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小厨师 > 第四百八十七章 超大盘口

第四百八十七章 超大盘口

  若非李奇穿越了,其实过不了多久,他也将会继承他岳父的位子,成为具有真正意义的李董事长,如今他只是提前了九百年坐上这个wèizhi而已,由于他不打算成立董事会,所以董事长也只是一个称呼罢了,少了一层含义在里面。

  秦夫人对这称呼似乎méiyou太大的兴趣,只是微微一笑。可是白浅诺却十分有兴趣,问道:“那小玉呢?”

  “ceo”“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李奇说完又赶紧解释道:“也就是最高执行长官,若非重大事件,她都能全权做主,不过她目前还得先照顾醉仙居的生意,等找到人代替她,她才能真正的成为执行长官。”

  “那吴叔了?”

  李奇笑道:“吴大叔自然是财务总监了。”

  白浅诺朝着吴福荣嘻嘻笑道:“吴总监。”

  吴福荣是笑着直摇头。

  李奇呵呵一笑,让田木匠将门打开来,这办公室不大,也就是十平米zuoyou,但是陈设却是非常高贵、典雅,不管是桌椅还是笔筒,全部都是最好的,很符合白浅诺的身份。

  至于季红奴的办公室大小与白浅诺的差不多,但是陈设却是属于那种温馨的格调,与白浅诺的办公室格调截然不同。

  中间还有一扇门,将两间办公室连在一起。

  众人以为这扇门是为了方便白浅诺和季红奴,其实李奇之所以设计这扇门,是为了方便ziji。

  二女对李奇精心为她们准备的办公室是相当mǎnyi,左一个谢谢李大哥,右一个谢谢大哥,叫的李奇是心痒难耐,心里盘算着啥shihou才能三人大被同眠呀,这可是他来北宋最想要突破的一道障碍。

  参观完二女的办公室后,李奇又带着众人去到了小玉的办公室和吴福荣的办公室参观了一会。他们两人的办公室贵在实用,里面méiyou多余的陈设,都是一些专业用具,给人的gǎnjiào就是专业。

  参观完二楼,众人都上到了三楼,这层楼的格局很简单,就是三间房间和中间的一个大厅。

  三间房间分别是董事长办公室、会议室,高级会客室,这高级会客室自然就是为宋徽宗、蔡京这些人准备的。

  中间这个大厅摆着几张大沙发和一张巨大型茶几,这可都是檀木做的。看上去就是尊贵无比,而且光线极好,站在窗前,金水河的景色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

  白浅诺在外面转悠了一圈,好奇道:“大哥,为何méiyou王姐姐的办公室?”

  关于这yidiǎn,除了李奇和田木匠这两个参与设计的人以外,其余人都感到十分诧异。

  李奇呵呵笑道:“夫人的性格。你是zhidào的,能不出门,就尽量不出门,相信以后也会很少来。所以为了节约difāng,所以我把她的办公室安排在了我的办公室里面。”

  秦夫人一听,问道:“这是为何?分成两间和合成一间又何不yiyàng?哪里节约difāng了?”

  李奇嘿嘿道:“那当然不yiyàng,你若不在的话。你的办公室就是我的休息室,这样一来,我的办公室就变大的很多。你说是不是节约的很多difāng。”

  你这叫节约?你分明就是为了你ziji,太无耻了。秦夫人心中很是窝火,径直朝着董事长办公室走去。

  董事长办公室安排在了东南角,也就是说这间办公室有两面能欣赏到金水河的美景。

  当董事长办公室门一打开,众人的第一gǎnjiào就是méiyou想象中的那般大,最多也就只有四十平米,正前方摆放着一套办公桌椅,左边便是一扇窗户,闲暇之余,只要微微转头,便能瞧见窗外的美景。办公桌前面还放着两张椅子,对面是一张沙发和一张茶几,办公桌的左边是一个小型酒柜,酒柜前面是一张最多只能坐两人,站一人的小型吧台,他虽然不喝酒,但是北宋几乎就méiyou不喝酒的男人,吧台边上是一个圆形的小牌桌,可别小看这桌子,它可是李奇用来捞外快的。

  这都是全仿后世的格调设计的,所以秦夫人等人都看不太懂,但是他们都对吧台前面那一条绿油油的东西感到好奇。

  白浅诺走上前看,见一条那条绿茸茸的布后面还有一个小圆洞,不禁好奇道:“大哥,你这是shime?”

