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丹九品 > 第四百八十章 获悉

第四百八十章 获悉

  有些探索者在这时候更是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他们显然已经想到了许多东西,对于这些研究人员的遭遇感到无比的同情,无比的悲伤。

  对于他们的表现,那些研究人员神色都显得颇为轻松。他们虽然看起来乃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模样,但终究已经和当初不同了。现在的他们,只不过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心智模型而已。

  作为心智模型,他们表面看来或许就是当初那些人,但本质上却已经变成了某种程序。相比于智能程序自然是要强上许多,但相比于真正的生灵却差了不知多少倍。

  或许他们按照正常的逻辑推算能够知道什么是悲伤,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表现。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无任何感情,不会悲伤,不会快乐,不会痛苦,不会恨,不会爱了……

  对于这样的心智模型来说,他们能够知道这时候这些探索者的想法,能够知道他们心中的痛苦,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感觉不到那些探索者所感觉到的那些感觉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并不想要配合那些探索者演戏的时候,他们自然不会做出更多的反应。

  而这时候,显然是他们觉得并没有必要和他们演戏的时候。

  毕竟,自己作为心智模型的本质已经被他们所知道了。若是演戏的话,或许这时候他们能够感觉到很舒畅,感觉到自身的感情得到了回馈。但时间过去,等到他们冷静下来的时候,自然便会生出许多不舒服的感觉。

  而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显然是这些心智模型认为必须要避免的。

  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来说,他们的不舒服的感觉可能带来许多影响。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们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以下重复内容为防盗设置,几分钟后将修改为正文,请支持正版。

  有些探索者在这时候更是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他们显然已经想到了许多东西,对于这些研究人员的遭遇感到无比的同情,无比的悲伤。

  对于他们的表现,那些研究人员神色都显得颇为轻松。他们虽然看起来乃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模样,但终究已经和当初不同了。现在的他们,只不过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心智模型而已。

  作为心智模型,他们表面看来或许就是当初那些人,但本质上却已经变成了某种程序。相比于智能程序自然是要强上许多,但相比于真正的生灵却差了不知多少倍。

  或许他们按照正常的逻辑推算能够知道什么是悲伤,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表现。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无任何感情,不会悲伤,不会快乐,不会痛苦,不会恨,不会爱了……

  对于这样的心智模型来说,他们能够知道这时候这些探索者的想法,能够知道他们心中的痛苦,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感觉不到那些探索者所感觉到的那些感觉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并不想要配合那些探索者演戏的时候,他们自然不会做出更多的反应。

  而这时候,显然是他们觉得并没有必要和他们演戏的时候。

  毕竟,自己作为心智模型的本质已经被他们所知道了。若是演戏的话,或许这时候他们能够感觉到很舒畅,感觉到自身的感情得到了回馈。但时间过去,等到他们冷静下来的时候,自然便会生出许多不舒服的感觉。

  而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显然是这些心智模型认为必须要避免的。

  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来说,他们的不舒服的感觉可能带来许多影响。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们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有些探索者在这时候更是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他们显然已经想到了许多东西,对于这些研究人员的遭遇感到无比的同情,无比的悲伤。

  对于他们的表现,那些研究人员神色都显得颇为轻松。他们虽然看起来乃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模样,但终究已经和当初不同了。现在的他们,只不过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心智模型而已。

  作为心智模型,他们表面看来或许就是当初那些人,但本质上却已经变成了某种程序。相比于智能程序自然是要强上许多,但相比于真正的生灵却差了不知多少倍。

  或许他们按照正常的逻辑推算能够知道什么是悲伤,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表现。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无任何感情,不会悲伤,不会快乐,不会痛苦,不会恨,不会爱了……

  对于这样的心智模型来说,他们能够知道这时候这些探索者的想法,能够知道他们心中的痛苦,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感觉不到那些探索者所感觉到的那些感觉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并不想要配合那些探索者演戏的时候,他们自然不会做出更多的反应。

  而这时候,显然是他们觉得并没有必要和他们演戏的时候。

  毕竟,自己作为心智模型的本质已经被他们所知道了。若是演戏的话,或许这时候他们能够感觉到很舒畅,感觉到自身的感情得到了回馈。但时间过去,等到他们冷静下来的时候,自然便会生出许多不舒服的感觉。

  而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显然是这些心智模型认为必须要避免的。

  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来说,他们的不舒服的感觉可能带来许多影响。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们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有些探索者在这时候更是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他们显然已经想到了许多东西,对于这些研究人员的遭遇感到无比的同情,无比的悲伤。

  对于他们的表现,那些研究人员神色都显得颇为轻松。他们虽然看起来乃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模样,但终究已经和当初不同了。现在的他们,只不过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心智模型而已。

