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小厨师 > 第五百零五章 野兽VS伪君子 中

第五百零五章 野兽VS伪君子 中

  场内登时嘘声四起,震耳欲聋,嚷着要赶高衙内出场。

  但是与第一场不同的是,不管是不是买太尉府的,几乎所有的观众都在嘘高衙内,毕竟高衙内没有王宣恩那么乖巧,又好惹是生非,得罪了不少人,真正的朋友也就是洪天九他们。

  高衙内听到这些嘘声,心里是既委屈,又愤怒,冲上去就准备找对方算账,“宋鸟人,老子和你拼了。”

  洪天九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紧随其后。

  周华颠着大肚子跟在后面摇旗呐喊道:“邹小胖,来来来,和你周爷爷过几招。”

  邹子建平生最恨听到周华叫他邹小胖了,胖子这个外号他本来就很忌讳,他更加受不了比他还胖的周华叫他胖子,蹦起来骂道:“周小儿,爷爷会怕你。”

  “衙内,衙内息怒呀。”

  一旁的几个太尉府的蹴鞠好手赶紧拉住这三位公子哥,今日高俅可是特地吩咐过他们,让他们一定得看住高衙内,别让他闹事。

  “都给我住手。”

  随着一声大喝,一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此人正是今日的裁判。

  关于四小公子和宋玉臣等一干才子的恩恩怨怨是路人皆知,双方的家长也都略有耳闻。高俅虽然喜欢护犊子,但是对面可是翰林院的大学士,他也得给宋墨泉几分薄面,为了这场比赛的公平性和防止高衙内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高俅特意从宫廷内请来一名裁判。

  此人姓刘,名浩正,约莫四十来岁,在朝担任刑部侍郎,因为天生一张苦脸,似乎每天都不开心,笑与不笑都一个模样,所以背地里有人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名为黑面判官。他以前可都是给宋徽宗他们当裁判,之所以宋徽宗喜欢要他的当裁判,就是因为此人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可以说是执法如山,又好蹴鞠,要是换做别人的话,那谁敢判宋徽宗犯规。而宋徽宗球技本生了得,他也不希望被人说胜之不武。

  双方人马见刘浩正来了,立刻收声,刚才嚷的最凶的周华已经躲到最后面去了。

  “刘四叔,宋玉臣那厮耍诈,你可得要严惩他啊。”高衙内指着宋玉臣道。

  刘浩正面无表情的瞪了他一眼,后者立刻将嘴闭上,他又扫视了邹子建等人一眼,那胖子也赶紧低下头来了。

  仅仅一个眼神就把这群官二代、富二代给震住了,威望可想而知。

  刘浩正没有理他们,而是走到宋玉臣边上,此时宋玉臣已经被人扶起来了,关切的问道:“玉臣,你伤的怎么样?”

  宋玉臣摇摇头,露出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道:“多谢四叔关心,就是擦破点皮不碍事。”他说着将双手伸出手,但见手腕上有多处地方擦破了皮。

  刘浩正先是让宋玉臣去场边包扎下伤口,然后宣判高衙内严重犯规一次,以示警告,这里的严重犯规就相当于后世的黄牌,若是两次就直接出场了,甚至还能根据情况判断是否加分。

  “什么!刘四叔,你是不是没有睡唔唔唔。”

  高衙内话说到一半,洪天九赶紧捂住他的嘴,这要是让他继续说下去,非得被赶出场去。

  刘浩正朝着洪天九道:“你放开他,我倒要想听听他想说什么?”

  其实在他来之前,就已经听说过了侍卫马那群禽兽的所作所为,所以也是做了些功课的,可是他没有想到这比赛一开始就发生了此等事情。

  不过,当时由于高衙内和宋玉臣一直在争抢,所以双方手上都有些动作,仅从这一点上并不好判断,但是宋玉臣给他印象都是谦谦君子,而高衙内简直就是一个混世魔王,而且宋玉臣又是受害者一方,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他还是偏向了宋玉臣那边,而且他也打算要杀鸡给猴看,杜绝此类事再次发生。

  洪天九讪讪一笑,在高衙内耳边小声道:“哥哥勿恼,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言罢,他才松开手来。

  高衙内双拳紧握,双眼都在冒火,能把他气成这样的,这世上只有一人,就是看台上正捧腹哈哈大笑的王宣恩,除此之外,他何曾受到过如此委屈。

  刘浩正道:“既然你无话可说,那就继续比赛吧。”

  洪天九眉头一皱,在周华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周华拍拍胸脯,嘿嘿道:“小九,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

  李奇正当为这场群殴胎死腹中感到郁闷的时候,隐隐听到高俅所在的贵宾席传来一阵阵骂声,暗笑,看来俅哥是气坏了。

  一旁的徐婆惜见李奇自顾笑了起来,好奇道:“官燕使为何发笑?”

