么严重吧?”

  “唉!你用不着内疚,这都是必须经历的,下次注意点就行了,男人受点委屈算不了什么。”李奇摇摇头,表现的十分大气,又朝着李师师道:“师师姑娘,你这里应该有外敷的药吧。”

  李师师忙道:“有有有,我这就叫人去给你拿。”

  很快,药材就拿来了。李奇接过药材来,道:“多谢师师姑娘,天色已晚,在下先告辞了,明日再来。”

  李师师担忧的瞧了眼李奇,点头道:“李师傅慢走。”语气中带着一丝愧疚。

  “这你放心,真快不了。”

  李奇苦笑一声,双手撑着扶手站起身来,翘着脚尖,只用脚跟着地,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封宜奴、李师师望着李奇以这么一个奇怪的姿势走了出去,过了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今天的李奇实在是太反常了。

  突然,李师师皱眉瞧了眼封宜奴,埋怨道:“好了,你现在满意了吧。人家好好一个人,都被你折磨成这样子了。可是你瞧人家说了半句你的不是么,还尽在帮你找理由,你呀,也老大不小,怎地还跟一个小孩似的。”

  封宜奴微微一怔,惊恐的指着门外,道:“方才出去的是李奇?”

  李师师一翻白眼,道:“那你道是谁?难不成还是鬼呀。”

  封宜奴黛眉紧锁,道:“这---这不可能呀,他---他怎么会就这么走了?”

  “莫不是你还让想留他在这里过夜?”

  “不---不是,他方才吃了这么大的亏,不可能就这么走了,他一定会报复的,而且据我对他的了解,一般都不会隔夜的,姐姐,我们一定不能放松警惕呀。”封宜奴紧张兮兮道,看来她真是被李奇整怕了。

  李师师不禁有些气恼,道:“你整日都说他欺负你,可每次我都是瞧见是你在欺负他,人家李师傅虽然平时说话有些不着边际,但是他人还是挺好的,对你就更加不用说,三番四次救你,且不图回报,可是你整日总是惦记着如何整他,我都看不下去了。”

  封宜奴急道:“姐姐,你莫给他骗了,他---他----。”

  李师师道:“说呀?他怎么欺负你呢?我倒想听听。”

  封宜奴一跺脚,红着脸道:“反正他就是一个下流胚子。”

  李师师面色一板,喝道:“妹妹,你要是在这般胡闹,那今后你还是回自个那里去练吧,我不管了。”

  封宜奴见李师师真的生气了,忙亲昵的挽着她的手,瘪着嘴道:“姐姐,对不起,我答应你下次不再故意踩他了。况且你也知道,我这些天穿这高跟鞋练舞可也吃了不少苦,脚如今还是肿的,还连累了你陪着我受罪,这一切可都是拜他所赐,他受这点委屈算得了甚么。”

  其实封宜奴早就练的滚瓜烂熟了,方才都是有意为之,欲报上次被李奇轻薄之仇。

  李师师轻叹一声,道:“妹妹,我觉得你对李师傅还是有诸多偏见,他表面看上去虽然挺市侩的,但是他毕竟是商人出身,这也情有可原,其实他人品还是不错的。”

  “他人品不错?”封宜奴捂住嘴惊讶的望着李师师。

  李师师斜眼一瞪,道:“比你好多了。”

  封宜奴吐了吐香舌,心头却是疑惑不已,今天的李奇根本就不是她认识的李奇。

  秦府。

  李奇坐在床头,一脸奸笑的脱下鞋,只见他双脚脚背高高凸起一块,看上去甚是吓人,他又脱下袜子来,又见他的双脚脚背上绑着两个厚厚布垫,只露出半个指头来,他望着上面是一个个触目惊心的高跟鞋专有鞋印,冷冷笑道:“臭婆娘,就知道你丫会下阴脚,幸亏我早准备,不然非得给你踩残废去。唉,可惜我他娘的不能穿高跟鞋,踩不赢她,对着干绝非明智之举,只能先忍忍了,相信今晚过后,她应该不会再乱来了吧,等无相宴过后,我再跟她算总账。”

  果然不出李奇所料,自从今晚过后,封宜奴变得老实起来,他也没有任何报复,应该说暂时还不敢报复,毕竟高跟鞋的威力太猛了,他以前在后世也遇到过。二人渐入佳境,配合的十分默契,李师师见这对活冤家终于停止了那不知所谓的纷争,也终于松了口气。