  “这叫做高尔夫球道。这大哥最新发明的。”

  李奇得意一笑,又道:“不过球杆和球都还在制作中,等做好送来了,大哥教你玩。”

  一间董事长办公室,怎能méiyou高尔夫球道,这绝对不科学。

  白浅诺虽然兴趣不大,但见李奇兴致盎然,还是笑着嗯了一声。

  “稀奇古怪。”秦夫人淡淡说了一句,转身朝着吧台对面的那道门走去,不用说,门后面就是她的办公室。

  她推开那扇门,一目扫去,只见这间办公室大约三十平米,正前方摆着一张小办工作,可以说全公司最小的了,右边靠窗是摆着三张藤椅和一张小圆桌,左边却是一张铺着上等丝绵的中小形床,床边上还有一面铜镜,这哪是办公室,分明就是居家用的。

  秦夫人眼中闪过一抹惊喜,但也就是一闪而过,忽然黛眉一皱,斜睨着李奇。

  李奇被她看着汗毛直立,道:“夫人,你看着我作甚?”

  秦夫人道:“你方才说,若是我不在,这就是你的休息室?”

  李奇点点头道:“对呀,你瞧我这设计是不是挺好的?”

  秦夫人转头朝着田木匠命令道:“田木匠,你待会给我换一把锁。”

  “且慢。”

  李奇手一抬,朝着秦夫人道:“夫人,你为何这么做?”

  白浅诺忽然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道:“大哥,你过来下,我有事跟你说。”

  李奇疑惑的瞧了她一眼,然后跟着她来的窗边。白浅诺小声道:“大哥,你这样安排太不妥了。”

  “有shime不妥?”

  “你想想看。你若是在那张床上睡过,那王姐姐还怎么睡?”

  李奇郁闷了,他这样安排,还就是为了那张床,累了能在上面睡一两个小时,道:“这有shimeguānxi,我又没病,而且我是等她不在的shihou,才会进去休息一会,再说这床又是用来临时休息用的。她又不会住在里面。”

  白浅诺急道:“这这还是不妥啦,于礼不合,王姐姐是不会答应的。”

  于礼不合?李奇见她神色不像似故意装出来的,懊恼的抓了抓头,又瞥了眼秦夫人,见其一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表情,叹了口气,朝着田木匠挥手道:“你就给夫人换一把锁吧。”

  秦夫人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其实李奇这样安排。她是非常mǎnyi的,这间办公室很符合她心目中理想的办公室,要是给他单独安排一间办公室,他反而觉得méiyou安全感。外面有李奇在,就hǎoxiàng多了一个看门的,她心里也踏实一些。

  但她转念一想,这田木匠可是李奇的人。还是不安全,道:“不用麻烦了,我自个找人换。”

  李奇岂不知她的意思。没好气道:“随便你,你最好再安装个**十把锁,然后再挂块牌子,闲人免进。”

  秦夫人见到李奇的吃瘪的模样,不禁一笑,随口道:“盗者莫来。”

  李奇怒道:“你你够狠。”他zhidào跟秦夫人玩对对子,那无疑是自找难堪。

  就在这时,楼下turán响起一个令众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李奇,李奇?”

  高衙内?

  众人互望了一眼。

  秦夫人皱眉道:“你叫他来作甚?”

  “我没叫啊。”

  李奇也是一脸郁闷,赶紧走了出来,只见高衙内和洪天九大步走了进来。

  “李奇,你果然在这。小九,上。”

  高衙内一眼就瞧见了李奇,二人直接奔向三楼来。

  秦夫人听到他们上楼的脚步声,面色一紧,赶紧让田木匠将她的办公室锁上,然后迅速的与白浅诺她们撤退,去到了会议室参观。

  “想不到我这公司的第一批客人竟然是这两个二货,这是好兆头?还是不好的兆头呢?”

  李奇站在原地是郁闷的直摇头。

  二人来到三楼,洪天九一眼就瞧见了那董事长办公室几个大字,心感好奇,二话不说就推门走了进去,高衙内跟了进去。

  素质啊!李奇咬了咬牙,赶紧跟了进去,生怕ziji的办公室被这两人给毁了。

  果然,李奇一进来,就见高衙内坐在他的wèizhi上,洪天九则是去到酒柜找酒喝。

  “啧啧,李奇,你这屋子还真是不错,我也得叫人帮我弄一间yiyàng的。”

  高衙内坐在那老板椅上面,一个劲的打转,转的李奇心惊肉跳。

  洪天九毫不客气的给ziji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砸吧了几下,道:“李大哥,你这楼是用来干啥的?忒也新奇了,不该就是少了些字画,我瞧人家屋内都挂着字画的。”

  “他一个厨子哪懂这些。”高衙内颠着脑袋,道:“小九,给我也来一杯,怪口渴的。”

  你们两个蠢货竟然好意思说我,我日了。李奇嘴角扯动了几下,有一种杀人的gdong。

  李奇坐在沙发上,没好气道:“简单来说,是用来办公的。对了,你们两个怎么来呢?”

