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小厨师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往事如烟

第一百八十五章 往事如烟

  王仲凌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后,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就屁颠屁颠的离开了。

  说来也奇怪,自从李奇来到醉仙居后,一直很少见到王仲凌去醉仙居,即使是吃饭,也是叫人送到府上去,至于秦府,更是万年难得来一次。

  王仲凌走后,秦夫人忽然脸一沉,瞪着李奇道:“李奇,你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李奇一愣,道:“夫人,你为何要会这么说?”

  秦夫人怒哼道:“你为何昨日不把在宴会上得罪王相之事告诉我,我知道你一直看不起我,我也不怪你,你的能力的确高于我太多了,但是此等大事,你竟然还想隐瞒,真是岂有此理。”

  我看不起你?哼,是你一直看不起我吧。这夫人老是喜欢把话反过来说。

  李奇翻了下白眼,道:“夫人,你以为这种事我能瞒得住么?如今外面肯定已经传得漫天都是了,你想知道,去外面走一圈,不就全知道了。”

  秦夫人觉得他说的也挺有道理,道:“既然如此,你为何昨日不说?”

  “夫人,我忙了一整个晚上,我也累啊,我原本想今早告诉你的,没曾想到,被王叔叔赶在了前面,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王相不会成天惦记着我一个厨子的,过段日子,相信他就会忘记了。”李奇轻描淡写的说道。

  得罪了当朝宰相,这还不算大事。

  秦夫人也不知道是该说李奇胆子大。还是说他傻,但是她如今也知道是自己想多了,神色缓和了一些,苦笑道:“那以你所见,什么才是大事呢?”

  李奇笑道:“我接下来要说的事。”

  “什么事?”

  李奇冷笑道:“你刚才说我一直看不起你,我不知道你是从何得知的,反正我不是这样想的。从一开始就没有这么想过,反而,是夫人你看不起我吧。”

  秦夫人楞道:“我什么时候又看不起你呢?”

  装。使劲的装。

  李奇哼道:“夫人,我知道你已经知道了我和七娘的事,你虽然嘴上一直不说。但是却处处想着分开我和七娘,难道你不是以为我一个厨子配不上七娘么。”

  秦夫人楞了好半响,苦叹一声,道:“这话是红奴告诉你的?”

  “你以为以红奴的性子,她会跟我说这些么?”

  李奇笑道:“我又不是傻子,你都能看出我和七娘的关系,我如何又看不出,你心中在想什么。”

  秦夫人稍稍点头,沉默少许,道:“李奇。你勿要怪我,我也只是不想七娘跟我一样。”

  跟你一样?

  李奇郁闷道:“夫人,我记得我可没有得罪你,你干嘛要祝福我英年早逝啊!”

  秦夫人白了他一眼,道:“我可没有这么想。我其实并不反对你和七娘在一起,但是我知道,白叔父肯定不会愿意。”说到这里,她忽然叹了口气,道:“你可知我夫君为何会突然离开我?”

  李奇摇摇头,道:“不知道。”心里又补充一句。但是我想知道。

  这件事,李奇原本还不是很好奇,只是他几次无意间和吴福荣还有白浅诺提起这事的时候,他们俩都是支支吾吾的,这让他感到非常奇怪,也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秦夫人轻叹一口气,幽幽道:“秦郎已经去世已久,这些话,我原本也不想说,但是我知道今日若不跟你说清楚,你心中一定会记恨于我。”

  “夫人,我可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李奇替自己辩驳了一句,紧接着又道:“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说明白点好,夫人,你慢慢说,我不急的。”

  秦夫人斜瞥了他一眼,叹道:“其实当年我和七娘一样---。”

  她才敢说第一句,就被李奇给打断了,“夫人,你可比七娘懂事多了。”

  秦夫人哪里听不出他在暗讽自己迂腐,但是也没有否认,反而苦笑道:“只可惜我懂的太晚了,不然也不会害死秦郎。”

  谋杀亲夫?

  李奇心头一惊,道:“夫人,难道尊夫是你害死的?”

  “也可以这么说。”

  秦夫人点点头,道:“当初我与秦郎两情相悦,但是由于我们两家门不当,户不对,所以我爹爹当时不准我嫁入秦家。唉,也怪我当时年幼无知,不顾爹爹的反对,甚至不惜与父母决裂,也要做秦郎的妻子,记得我们成婚之时,甚至连一个亲朋好友都不敢请,而且我娘家的人也是一个没来,说来也好笑,我当时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只要秦郎对我好,那便足以,可是嫁到秦府后,我才知道没有得到父母之命的亲事,是不可能的幸福的。

  我嫁到秦府不到一个月,我公公就去世了,家中就剩下我和秦郎二人,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一年,夫君他疾病突发,连一个字都来不及说,就离开我了。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若不是我当时太过任性,或许秦郎也不就不会这样了,可惜的是,我连一个孩子都没有,以至于秦家绝后,这或许就是上天对我惩罚吧。我不想干涉你和七娘之间的事,我只是希望你们能慎重考虑下,不要重蹈我的覆辙。”