  今日,前方传来消息,八天以后,童贯大军就会抵京,然而,这个时间对李奇而言,十分重要,他再次求证以后,开始动工烹制无相了。

  无相一共有八十一种材料,其中大部分都是上等材料,故此要提前七日开始烹制。

  首先,自然是处理各种材料,分成九大份,份量不一,其中最大的一份含有四十五种材料,再将这九大份按照一定的比例配制分成若干等分,装入网中。

  就这几个步骤,就耗费了三天半,要知道这可是御膳房呀,可见这道菜的工程是多么的浩大。

  预备工作全部就绪以后,九个特质的锅炉也全部进入了御膳房。而精心挑选出来的四十名御厨也已经全部就位了,除了中间那个大锅炉,其余每个炉灶旁都站着四个御厨。

  李奇先是来到中间那个锅炉旁,用一个特质的尺子量了量里面的水位,又让人加了少许,而后才道:“开始放材料。”

  熬汤时,水的和材料的比例是非常重要的,对于无相而言,就是更加重要了,都说细节决定成败,这话是一点没有错。

  只见中间那个大锅炉边上的御厨开始有条不紊以将一个个装满材料的网袋放入锅炉内,但也没有全部放进去,只是放了一部分,而后将网袋上的那根长绳绑在锅炉内壁的一个钩子上。

  左伯清好奇道:“李老弟,这材料为何要用网袋包住放下去?”

  李奇笑道:“这是为了方便取出来。熬汤说白了就是分解材料里面的物质,但是每样材料的溶解情况不一样,有些慢,有些快,牛骨和干贝就不一样。无相可得熬三天三夜,其中有很多材料不需要熬这么久,故此得先取出来,另外还有一些材料,我只需要熬这么久就够了,所以也得早点取出来,用来做别的菜式。”

  左伯清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李奇忽然手往中间那大锅炉旁的那一排沙漏一指,道:“你们一定要记住了,每当一个沙漏漏完,你们就必须揭锅,清除飘在上面泡沫、油脂。”

  “是。”

  李奇点点头,道:“生火。”

  大锅炉旁边的两位御厨开始生火,很快,火就烧旺了。一个御厨就扯开第一个沙漏的木塞。

  李奇在锅炉前踱着步道:“不管是哪个锅炉,一旦点着火了,就必须十二个时辰轮流看着,这火候不管大小,都会影响到汤的质量,无相是一道完美的菜式,故此不能出现任何失误。”

  过了一会儿,第一个沙漏就完了。

  两名御厨立刻踩在凳子上,揭开锅盖,用大瓢从锅炉里面捞出一些白色泡沫、油脂液来。于汤而言,去沫乃是重头戏,也是最基本、繁琐的工作

  清除完后。李奇立刻道:“转小火。”

  看火候的厨子立刻扯出三根柴火来,李奇看了看,道:“还得小---再小点,嗯,差不多了,记住,就保持这个火候就行了,不能大,也不能小。”

  “明白。”

  一名御厨又扯开第二个沙漏的木塞。

  周而复始。

  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半天,李奇站在楼上吩咐道:“二、三、四号锅炉开始放材料。”

  只见十二名御厨来到了李奇指明的那三个锅炉旁,开始麻利的工作了起来。

  这时候,左伯清从一间房内走了出来,看样子是刚刚睡醒的,他朝着李奇道:“好了,老弟,这里由我看着,你去睡吧。”

  李奇点点头道:“那好,我先去睡了。”

  李奇已经将无相制作的全部教给了左伯清。因为这一道菜仅凭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李奇要做的,就是相信他的小伙伴们。

  等到了第二日,九个锅内已经全部生起火了,中间那个大锅炉的工作尤为的繁忙,去除泡沫、悬浮物、油脂那都是必须的工作,除此之外,他们还得不断取出材料,然后添加材料进去。

  幸好李奇早就安排了大小不一的沙漏帮他们计算时间,不然这还真记不住,毕竟有八十一种材料,又不能出一点纰漏。

  取出来的材料,得立刻加工,或卤、或腌、或者制成肉团。

  期间郑皇后还亲自来这御膳房观看是如何烹制无相的,节约归节约,任谁听到这材料都会感到好奇,高俅、白时中等人也都找借口来看过。

  但是,在御膳房里,李奇可管不了你是谁,要看,行,站在门口看,决不能进来,就算你翻脸也不行,万一你影响了其中任何一个御厨,就有可能把整锅汤都给毁了,这个责任谁来负?

  那些人见这锅炉恁地奇怪,还以为李奇是在炼丹了,都暗自称奇,但是究竟锅炉里面是什么,他们就都不知道了。

  这道无相也变得越发神秘了。

  直至第二日下午,梁师成突然来了,告诉李奇,童贯大军将在明日上午到达朱雀门,届时皇上会率文武大臣出去迎接他们“凯旋”归来,吩咐他也要去。

  对于李奇而言,明日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因为童贯、蔡攸的归来,加上王黼如愿以偿,终于能领到这份巨大的功劳,局势一定会发生改变,但是是朝好的方向变,还是坏的方向变,那就是未知数了。

  这一直都是李奇的一块心病呀。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