  李奇微微一怔,笑道:“哦,我在笑高衙内被人给耍了。”

  话音刚落,边上又传来一声轻哼,“借口,分明就是衙内他推人在先。”

  暴汗!这话要是让那蠢货听到得多伤心呀。李奇笑而不语,反正高衙内那恶贯满盈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解释也没有用,而且他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只是单纯的凭感觉,因为他知道封宜奴在此,高衙内首先想的一定是进球,而不是去阴对方。

  场内,宋玉臣经过稍微的处理,又再回到了场上,比赛继续,由才子队前场开球。

  可是这球还未开出来,双方就开始了肉搏战。

  周华和邹子建两个胖子如同两个肉团挤来挤去,看上去怪恶心的。

  “快传过来。”

  邹子建好不容易抢得最佳位置,立刻举手嚷道。

  那人急忙将球扔了过去。

  这球还未落下来,又听得“啊”的一声惨叫,只见周华捂住肚子,直挺挺的到了下去,轰的一声巨响,又见他满地打滚,使劲的叫嚷。

  情况与刚才几乎是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刘浩正这次没有中断比赛,视若罔闻。

  邹子建接到鞠,面前无一防守人,登时喜出望外,运着球就朝着龙门冲去。

  周华躺在地上一脸茫然的看着远去的那道肥胖的背影。

  靠!想不到这胖子的速度还真不慢呀。李奇看到邹子建那熟练的带球技巧,心里都忍不住叫好呀。

  毫无悬念,才子队先进一球。

  “好。”

  “子建射的好。”

  宋玉臣等人都围了过去,替邹子建叫好。

  观众席上也传来阵阵欢呼声。

  高衙内感觉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委屈的都快哭了,直接冲向刘浩正,嚷道:“四叔,你为何不判那胖子犯规?”

  刘浩正反问道:“你说哪个胖子?”

  “当然是小胖呀。哎哟,我的屁股都摔肿了。”

  周华一边揉着那硕大的臀部,一边大步走了过来,嘴上直嚷嚷道。

  刘浩正面无表情道:“方才邹子建根本就没有推你的动作,你就自个倒下去了,我要判的话,也是判你犯规。”

  “呃...咋就被看出来了。”

  周华菊花一紧,揉着屁股小声嘀咕道。

  “无耻小人,活该。”

  “哈哈!”

  宋玉臣等人从旁得意洋洋的走过,个个都是一脸鄙视的表情。

  刘浩正道:“你们还站在这里作甚,还不快回去。”

  “哦。”

  高衙内一干人等见被识破了,均感脸上无光,不敢多言,拉拢着脑袋回到场中去了。

  周华来到洪天九边上道:“小九,你这招不行啊,那黑面判官一眼就看出来了。”

  洪天九没好气道:“是你装的不像好不,你瞧那宋玉臣手都弄破了,你就会捂个屁股,连血都没有出,谁会信你。”

  “啥?还得出血?那还是你去吧。”

  洪天九眼珠一转,挠着头道:“你已经打草惊蛇了,我去试就不灵了,看来李大哥这种踢法还真难学,早知如此,当初就该请教请教他。”

  唉...

  二人又是一声哀叹。

  一阵锣鼓声响后,比赛继续。

  这次轮到太尉府开球了。

  高衙内直接从前场跑到后场来,嚷道:“快快传来。”

  那人见是高衙内,不敢怠慢,赶紧将鞠传给他。

  高衙内接到鞠刚一转身,忽觉眼前一晃,只见宋玉臣已经来到跟前,当即怒火中烧,一边护着鞠,一边冷笑道:“卑鄙小儿。”

  “彼此,彼此。”

  宋玉臣哼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算怎么对付我们么,我这只不过是先下手为强罢了。”其实以他的性格,真不屑干这种事,但是他对高衙内是知根知底,知道要是不这么做,自己这边肯定会遭殃,权衡利弊,他们这边统一赞成先下手为强,而且还选择了擒贼先擒王的战术。

  他说着就将身子贴了过去,嘴上念道:“不过这也只能怪你自个,若非你自个作恶多端,恶名远扬,刘四叔又岂会如此轻易的相信我,你瞧瞧哪一位看客是支持你们的,太尉府的名声全给你毁了,有道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这场较量你们是输定了。”

  高衙内登时火冒三丈,转身骂道:“你母亲的胡说。”

  可是如此一来,他脚下的鞠就完全暴露了出来。

  宋玉臣自然笑纳了,轻松断下球,直接传给邹子建,二人朝着龙门狂奔而去,鞠在二人脚下来回传递,默契十足。

  由于没人会想到球技精湛的高衙内会被人如此轻易的给断了,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们醒悟过来,已经无法阻止了宋玉臣和邹子建了。

  最后宋玉臣一个非常潇洒的燕归巢将鞠射入风流眼。

  登时响起了一阵阵尖叫声,看来不管是哪个年代的粉丝都很疯狂呀。

  “玉臣,你这脚真是射的漂亮。”

  “哈哈,我们领先两分了。”

  ......