  作为心智模型,他们表面看来或许就是当初那些人,但本质上却已经变成了某种程序。相比于智能程序自然是要强上许多,但相比于真正的生灵却差了不知多少倍。

  或许他们按照正常的逻辑推算能够知道什么是悲伤,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表现。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无任何感情,不会悲伤,不会快乐,不会痛苦,不会恨,不会爱了……

  对于这样的心智模型来说,他们能够知道这时候这些探索者的想法,能够知道他们心中的痛苦,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感觉不到那些探索者所感觉到的那些感觉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并不想要配合那些探索者演戏的时候,他们自然不会做出更多的反应。

  而这时候,显然是他们觉得并没有必要和他们演戏的时候。

  毕竟,自己作为心智模型的本质已经被他们所知道了。若是演戏的话,或许这时候他们能够感觉到很舒畅,感觉到自身的感情得到了回馈。但时间过去,等到他们冷静下来的时候,自然便会生出许多不舒服的感觉。

  而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显然是这些心智模型认为必须要避免的。

  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来说,他们的不舒服的感觉可能带来许多影响。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们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有些探索者在这时候更是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他们显然已经想到了许多东西,对于这些研究人员的遭遇感到无比的同情,无比的悲伤。

  对于他们的表现,那些研究人员神色都显得颇为轻松。他们虽然看起来乃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模样,但终究已经和当初不同了。现在的他们,只不过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心智模型而已。

  作为心智模型,他们表面看来或许就是当初那些人,但本质上却已经变成了某种程序。相比于智能程序自然是要强上许多,但相比于真正的生灵却差了不知多少倍。

  或许他们按照正常的逻辑推算能够知道什么是悲伤,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表现。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无任何感情,不会悲伤,不会快乐,不会痛苦,不会恨,不会爱了……

  对于这样的心智模型来说,他们能够知道这时候这些探索者的想法,能够知道他们心中的痛苦,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感觉不到那些探索者所感觉到的那些感觉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并不想要配合那些探索者演戏的时候,他们自然不会做出更多的反应。

  而这时候,显然是他们觉得并没有必要和他们演戏的时候。

  毕竟,自己作为心智模型的本质已经被他们所知道了。若是演戏的话,或许这时候他们能够感觉到很舒畅,感觉到自身的感情得到了回馈。但时间过去,等到他们冷静下来的时候,自然便会生出许多不舒服的感觉。

  而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显然是这些心智模型认为必须要避免的。

  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来说,他们的不舒服的感觉可能带来许多影响。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们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有些探索者在这时候更是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他们显然已经想到了许多东西,对于这些研究人员的遭遇感到无比的同情,无比的悲伤。

  对于他们的表现,那些研究人员神色都显得颇为轻松。他们虽然看起来乃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模样,但终究已经和当初不同了。现在的他们,只不过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心智模型而已。

  作为心智模型,他们表面看来或许就是当初那些人,但本质上却已经变成了某种程序。相比于智能程序自然是要强上许多,但相比于真正的生灵却差了不知多少倍。

  或许他们按照正常的逻辑推算能够知道什么是悲伤,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表现。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无任何感情,不会悲伤,不会快乐,不会痛苦,不会恨,不会爱了……

  对于这样的心智模型来说,他们能够知道这时候这些探索者的想法,能够知道他们心中的痛苦,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感觉不到那些探索者所感觉到的那些感觉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并不想要配合那些探索者演戏的时候,他们自然不会做出更多的反应。

  而这时候,显然是他们觉得并没有必要和他们演戏的时候。

  毕竟,自己作为心智模型的本质已经被他们所知道了。若是演戏的话,或许这时候他们能够感觉到很舒畅,感觉到自身的感情得到了回馈。但时间过去,等到他们冷静下来的时候,自然便会生出许多不舒服的感觉。

  而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显然是这些心智模型认为必须要避免的。

  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来说,他们的不舒服的感觉可能带来许多影响。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们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有些探索者在这时候更是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他们显然已经想到了许多东西,对于这些研究人员的遭遇感到无比的同情,无比的悲伤。

  对于他们的表现,那些研究人员神色都显得颇为轻松。他们虽然看起来乃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模样,但终究已经和当初不同了。现在的他们,只不过是当初的那些研究人员的心智模型而已。

  作为心智模型,他们表面看来或许就是当初那些人,但本质上却已经变成了某种程序。相比于智能程序自然是要强上许多,但相比于真正的生灵却差了不知多少倍。

  或许他们按照正常的逻辑推算能够知道什么是悲伤,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表现。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无任何感情,不会悲伤,不会快乐,不会痛苦,不会恨,不会爱了……

  对于这样的心智模型来说,他们能够知道这时候这些探索者的想法,能够知道他们心中的痛苦,但他们自身,却已经是再感觉不到那些探索者所感觉到的那些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