  她说到秦家绝后的时候,眉宇间隐隐透着一丝悔恨,粉拳紧握,浑身轻颤,眼眶也微微湿润了。

  原来是这样,吓死我俺了,老子还以为她会谋杀亲夫了,想不到夫人以前竟然是个如此刚烈的女子,为了爱情,竟然义无反顾到不惜与父母决裂,这真是太让人钦佩了。不过这夫人也真够悲剧的,MD。好事全让她一个人碰到了,难怪她会变成这样,有些时候,你不信命,可是偏偏有些事情,让你不得不信。

  李奇摇摇头道:“夫人,对于你的事情。我只能深表遗憾,不过我以为你太过于责怪自己了,我反而认为这件事是令夫做的不对。”

  秦夫人双眼一睁。递去两道询问的目光。

  李奇淡淡笑道:“我首先得说明,门当户对,在我眼中。就犹如狗屁,根本不值得的一提,但是令夫这事做的的确不咋地,他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子去承受所有的压力,是个男人都不会这么做。”

  秦夫人黛眉轻皱,略带一丝不悦道:“那照你所言,我夫君当时应当如何做。”

  “既然这年头信奉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么他当然得想办法给你办到,这是必须的啊。”

  李奇手一摊。道:“一个男人连个完整的婚礼都给不了自己的女人,那他真的不是一个合格丈夫,真的不值得你如此对他,太没出息了。”

  秦夫人沉声道:“李奇,请你说话放尊重的。”

  “我已经和尊重他了。不然以我脾气,我早就爆粗口了。”

  李奇哼了一声,道:“哦,你爹爹不允许你嫁给他,他就不会去说服你爹爹,他那张嘴就只会吃啊。这事放到哪里都说不通啊。”

  “秦郎也尝试过,可是我爹爹那脾性,你也见识过,你以为他会听秦郎的么。”秦夫人哼道。

  李奇反驳道:“你方才也见识到了,我不就是三言两语就把王叔叔给打发走了么,王叔叔这么和蔼可亲,这么明事理,真是太好说话了,要是白叔父跟他一样,那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

  秦夫人一愣,暗想好像他说的也挺有道理的。

  李奇见秦夫人沉默不语,摇头道:“其实这些事,并非办不到,只是看你愿不愿意付出,王叔叔不是嫌你丈夫是个买卖人么,那行啊,咱有的是什么,银子啊,花银子卖个官来当不就是了,我还就不信,这年头有银子还怕办不成事,要是以我的脾气,老子当时就卖掉所有的家产,卖个大点官,最好是王叔叔的顶头上司,然后命他把女儿嫁给我,我看他还敢说半句话不,真是的,整天就知道找理由,这种男人真是不要也罢。”

  这---这还真是个办法,我和秦郎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了。

  秦夫人有点傻了,但嘴上还是努力的提他丈夫辩解,道:“这醉仙居乃是秦家的祖业,岂容轻易卖给他人。”

  “你不也将醉仙居的卖了一半给我吗。”

  李奇呵呵笑道:“可是你看,如今你那五成份子就快当上以前的两个醉仙居了,你真是赚大发了,当然,对于你能找到像我这般优秀的合作伙伴,我除了说声恭喜以外,我还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恭喜。”

  秦夫人噗嗤一笑,点头道:“不错,醉仙居能有今日,幸亏有你,若是你能早几年来,或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李奇摇头道:“夫人此言差矣,这跟我没关系,我虽然没有见过令夫,但是从他做的这一些糊涂事来看,纵使我这个天纵奇才也就救不了他,这命运啊,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当然,做过了也不好,我以前就是经常拿命运当猴耍,结果它为了报复我,就把我扔到这里来,不过,我一定会还回去的。”

  秦夫人听的是一头雾水,根本就明白李奇到底在说什么。

  日。说漏嘴了。

  李奇也反应了过来,忙转移话题道:“当然,夫人若是他日想要再嫁的话,我一定会替把关的,绝对替你找个好男人。”

  秦夫人听他越说越离谱,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不敢接这话,道:“既然你明白这一点,那当初让你进工部,你为何又要拒绝。”

  李奇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道:“哦---,我知道了,你当初要我进工部,其实是为了七娘。”

  秦夫人微微一笑,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看来我还真是错怪她了。

  李奇心里稍感愧疚,笑道:“夫人,我和七娘之间不存在这问题,我答应过七娘,迎娶她之日,锅碗瓢盆勺,一样也不能少,对于白叔父能找到我像我这样的优秀女婿---。”

  秦夫人打断了他的话,打趣道:“你也只能说声恭喜了是吧。”

  “咦?夫人,你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聪明了,都能举一反三了,小弟实在是佩服,佩服。”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