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炼飞升录 > 第三千四百九十九章 对答

第三千四百九十九章 对答

  其实,以此名异界大能灵身本体之能,在真魔界之中要想得到玄尊等级的精血,并不是多么艰难之事。就是直接灭杀几名玄尊后期、顶峰之辈,吞噬其体内的丹婴,也是容易之事。

  但那些精血、丹婴,实在对他本体没有多少帮助。他需要的是一些其他界面中强者精血或是骨骼中的特殊物质。

  那些特殊之物,只有在不同与真魔界中的强大存在体内才会存有。

  也正是如此,当初有契约之力袭身之时,这名真魔界的强大存在,才没有多少迟疑的签订下了这一越界契约。

  后来得到的那些骨骼精血,果然让其自其中寻觅到了他所需要之物。虽然很少,但总好过没有。

  如果不是此时天地法则之力更胜古代,凭他自身之力已经无法穿越双方界面壁垒,他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的签订此种契约了。

  “三滴精血,倒也算是满足此一次的要求吧。不过下一次,你要准备下五滴此种等级精血,亦或是两根玄灵顶峰存在的骸骨才可。”

  看着三只玉瓶悬浮面前,高大灵身巨手一挥,将之捞到手掌之中,看视一眼之后,直接便将之吞入到了口中。片刻后,其才语气淡漠的开口道。

  “老夫既然收了你的供奉,自然要为你解决一些危难,这一次,难道就是为了那边那名小辈不成?”高大灵身直接便将三滴散发磅礴能量波动的黑红色精血吞入口中炼化,然后毫不在意的看视一眼浓稠阴雾笼罩的秦凤鸣所在,口中淡淡开口道。

  虽然其话语淡然,但一股凌厉气势,却猛然自其身躯之上散发而出。

  “咦,小家伙的魔化变身怎么如此诡异,好像有我圣界中的气息存在。难道你所修炼的这一魔道功法,是出自我圣界某位大能之手不成?”

  不待党珂开口言说什么,高大灵身已然注视向了秦凤鸣所在的阴雾,目光似乎可以破开一切阻挡,直接便盯瞧在了浓稠阴雾中的秦凤鸣身躯之上。

  刹那间,其双目猛然一凝,脸上似有思虑之色的开口说道。

  口中话语出口,一股磅礴气势,仿佛一股浪涌,猛然席卷向秦凤鸣。

  浓稠的鬼噬阴雾,根本就没有对那股诡异气势阻挡分毫。气势临身,让秦凤鸣浑身好似受到了一股万钧之力压身一般。

  就算是已然变身,但身躯还是依旧几乎欲跪伏在当场。

  体内法诀涌动,一股磅礴伟力自身体之中急涌而起,那股诡异的迫人气势,生生被抵御了下来。

  目视空中悬浮的高大身影,秦凤鸣此刻心中的惊恐之意难以压制的蓬勃展现,心神虽然没有就此崩溃,但心中的畏惧,也已然到了极处。

  恐惧,并不是修为高了,就会没有。就算是玄灵、大乘之人,也会有超出自身实力甚多的恐怖存在亦或是事件。面对自身无法改变或是抵御之事时,心中便会恐惧。

  这是人之常情,就算是仙界仙人,也无法真得杜绝恐惧发生。

  玄灵大能的恐怖手段,他先前在黑雾岛之外之时,已经亲眼见到过一次。

  那强大手段,断不是他区区一名聚合修士能够抵御下的。在玄灵大能面前,秦凤鸣感觉自身渺小的如同蝼蚁一般,生死全在对方一念之间。

  但他心智极为坚韧,虽然心中畏惧无以复加,但他还是极力压服下了心中恐惧,体内法诀一动,直接便将鬼噬阴雾收起了。

  既然在对方面前鬼噬阴雾没有丝毫功效,留着也是无用,还不如收起显得磊落。

  对于面前修为高深的高大身影,秦凤鸣已然知晓其具体存在了。

  此种秘术神通,他倒也不陌生。当初他还是筑基之境时,就曾经见到过一位成丹修士施展过此种类似的神通术法。

  只是当时那名成丹修士施展之后,现身的是一灵智不高,修为也不高的鬼物,想来其应该是自人界平行界面而至。

  而最后,更是因为那修士体内伤势发作,被那鬼物直接反噬吞食了。

  但此时所现空中的异界强者,明显是一位真正的大能灵身存在,不仅神智全开,并且机警异常。面对如此恐怖存在,他几乎没有一丝的胜算存在。

  “前辈想必是真魔界中的一位大能存在,凭前辈之能,应该不会对晚辈这区区聚合之境的后辈出手才是。如果前辈能够高抬贵手,晚辈愿意立下重誓,为前辈寻找一些大乘存在的骸骨,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面色凝重,秦凤鸣高大身躯挺拔站立,并未显露出丝毫惊恐之色的道。

  所谓输人不输阵,他此时知晓,就算他此刻跪伏在地,哭嚎哀求,对方也不会真得就绕过自己。

  与其表现的懦弱,还不如表现的硬气一些。

  “哼,小辈休要信口雌黄,就凭你也能知晓大乘存在的骸骨?真是大言不惭。且不说黑暗海域从来没有大乘存在的记载,就算真得有那种存在,你也不可能知晓其藏骨之地的。就算知晓,凭你区区聚合之境,也绝对不敢进入到其中搜寻什么的。如此低劣谎言,休要谎骗前辈。”

  骤闻秦凤鸣之言,党珂立即面色惊变,口中冷哼一声,不待空中高山身影开口,其已然急声开口反驳道。

  “住口,老夫如何做,你休要出口,不过老夫既然与你有契约在前,自然不会毁约,你只需站立一旁,看老夫处理就好。”

  一声断喝,猛然自高山身影口中传出,一股凌厉气势,同样席卷向了党珂。

  只见刚才站立的中年修士,身躯猛然剧烈震颤,双腿一曲,就此跌坐在了下方坚硬冰寒的冰地之上。

  就算党珂身躯极为的坚韧,在一名玄灵大能的强大气势袭身之下,还是没有抵御的住,就此委顿下了身躯。

  如果不是秦凤鸣此刻祭出的是蚩尤真魔诀功法秘术,他也势必与党珂一般,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空中高大老者并未再刁难党珂,恐怖气势仅是稍现,便重新收回,然后重新看视向秦凤鸣,口中话语,已然显得舒缓了两分道:

  “哈哈哈,小家伙这魔化身躯倒也强大,竟抵御下了老夫的这气息席卷,也算是不凡了。你竟然知晓大乘存在的藏骨之地,这倒对老夫有些用处,只要你所言不虚,老夫此番将你释放,倒也不是不可能,如你有丝毫谎言,老夫势必会将你擒拿,让你生死不能。”

  目光犹如两道可以森幽利剑,直侵秦凤鸣心神,好像要将他心中所想,都要看得清清楚楚一般。

  “晚辈怎么敢谎骗前辈,不过在晚辈言说之前,还请前辈能够与晚辈签下一契约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