  其余人纷纷跑过来庆祝。

  而一连丢了两球的太尉府队则是士气低落。

  这下就连高俅都坐不住了,站起身来,走到前面,一副恨不得自己下场的表情,要知道他可是靠着蹴鞠才坐上这位子的,而且太尉府的蹴鞠京城内无不称道,可是今天第一次亮相就踢成这样,他作为扛把子能不着急么。

  洪天九跑了过来,郁闷道:“哥哥,你咋了?怎地被宋玉臣那厮给断了,你昨晚是不是房事做多了?”

  周华挠着头道:“不对呀,就算衙内房事做多了,那也不会给宋玉臣那鸟人给断了,是不是封娘子来了,衙内你紧张呀。”

  洪天九点点头道:“对对对,三郎,你说的挺有道理的。”

  高衙内被他们二人说的都快哭了,有你们这么安慰人的么。狠狠道:“你们两个别吵了,我都快烦死了,娘的,宋玉臣你这个王八蛋,本衙内和你没完。”

  接下来依然还是太尉府开球,洪天九怕高衙内又来乱来,于是他先在后场将鞠控制住,然后再传给周华,自己则是朝着前场跑去。

  周华如今也是憋着一口气,咬着牙,涨红着脸,埋头朝着前场跑去,可是当他来到中场,整人都傻了,原来宋玉臣他们全部退回半场来,摆出一个铁桶阵。

  洪天九和高衙内更是被严防死守。显然,宋玉臣他们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对方,领先两分全是因为对方的失误,于是果断的采取了保守战术,这也是他们早就制定好的战术。

  洪天九心里着急呀,拼命的跑甩开防守人,嚷道:“三郎,这边。”

  周华赶紧一脚将鞠踢过去。

  洪天九刚控制住鞠,对方立刻有两名球员上来围抢,洪天九纵使球技了得,也难以突破两个人的防守,但是他又比较崇拜英雄主义,死活要突,很快,鞠就被人给断走了。

  双方开始在中场你争我夺。

  太尉府虽然技高一筹,但是个个心里都很浮躁,所以实力大减,再加上对方的铁桶阵,导致半天都没有进个球。

  然而,时间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

  哐哐哐...

  上半场结束的锣声终于响了起来。

  二比零。

  这个上半场对高俅绝对是一种侮辱,要不是身旁还坐着好几位同僚,估计他早就冲到休息室痛扁高衙内去了。

  李奇摇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看来不管是干什么都得用脑子呀,野兽始终斗不过伪君子。”

  封宜奴笑道:“你是说高衙内没有脑子?还是说宋公子是伪君子?”

  暴汗!太情不自禁了。李奇矢口否认道:“呐,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这么说,我说的是蹴鞠是一项非常需要脑子的运动,至于伪君子我可没有点名。怎地我一提到伪君子,你就想起了宋玉臣呢?”

  封宜奴哼了一声,道:“伪君子也比你好,你就是那段天德。”

  靠!拿段天德跟我比。李奇大怒,道:“你就是铁尸梅超风。”

  封宜奴冷声道:“我要是的话,第一个就拿你来练九阴白骨爪。”

  李奇下意识的捂住头道:“哇!你太阴毒了吧。”

  “更毒的都有。”

  “你---你---你就是那包惜弱。”

  封宜奴下意识道:“你就是那银国王爷。”但是话一出口,她立刻意识到了,脸上微红,轻啐一口,道:“无赖。”

  徐婆惜听得是云里雾里,好奇道:“你们在说甚么?甚么段天德?甚么梅超风?”

  李奇嘿嘿道:“哦,我夸她眼睛长跟梅超风一样漂亮了。”

  封宜奴不甘示弱,冷笑道:“我夸他心地就跟那段天德一般仁慈善良。”

  “啊?”

