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炼飞升录 > 第三千八百一十八章 异界

第三千八百一十八章 异界

  对于乔凯此种等阶之人,秦凤鸣此刻不会太过在意。[本站更换新域名..com首字母,以前注册的账号依然可以使用]就算对方有逆天的手段,只要没有能与玄阶大能一战的实力,以他此时实力,都可与之一战。

  就是对方要想使用不常规手段暗算他,也不是能够轻松做到的。

  无论是毒素还是禁制,以他此时强大神识,可以说能够不被他察觉的情形施展,实在太过艰难。

  试想一个通神修士在玄阶大能面前施展此种手段,成功可能性会是如何之低。因为双方的神魂境界,相差了很远。

  手中法诀打出,碧魂丝自乔凯体内撤离,悬浮在了其身后。

  看视面容稍稍恢复的乔凯,秦凤鸣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之态。似乎对于通神中期的乔凯,并未有丝毫担心其有什么诡异强大神通在身,从而暴起反扑。

  刚才,乔凯清晰感觉到,他陨落,比先前在泥沼之中距离他还要近。

  只要青年神念催发,侵入他体内的那恐怖碧绿丝线,就足可将其整个肉身损毁,就是丹婴,也会一并灭杀。

  面对那侵入体内的恐怖碧绿丝线,他心底涌起了浓浓的无力感。

  他众多手段在身,可是在那毒性碧绿丝线面前,都显得极其无用。他的护体灵光,根本就对那丝线没有哪怕一丝效果。坚韧的肉身在其面前,依旧如同豆腐一般,毫无阻挡之力。

  面对如此恐怖手段,他此时就只能束手,乖乖听对方吩咐。

  到了此时,乔凯心中也是有了悔意,如果刚才听从了姜森之言,直接答应签订下那契约,自是可以避过这发血咒之事。

  血咒,那是极其诡异莫测的一种契约行为,其虽然也是一种法则契约,可是要比寻常所所签的契约不同,其要加严厉很多。

  如是契约卷轴,就算违反,虽然会有难测的反噬之力袭身,但一般不会有陨落之险。但血咒却不同,只要修士违反,那将不是修士能够承受的。就算不死,说不定也会被剥夺了灵智,变得痴呆。

  可是事已至此,后悔已经无用。

  扫视身旁悬浮的一缕碧绿丝线,乔凯心中惧意涌现。他此时的性命,依旧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好,乔某发下血咒,终生奉你们二人之令行事。”

  面对碧魂丝,乔凯知晓,就算他施展出手段,也没有十足把握逃离出去。如果再被对方这恐怖丝线缠绕,那等待他的将只有一死。

  修为到了他如此境界,彻底陨落,实在心有不甘。

  如果能够修为精进,进阶到玄阶之境,就算是血咒,也依旧可以彻底解除。

  乔凯也算是果决之人,心中不再有他念,立即盘膝于地,开始实展咒法,驱动血咒。

  天空一片血云展动,一道道玄奥瘆人的符纹陡然涌现,一股恐怖气息急速而成,包裹在了乔凯身躯之上。

  随着其施法,恐怖天象展现,一团恐怖能量侵入到了其身躯之中。

  通神修士施展的血咒,所引起的天象,比聚合修士要强大了很多,显得很是瘆人。仅凭这点,就足可知晓如果修士违约,会受到何种恐怖的天地法则灭杀。

  “非常好,两位道友既然已经签订了契约,那就是秦某的朋友。秦某不需要两位做什么,只需要将这清单之上所列之物搜集一番就好。二十年间,想来两位能够各自寻找到一套。”

  看着两人均都施术成功,秦凤鸣立即笑意一展,挥手将碧魂丝收回了手中。同时一招手,一柄闪现赤芒的短小剑刃自泥土之中激射而出,也没入到了其袖口,消失不见了踪迹。

  见到这一情形,姜森哪里能够不知,自己也是逃过了一劫。

  如果刚才没有答应签订契约,那柄在自己眼皮底下,都未能发觉的短刃,说不定已经扎入到了自己体内。

  仅是这一道神通与一柄隐匿功效如此强大的法宝展现,就足以知晓此刻面对的青年修士手段是如何强大了。

  那名悬浮空中,一直未曾显露丝毫急切的少女,所表现出的平静,同样给了姜森很大震动。他们这次跟踪这两名青年男女,真的是大大失算了。

  看视秦凤鸣递过的清单,二人同时眉头急皱,但谁也没有说话,就各自收起了。

  “现在你我已经是朋友,那现在我们可以好好交谈一番了,两位道友,先谈谈两位因何追踪秦某与舒雨仙子吧。”没有了争斗,秦凤鸣自然要弄明这两名修士,因何会追踪他们两人。

  要知道一同进入葬圣谷的可是有数千修士,虽然有结伴而行之人,但大多数还是单独行动。要想劫杀他人,大可寻找一名落单修士出手,成功率也会大有保障。

  “这没有什么,当初在传送殿,那位赵姓聚合修士,曾经低声与你言说,有一地图玉简是葬圣谷之中的,既然有地图玉简,自然会让我二人上心。”

  姜森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便开口说道。

  听到此言,秦凤鸣才恍然,原来这事还是出自赵余思的那卷地图卷轴上。

  当初赵余思并没有使用传音,虽然话语说的很轻,但还是让有心的这二人注意到了。

  对于葬圣谷一摸黑的两人,听闻到有一篇葬圣谷的地图,且还是一位在雪幽宫极有权势的聚合修士之物,自然心中念头大起。

  还好,当初他与赵余思说话时,是避让到一旁低声言谈的,当时大殿之内嘈杂,想来听闻到的人不多。否则如有大批修士前来抢夺,他也势必难以应对。

  要知道,对葬圣谷一无所知的修士,是占了大部分。众人可没有机会进入雪幽宫藏经阁看那沙盘。

  “原来是此事,这就难怪了。此事是人之常情,就算是秦某碰到,也定然会上前一观的。此事我们已经揭过。下面乔道友言说一二那皂蚀魔虫,这种魔虫,到底是何种样一种妖虫呢。”

  此时,舒雨自然也降落到地面,听到秦凤鸣此问,她也是兴趣大起。

  这种妖虫,她可是仔细研究过,当初见到它们时,众妖虫便一直沉睡,除了那聚而不散,无色无味,神识难以探查的诡异气息,实在看不出其有何危险存在。

  但是见乔凯的惊恐表情,可以说明,那看似沉睡不止的小虫子,肯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恐怖。

  转头看视一眼漆黑的泥沼,乔凯表情再次涌起了恐惧之意。

  “各位道友,这皂蚀魔虫各位不知,到也情有可原,因为其不是我灵界之物,而是与我灵界相平行的另外一个界面上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