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 【495】他的光明

【495】他的光明

  哗——

  现场顿时一片惊呼之声。

  “你……!”霍霆尊霍然站起,脑门上青筋直跳,双目通红几欲杀人。

  万俟独明同样一脸惊色,万般不能相信地看着倒毙在地的涅罗。

  想不到一生谨慎小心的毒宗宗主,最后竟然会死在一艘买春的画舫上。

  哈哈哈……

  一阵大笑声中,虞圣叹长身而起,朝着霍霆尊微微拱手,一脸戏谑地道:“多谢小王爷抬爱,我代太医院大学士华佗先生,向你致谢!”

  哼!

  霍霆尊看都不看虞圣叹,狠狠瞪了华佗一眼,杀气凛然,拂袖而去。

  万俟独明也瞥了华佗一眼,连忙紧随霍霆尊而去。

  叶清玄仰望夜空,心中涌起祭慰祸斗夫妇的义愤,接着幽幽一叹,不再多言。

  虞圣叹携着南宫长生来到他身旁,微笑道:“恭喜华先生,荣任我大吴‘太医院大学士’之位,日后江南土地上,将流传华先生仁心仁术的事迹,实在令人敬仰。来,我们再饮酒三巡,庆祝一番。”

  叶清玄淡淡道:“虞大人的好意华某心领啦!只是本人一向不善应酬,今日又以完成好友临终心愿,请恕失陪。”

  言罢拱手离去。

  “这……”虞圣叹端着酒杯,露出一脸诧异,不由得看向旁边的南宫长生。

  南宫长生嘿然一笑,低声道:“虞大人,我家兄长就是这副清高的模样,但请你放心,太医院大学士之位,他不会推辞的。”

  说完同样拱了拱手,转身追着叶清玄而去。

  此间比武告一段落,四周围观人群带着一脸惊叹,议论纷纷的离去。

  待众人离去,凤姐挥手示意,那些舞娘乐师们换上一副精锐的模样,分立四周,她亲自动手,在涅罗的尸体身上一阵仔细而又小心翼翼的搜索,最后来到独自饮酒的虞圣叹身旁,低声道:“特使,没发现‘冰蚕蛊毒’的解药。后宫的那位和小王子……只怕只能靠那位华神医了。”

  虞圣叹幽幽一叹,道:“可惜家姐了……不过一定要救活小王子。那我们最后一张底牌。唉,若不是他年纪尚小,哪里还需要什么‘孝义亲王’霍尔义,我更不必在意霍霆尊这等货色了。”

  武林十大奇毒:金棘波旬,万蚀毒蜡,百日醉兰,赤血红莲,孔雀翎蓝,幻香魔芋,朽元甘露,樱雨神水,七彩云萝,冰蚕蛊毒……

  虞圣叹长叹一声,十大奇毒如今都已现身江湖,这还真是千年未有的混乱啊!

  **********

  江宁府外,秦淮河的上游河畔。

  群山叠嶂的荒郊野外。

  一个男人领着一个孩子,在漆黑的夜里赶路。

  无可名状的黑暗环绕着他们,他们的脚下没有路,可男人走的极快,而身后的小男孩也跟得极紧。

  哒哒哒……

  密集如雨的敲击声从小男孩手中的木棍传来,往往三四下就能准确地敲定自己下一步的落脚处,又快又不可思议。

  那个小男孩,双眼的位置一片空洞。

  他是瞎子。

  但他的脸上却始终洋溢着笑容。

  “跟得上吗?”男人冷淡的语气问道。

  “跟得上。”小男孩呲牙笑道。

  “那就再快一些。”男人转身腾跃而起。

  小男孩咬着牙,飞身跟上。

  又是十里夜路,男人始终不曾停下脚步,而小男孩勉力跟着,衣服上和额角,许多地方已经被刮出血来,尤其是他的一双脚,不知踩到了什么尖锐物体,刺破了脚心,鲜血已经红透了鞋底,每一步都留下一个血色的脚印。

  但他依然咬牙坚持,没有说过一次‘慢一点’,‘我很累’,‘脚很疼’的话来。

  远处江宁府秦淮河上的亮光终于出现在了男人的面前,透过江面上的薄雾,那光如此之美,如此之亮。

  “可以了。”男人说道,“我们休息。”

  “我还不累。”男孩倔强地道。

  “可以了。”男人的话不容置疑。

  一堆篝火很快在山头被点燃,山里刚刚下了一场雨,让每样东西都变得潮乎乎的,但对于已经流浪了数个年头的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用火点燃的。

  男孩裹着毯子,躺在地上,面对着篝火。

  他看不见,但他能感受得到。

  从他双目失明之后,在他的世界里,火焰只有温度,没有颜色。

  “大叔,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小男孩说道。

  “好,问吧。”

  “我们还要往南走吗?”

  “已经到江南了。虽然湿冷,但白天很暖和,不是吗?”

  “是的。我们就不用担心冬天会被冻死了,对吗?”

  “是的。”男人答道。

  短暂的沉默,在两个男人之间流淌,不一会,小男孩打着哈欠,再次问道:

  “为什么你不收我为徒,却教我武功?”

  “我教你的不是武功,是活下去的本事……”

  “我拜你为师吧,这样我就有亲人了。”

  “还不行……会有更适合你的人收你为徒的。我不适合……”

  “好吧。”小男孩无奈地道。

  这已经是他不知道多少次提出同样的问题,但无一例外的,被一次一次的拒绝。

  “有火真好。”小男孩叹道。

  “很暖是吗?”

  “很亮。心里亮。”

  “是的,很亮。”看着男孩空洞的双眼,男人神色一阵恍惚,“睡觉。”

  “让它整夜亮着,好么?”

  “什么?”

  “篝火。”

  “好的。”

  稍后,温暖的火光中:我能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

  “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

  “那我也去死。”

  “这样我们就可以又在一起了?”

  “是的。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

  “好。我会为你介绍我的妈妈的,妈妈做的菜饺子很好吃……”

  不一会,小男孩进入了梦乡,梦里也许有妈妈的菜饺子。

  很香。

  是的,很香。

  宗轩的泪水无声的流淌,他吃过。

  很香。

  捣烂的药草在小男孩的脚底和额角被轻柔的涂抹,小男孩梦中呢喃,但似乎终于不再有痛苦,笑得出声来。

  宗轩将一根根木柴丢入篝火之中,小男孩说过,让它整夜亮着。

  每一根柴火都被他用内力烘干,不会有一点湿气,不会冒烟,只会很亮,很暖。

  夜色更加黑暗。

  远端秦淮河上的画舫彻夜未眠。

  “神医”华佗……

  不知你是否配得上你的称号,为我儿重换一双眼睛。

  小男孩的眼里,世界一片黑暗,而在宗轩的眼里,小男孩是唯一的光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