  徐婆惜茫然的望着二人。

  这时,马桥突然走了进来,在李奇耳边道:“副帅,陆千找你。”

  日。找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爹。李奇暗骂一句,朝着徐婆惜笑道:“徐行首,我去一趟茅房先。”

  出了贵宾包间,李奇见陆千一脸焦急的走了过来,忙道:“不用说了,我都知道,走吧。”

  三人来到太尉府的休息室。

  刚一进门,洪天九就迎了上来,焦急道:“李大哥,你这次可得帮帮我们啊。”

  周华挤着小眼睛道:“是啊,李大哥,这事都是你惹出来的,你可得负责呀。”

  李奇纳闷道:“请问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周华道:“当然有关系,宋玉臣他们就是用你们侍卫马的招数来对付我们,你当然要负责呀。”

  其实他这话也没有错,宋玉臣他们的确是运用了侍卫马的战术才能赢得先机。

  李奇指着周华教训道:“胖子,你说话得注意点,我们侍卫马做事一向都是光明磊落,你别用宋玉臣那种货色来侮辱侍卫马。”

  高衙内不耐烦道:“说这么多作甚,咱也不求太多,李奇,你就教咱们几招能将他们脚踢断的招数就行了。”

  暴汗!这还叫不求太多?李奇大惊失色,摇头道:“我这么正直的人可不会这些东西。”

  洪天九不悦道:“大哥,你就帮帮我们呗,咱们好歹也一起去过栖凤楼---唔唔唔。”

  日。这小子真是越来越聪明了。李奇面色一紧,赶紧捂住他的嘴,嘴上呵呵道:“办公,办公。”

  高衙内不爽道:“办啥公?现在说的是蹴鞠,只要能赢,今晚我请你去便是。”

  “谁要去了,你可别算我进去。”李奇瞪了高衙内这yin货一眼,又叹了口气,道:“不是我说你们,你们跟我在一起混了这么久,怎地连光明磊落四个字就没有学会,我对你们很失望。”

  “光明磊落?”

  洪天九满眼困惑的望着李奇。

  高衙内就更直接了,茫然道:“这跟你有何关系?”

  “当我没有来过。”

  李奇说着掉头就走。

  洪天九赶紧拉住他,谄笑道:“哎哎哎,李大哥,你别生气呀,咱们不懂,你就跟咱们说说这光明磊落啊。”

  李奇矫情了一会,才极不情愿道:“既然你们一心要学好,那我就和你们说道说道。他们跟咱---你们玩阴的,你们就跟他们玩明的呀,想踢他们,踢就是了,想打他们,打就是了,你们不是一直都是这么干的么,干嘛要废那么多脑子。”

  高衙内诧异道:“你---你说直接用脚踢他们?”

  “当然不是,赤手空拳哪像你高衙内的作风,你们可以动用武器呀。”

  “武器?难道带棍子上去?”

  “我也想,但你敢么?”

  “不敢。”

  “这不就是了。”李奇搓了搓下巴,道:“其实武器一直都在脚下。”

  “脚下?”

  众人纷纷地下头来。

  洪天九忽然蹦了起来,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李大哥,你说的莫不是鞠。”

  “我可什么都没有说。”李奇手一摊,道:“但是我以为在比赛中和鞠来几个亲密的接触,那也很正常的,但是有意和无意得区别还是挺大的。”

  洪天九眼珠一转,嘿嘿道:“明白,明白。”

  李奇一笑,又道:“你们有没有听过合理冲撞。”

  “没有。”

  众人齐齐摇头。

  李奇道:“打个比方,当球在无人控制之下,双方球员若是为了争夺球权,而发生了什么激烈的碰撞,这就是属于合理冲撞,由此可以延伸出很多东西来,比如小九被人夹击的时候,难免少不了一些身体接触,万一不小心在混乱之中,膝盖或者是手肘碰到对方哪里,这也在情理之中,就算判犯规,那也绝对只是一个普通犯规,只要你们时时刻刻告诉自己,你们是冲着球去的,而不是人,这样的话,一切都属于合理范围内,人之常情中,就算是伤到了对方,那也只是误伤,这跟蓄谋伤害可是有很大的区别,裁判也会体谅你们的。”

  “冲球不冲人。”

  众人纷纷沉吟不语,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但是眼中都闪烁着一种邪恶的光芒。

  洪天九忽然问道:“李大哥,但是对方他们只守不攻,好生无耻。”

  李奇又道:“这是战术,哪有什么无耻不无耻的。有道是狭路相逢勇者胜,你们想要破对方的铁桶阵,首先就得吓怕他们,让他们胆战心惊,唯有这样方才取胜,你们千万不要怕犯规,特别是你衙内,别有了一次严重犯规就畏首畏尾的,你们要拿出一种视死如归的气势出来,给我往死里打,哦不,往死里攻,对方说到底只是一群文弱书生罢了,就是脑子好使一点,手段可不能跟你们比。”

  洪天九跟李奇混的最久,领悟的也最快,一个劲的点头道:“嘿嘿,大哥,你再教咱们一些合理冲撞的动作吧。”

  周华笑呵呵道:“对对对,什么合理扯衣服,合理踩鞋子,合理肘击对方,合理...。”

  李奇怒喝道:“小九,胖子,你们此话啥意思?此等肮脏的动作我一概不会---你们要学就找马桥去。”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