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丹九品 > 第四十九章 无法复制

第四十九章 无法复制

  readx();  出神入化的武学招式,并不是指固定怎么样怎么样的招式。而是一种完全针对某一时刻的某一种情景专门发出的,一种最适合那种情景的武学招式!

  这样的招式,本身就不是绝对的完美,而只不过是最适合当时的情景,在当时的情景之下显得最为完美而已。若是换另外一种情景,这种武学招式却便会显露出本不存在的破绽了。

  就像是此时此刻,那水人施展出来的,属于李浩之前所斩出的那出神入化的武学招式一样。虽说它模拟得极好,几乎便是一模一样。但,在李浩的眼中,却是破绽处处!

  他心中一动,手中修罗神刀微微一摆,瞬间一横,一斩,身体随着微微一转,瞬间他就不单单已经是躲开了那水人的水刀,手中长刀更是直接插向那水人的心口。

  这一刀,如同一条灵蛇一般灵动,好像是有着真正的生命一样,在半空中微微颤动之间,就已经是穿透虚空,直接横斩入了那水人的心口之处!

  “作弊吧……”不过,很快的,李浩就苦笑起来。

  因为,他发现,那水人在这一瞬间,那在心口之处的液体凭空散开,形成了刚好可以让修罗神刀穿过的空洞!

  这一个空洞的出现,让他这一刀虽说看起来已经是直接斩中了那水人。

  但却根本无法给那水人带来什么伤害!

  就在这一刻,那水人的水刀猛然一转,一横。一斩。长刀好像在这瞬间活了过来一样。如同他之前的招式一般无二的,直接向着李浩的心口插过来!

  这状态,赫然就是将方才李浩所斩出的那一招再度复制过来。

  虽说,这一招对于这个时候来说并不是极为完美,还有着巨大的破绽。但毕竟在方才已经是出神入化的武学招式,现在就算有了不该有的破绽,按也是无比精妙的武学招式,威力。惊人无比!

  这一招,在这个时候,卷动周围的空气,让他感受到一种死亡降临的压迫!

  “虽然只是复制,但这种复制能力也实在太强了吧?!”在这瞬间,李浩的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同时,他的身体本能的崩散,化气御空术本能的施展出来,身体直接化为烟雾向前一扑。

  在这烟雾之下,那水人的水刀直接扑空。虽然看搅动的劲风冲击得李浩全身上下所化的烟雾一阵诡异的扭曲,给他带来强烈的痛苦。但毕竟是省去了被一刀两段的命运。

  “咦,居然还有这种手段?看来,这次收获不小。”

  这声音之下,在他眼前的水人猛然崩散,同样是化为烟雾。当然,作为水人,它所化的烟雾,却更像是水蒸气,白烟滚滚蒸腾,在半空中一个凝聚,重新化出一个水人的模样出来。

  “很不错的能力。似乎是某种出神入化的手段。”那难以辨认是男是女的声音响起。

  李浩皱起眉头。

  他却没想到这水人除了出神入化的武学能够复制之外,连这种出神入化的飞遁术法,居然也能够复制。

  这却是让他感到极为头痛。

  他的身体重新凝聚出来,手中修罗神刀猛然对着空中的水人轰过去!

  在这瞬间,他的七煞破神刀刀气直接借助这修罗神刀的挥击,猛然冲天而起,在半空中变换凝聚,居然护卫一头猛虎,如同活过来一样,踩踏着空气,一下一下的往上冲去,转眼就已经是冲入那水蒸气一般的烟雾之中,直接开始对着那些水蒸气的烟雾疯狂的撕扯,疯狂的肆虐起来。

  “这是什么招式?!”

  一声有些惊讶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相比于之前那种从容不迫,现在的声音之中却好像多了一股骇然。

  “原来如此。因为这些刀气需要借用到煞气才能够从成型,所以他才无法凭空复制过去吗?怪不得之前我使用刀气轻松将其剿灭了,之后他却只是复制招式而已,却并没有复制刀气。”李浩暗自想着,心中忽然涌起了难言的自信。

  既然知道对手连出神入化的飞遁术法都能够复制,但却连这煞气刀气都不能复制,他哪里还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水人?

  心中一动,煞气术法之中的缩地成寸一展,身体一闪之间,就已经是来到了那水人上方,抬手轻轻一指,数十道七煞破神刀的刀气就冲出他的身体之外,瞬间铺天盖地一样的将那白雾一样的水人笼罩住!

  这些刀气,他虽然并不是借助修罗神刀的能力来施展,并不能将修罗神刀本身的杀伤力也蕴含在其中。

  但毕竟是在李浩的控制之下,那种出神入化的武学的效果却依然是存在着的。

  在这瞬间,那刀气就已经灵动无比的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无比严密的包围圈,好像活过来一样,疯狂的绞杀着那烟雾,伴随着那化为猛虎一般的七煞破神刀刀气疯狂的撕扯着烟雾,让那些烟雾渐渐的消散,最终完全化为无形……

  做到这一步之后,李浩方才身体一沉,重新落到那甲板之上。

  抬手轻招,那数十道刀气一转,快速向他冲来,直接从他的手心之中冲入,转眼间就已经尽皆进入他的体内,沉入他的丹田气海之中去了。

  到了这时,他才松了口气。

  虽说他现在能够操纵数量众多的刀气做出种种微妙的变化,进行种种奇妙的攻击,但这些却需要耗费他大量的精神。

  哪怕是他现在其实已经打破了养神之境和御物之境的瓶颈,心灵比起一般养神之境的修道者要强上许多,也支持不了多久。

  所以,即便是他明白这个时候最好就是用这些刀气在周围防御,但终究还是不得不将其收回体内才能轻松下来。

  “相当不错的力量啊。”那一把声音悠然说道。

  说话间,一个模模糊糊的水人轮廓再度出现在李浩的面前。

  这个水人,形象依然是和李浩差不多,但却和之前那一个有着天壤之别,完全没有之前那种凝实的姿态,相反的,反而是显得似乎随时可能崩溃一样。(未完待续。。)u