  高衙内喝了一杯酒,爽了一下,才道:“是我爹爹让我给你来送请帖的,再过三日蹴鞠大赛就要开始了。我爹爹还说你忒不负责了,这蹴鞠大赛是你提出来的,可是你却就是动了动嘴,啥也méiyou做。”说话间他从怀里掏出一封请帖扔在桌上。

  操!老子动动嘴,就yijing了帮了大忙了,你丫懂个p。李奇淡淡道:“我虽然méiyou去,但是时刻挂记在心,在家运筹帷幄,你爹爹误会我了。”

  洪天九左手拿着酒壶,右手拿着酒杯,一屁股坐在李奇边上,嘿嘿道:“李大哥,我爹爹也让我来我问你。这第一场比赛的盘口怎么开?”

  日。都会专业用语了,不错呀。李奇问道:“第一场谁对谁?”

  高衙内笑道:“你们侍卫马对齐云社?”

  第一场就是侍卫马?那胡攸不得兴奋死去。李奇笑了笑,道:“我又不懂蹴鞠,怎zhidào这盘口如何开?关键得看这两对的实力差距。”

  洪天九道:“我爹爹是想齐云社让五球半。”

  五球半?李奇大惊道:“这么多?”这简直就是超级,超级,超级大盘口,忒也吓人了。

  高衙内哼道:“这不算多了,齐云社可是咱东京第一次蹴鞠社,除了我太尉府,几乎méiyou别的队能比的上。再说你们侍卫马的蹴鞠队一直都不咋样。”

  李奇好奇道:“太尉府很厉害么?”

  高衙内点头道:“当然,有我和小九在,能不厉害么?”

  李奇惊讶道:“你们俩亲自上?”

  洪天九笑着一个劲的点头。

  这两个骚包上也好,bijing都是ziji人。李奇点点头,又道:“你们确定侍卫马的差距和齐云社有五球半这么多?”

  高衙内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本衙内估计得有六球半,但是我爹爹说是五球半,八金叔还是选择信我爹爹的。”

  “八金叔真是慧识珠。”李奇讪讪点了下头,他好歹也是侍卫马副帅。如今侍卫马被人批得是狗屎一般,他也gǎnjiào脸上无光呀,但是心里还是不怎么放心,暗道。看来还得去找俅哥商量下,这盘口要是开不好,非得赔的裤衩都没得穿。接着道:“那如今外面的反应如何?”

  洪天九道:“这还用说,自然是全都看好齐云社。”说着他又嘿嘿一笑。道:“不过咱这盘口一开出来,估计他们就不zhidào该咋买了。”

  李奇正色道:“你们两个也别大意了,假如开始下注以后。你们俩可别投注的情况给泄露出去了,免得让人钻空子,另外,你们也多多参与这些舆论才是。”

  洪天九嘿嘿道:“大哥,你就放心呗,咱又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了。”

  这家伙怎地总是惦记着毁我呀。李奇双眼一瞪,道:“你以前做过吗?”

  洪天九一愣,随即讪讪摇头道:“没méiyou。”

  高衙内幸灾乐祸的笑了笑,道:“哦,对了,我爹爹还让我告诉你,到时皇上也会去,你得早点去安排。”

  李奇嗯了一声,道:“我zhidào了。”

  洪天九忽然手往秦夫人办公室那边一指,道:“李大哥,那屋内是啥?”

  李奇随口答道:“那是夫人的办公室。”话一出口,他立刻又补充道:“你们就甭想进去了,门被锁上了。”

  “秦夫人?”

  “嗯。”

  高衙内目光急闪,立刻跑到李奇边上坐了下来,一脸淫笑道:“李奇,想不到咱们是同道中人呀。”

  李奇愣了下,瞧他一脸淫荡,随即mingbái过来,没好气道:“你别抬举我了,我跟你可走不到一条道上去。”

  高衙内岂能相信,嘻嘻道:“李奇,你就别装啥正人君子了,秦夫人生的这么俊,哪个男人见了不动心啊,只可惜她与我门当户对,而我又娶了妻,不然的话唉,真是青青我心呀。”

  “青青我心?啥意思?”

  洪天九嗨呀一声,道:“哥哥说的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靠!这淫货。李奇瞪了高衙内一眼,又朝着洪天九道:“小九,不错呀,都会淫湿了。”

  洪天九摇摇头道:“你甭笑我了,我哪会吟啥诗啊,只是和邹胖子jiēchu多了,就学了几句,哥哥估计是没记qingchu。”

  高衙内争辩道:“谁说的,我这是嫌这诗太罗嗦了,所以将其合为一句。”

  这也能行?果真是近朱者赤呀。李奇一抹冷汗道:“那你们跟我混了这么久,咋不会做菜呢?”

  洪天九立刻道:“谁说的,我会烤鸡翅呀,不过kěnéng忘记了,大哥,如今天气甚好,要不你再搞一次那啥周年活动。”

  李奇奸笑道:“我是有这打算,不过这次咱们得做点有益的事,比如shime植树造林,体验大自然。”(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推荐

  无弹窗小说网www.RT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